首页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46 )

余韵亚有神经病(46 )

 

    一辆车子回来后停在车道上,一个高高的穿了冬天大衣的少年男子在雪地里跌跌撞撞向她走过来,只听见非常紧张的声音在她耳边呼唤:「妈,妳怎么了? 」17岁,在美国长大的孩子,弯下腰来,将妈妈由雪地里抱起来,抱回家中,把她安置在妈妈床上睡下,又到厨房去倒了一杯热牛奶来递给妈妈,醒亚喝了一口热水,终于喘过气来。

 

   「妈妈,你要答应我,好好保重自己哦,你生病了,就没有人照顾我以及韵亚阿姨了! 」勇勇对妈妈说,语气里充满了恳求。 「勇勇,你的大学申请得怎么样了? 」醒亚问,勇勇他们高中的老师非常负责,所以这些孩子们申请大学,作家长的都不必怎么操心。 「妈妈,我已经决定要做精神科的医生,所以老师教我申请大学就专门主修生物学就行了,妈,韵妮阿姨从小教我唱中国小儿歌、写作文,还教会我下跳棋,我喜欢韵妮阿姨! 我要做一个好医生,想办法医治和阿姨同样受苦的病人的病! 」

 

     醒亚听了勇勇的话,心里大为吃惊,她知道自己的儿子与生病的阿姨感情还不错,但是,韵亚在什么时候教过勇勇唱中国儿歌? 写过作文? 还教他下跳棋的呢?

 

   「勇勇,妈妈为了你,也为了阿姨,一定会振作的,你放心吧! 」醒亚疲倦极了,吞了一粒安眠药,昏昏而睡。

 

     醒亚好好的睡了两三晚,心情渐渐的恢复了,工作效率也恢复了。

 

    开业务会议的时候,老板就一再夸奖她们的这个系统做得好,她特别注意到同事斯丹可一张白脸愈听愈白,斯丹可是主管另外一个系统的主要分析师,与醒亚同等地位,也可以说互相有竞争的性质,当然也不尽然。

 

   「我们这次成绩真是不错,一点毛病都没有出,不但按时缴卷,而且标出来的产品质量比他们的还要好! 」醒亚笑得很自信,口气也很自负:「尤其是好的是账目都理得清清楚楚,因为会计组共给我们的数据不但正确而且完整。 」「所以,」醒亚露出非常诚恳的笑容:「我们的感谢斯丹可先生的合作,若不是他及他的人员给我们这么好的输入数据,哪里可能有这么好的作品呢? 」

 

   「是,只要大家合作出无间,一切问题都会马上解决的! 」老板下了一个结论。 醒亚知道老板对她处理事物的友好态度虽然吃惊,但实际上是高兴的。 而且,醒亚其实心里早就知道斯丹可先生常常因为嫉妒而到老板那里去打她的小报告的。 「所以,我想代表我这一系统及我手下的人员,向斯坦可先生握手致敬。 」醒亚索性大方到底,当着众人面站起来跟他握手。

 

    会议一完,众人散掉之后,醒亚还真的去问他:「斯坦可先生,中午我请你吃饭好吗? 」斯丹可看着醒亚问道:「妳请我吃饭,有什么用意没有? 」醒亚甜甜的笑着说:「当然有目的,你以为我的午餐有那么好吃吗? 」斯丹可听了更是惊疑不定,不知道她的葫芦里卖一些什么药,更是盯着她看,怀疑的问道:「哦呀? 」醒亚回答说:「我想消灭我的敌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化敌为友! 」斯丹可见她点的这么明白,脸色更是阴晴不定,这么来说,自己去打小报告扯醒亚的后腿她是知道的啰! 知道了不是就有防备了吗? 他抬头看看,只见醒亚坦然亲切而自信地望着他,她在这里资格老、经验多、天资聪明、工作努力,样样条件都比他好,另外,她的学历也比他高,斯丹可对她的嫉妒当然是难免的。

 

    目前,醒亚坦然、亲切而自信地望着他,她自己在这里的条件都比他老斯优越得多。 目前,她一定要将能摆平的努力摆平,能防备的尽量少出错,按照这个原则进行下去,一切大事就比较容易搞定。 而人事方面,一定要努力减少及消灭敌人,少了敌人,工作方面减少阻力,也就是增加成功的机率。

 

    两天之后,醒亚看见一名年老的客人,在那里对斯坦可大声地吵嚷,她假装去查看磁带经过那里。 「怎么办,若是还没有平衡就寄出去,我岂不是死定了! 」那人很生气地说。 「这不是我们设计师的事! 我怎么知道你的数据的笔误或打字错误呢? 」斯坦可为自己辩护。 醒亚只听了两句,就马上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当然是斯坦可考虑的不够周到了。 「康老先生! 我们这位斯坦可先生是设计师,他做的系统是天衣无缝的,我们这里有个输入数据控制室,领头的叫马莎,她们负责数据控制的,你要她给你一些试验的数据,可以由斯坦可再重新测试一下。 」醒亚过去给司坦可打圆场。

 

   「我到哪里去找马莎啊? 」康老先生问。 「哦,让我的秘书劳拉带你去找马莎吧,还有,斯坦可先生在这里停留一下,我有事找你。 」醒亚笑嘻嘻地说。 劳拉带了康老先生去了,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啊。

 

   「现在,趁康老先生去找马莎时间,你把你的应用程序修改一下吧,把所有不正当及不合格的数据就完全踢出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呢! 」醒亚亲切地告诉斯坦可。 「我有时间修改吗? 」这家伙不放心的问。 「当然有,唐老先生找到马莎之后,还要填申请表,申请表还要马莎的上司批准,经过这些繁文缛节,你的工作早就改的天衣无缝了。 」醒亚十二分肯定地说。

 

    第二天,斯坦可站在她办公室门口。 「醒亚,」斯坦可笑嘻嘻地喊她:「今天我没有带三明治做午餐,妳的薪水比我多,你请我吃午餐好吗? 」「当然好,我的朋友,十二点十分如何? 」醒亚爽朗而坦诚地说。 那顿法国午餐奶酪极多,醒亚的东方口味吃了很不容易消化,又花了她130多元。 不过,太值得了,与斯坦可的友谊踏出了第一步,也不就等于把背后那个打小报告的敌人消灭了吗? 一步一步走下去,要显神通也就容易了。

 

   「唉! 要是姐姐韵亚及栋柱的事情也这么容易摆平就好了! 」看来婚姻与工作一样,不但要花功夫经营,而且还不一定那一方面容易摆平呢!

 

    化敌为友,这一招果然是上上不败之策! 以后也成为醒亚做人处事的方针,以之为原则,才能真正地消灭了敌人。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