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44 )

余韵亚有神经病(44 )

 

    那一定是哭了很久才睡去的吧? 多乖的孩子啊!醒亚忍不住觉得心头搅疼起来, 突然,床上的勇勇翻了个身。

 

   「勇勇,妈妈对不起你,你肚子饿了吗? 」醒亚慈爱地轻声问她儿子。 「已经不饿了。 」勇勇回答道,声音还有点哽咽。 「妈妈做点好东西给你吃好吗? 妈妈对不起你啊! 」醒亚含着泪说,太乖的孩子,常常也会令人心疼的。

 

    大人之间的事,孩子有什么罪呢? 「我已经不饿了,不过我可以陪妈妈吃。 」勇勇说,大概饿过了头吧,他偷偷地擦了一下眼泪,由床上坐起来。

 

     醒亚将厨房里桌上的冷菜冷饭在微波炉中热了一下,母子俩人坐下来吃饭。 醒亚本来肚子不饿,为了怕儿子勇勇营养不够,只得自己努力做出扒饭的样子来,结果扒了几下,胃口大开,反而大口吃了起来,再看勇勇也是狼吞虎咽,醒亚见他吃得这么积极,不由得不微微笑了起来,勇勇看见妈妈愁眉略开,心里一高兴,嘴也裂开了。

 

   「妈妈,饿肚子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我只饿了这么一下子,就这么难受,但是大阿姨却常常自己选择长期饿肚子,多么可怕,是因为她有病吗? 做心理医生的应该在这方面多研究一下, 要减少病人的痛苦啊!」 勇勇突然问了一句,醒亚不知如何回答。

 

    母子俩人吃完,倦意也上来了,匆匆上去躺了一下,只觉才迷糊了不久,闹钟倒响了起来,天又亮了,母子俩人各开各的车,各奔各的方向,醒亚工作了一整天,回来倒头就睡。 直到晚上十点多钟,勇勇将菜饭热好端到饭桌上,叫妈妈起床吃饭。 勇勇吃完自行回房,房门紧闭。

 

    周末,醒亚一大早就醒来,外面大雪纷飞。 「今年的雪,不但下得特别早,也下的特别大。 」醒亚自言自语,她不愿看床的那边空着的样子,只得双眼朝窗外看,整个大地都被纯白的雪盖住,一片洁净,空中还有大片大片的雪花,不断地往下飞舞着,她一直睡得不怎么好,不过,她一直告诫自己,她得照顾勇勇,要探望姐姐,自己一定要坚强! 先要懂得照顾自己,自己站稳了,才能照顾她所爱的人。

 

    赵家车道上的雪已经被铲干净了。 醒亚由窗口朝外看,院中有人包了厚帽子,穿了厚大衣及雪靴在雪中工作,口鼻中海一直冒着白雾,再定睛一看,原来是半大的勇勇。 勇勇完工进屋,手足都冻得又红又僵。

 

   「妈妈,妳起来了,我来做早餐。 」他居然会自己烤面包,切了些咸肉,又热了杯牛奶给妈妈。 「妈妈,我知道中国人都爱喝热牛奶,喏,这杯给你! 」勇勇说。 没有多久以前,醒亚老是到勇勇的房间里问他要不要喝杯热牛奶,曾几何时,轮到他来问妈妈了。

 

   「勇勇,妈妈心里不舒服,爸爸没有回家。 」醒亚决定要对勇勇明说,他已经大了,应该让他知道妈妈的想法。 「妈妈,美国人的爸爸常常会把家丢弃,我的爸爸是好爸爸,而且他的心还是中国人的心。 」勇勇解释道。

 

   「那他怎么不回家呢?」 醒亚无精打釆地问。 「爸爸不喜欢生病的大阿姨,因为他不了解生病人所受的痛若,只是暂时没有想通,想通了,就会回到我们身边。 」勇勇真是长大了,居然会说这种话来安慰妈妈。

 

   「勇勇,你不会觉得是妈妈不对,爸爸才不回家的吧? 」醒亚试探地问。 「妈妈,夫妻之间有不同意见,并不一定是哪一方面不对。 」勇勇小大人似的说。 他这句话,那才真叫醒亚吃惊,哪里学来的这种大人口气? 原来...。 原来栋柱讲话,不就是这样的口气吗? 勇勇近来不但长得与爸爸一样高,连黑黑的眼睛,弯弯的嘴角,都有着爸爸的特征,完完全全是栋柱年轻的翻版,好在勇勇说话不像他爸爸那么爱冷嘲热讽。

 

    醒亚叹了口气,走到楼下的书房中,打算擦一擦栋柱的书桌,桌上已经有一些灰尘。 擦灰的时候,他看见桌上有三张银行寄回来已经兑现过的支票,一张是给消灭白蚁公司的,下面有一条小小的字,原来是地址,大概是服务的地址吧,醒亚再仔细看,那地址是在长岛另外一个镇,不在他们住的镇上,另外一张是写给银行的,大概向银行领取现金吧,第三张是写给产权公司的支票。 奇怪,为什么要写支票给产权公司呢? 那...? 难道是栋柱在外面另外又买了一栋房子? 按照规定,买卖房产的时候一定要经过白蚁的处理,那,难怪要写张支票给白蚁公司了!

 

    醒亚心中一动,匆匆拿起电话,按四一一,查问电话公司,要知道方小玫的电话,因为赵家的电话是用栋柱的名字,他不可能用自己的名字在电话薄上再加一个号码。 「对不起,我们不能奉告,方小玫的电话号码是不公开的电话,对不起,我们不能公开。 」四一一的人回答。 既然不列在电话薄上,属于不公开的号码,那不是表示她的名下是有电话的吗?「 有」的情况是确定了,只是不公开罢了,那小玫当然不可能在做保姆或管家了,若是在人家家做保姆或管家,电话怎么能在她的名下呢? 醒亚只觉得一股热气往脸上冲,心跳得厉害,匆匆又跑到楼上去找勇勇。

 

    「勇勇,今天的雪下的这么漂亮,我想开车出去逛逛,你愿不愿跟我一同出去走走呢? 」醒亚问儿子。 「妈妈,我前一阵子一一直忙着申请学校,现在好容易才把表格申请志愿等等填完,还没有寄出去,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我与我的同学们约好今天要出去滑雪...。 」勇勇为难地说。

 

   「哦,那我只好一人去了。 」醒亚失望地说,若有勇勇一同去,一定会给她更多的勇气及定力。 「妈,妳出去逛要小心开车,车在积雪上会打滑的! 」勇勇虽然不能与母亲一同出去,但仍然很关心妈妈的。 「没关系,我专找大路开好了,若是路上打滑,我就马上回家看电视好了。 」醒亚安慰勇勇,可是心里还是觉得空空虚虚地,身子又热又冷。

 

    以前没有什么钱上馆子,工作当然也没有现在这样忙碌,她与栋柱周末常常会找些朋友来家玩玩,包包饺子,谈谈天之类。 栋柱呢,最喜欢在周末的时候在床上呼呼大睡,看他睡得那么深沈香甜,好像毫无保留地充分享受他周末的睡眠,样子真是十分可爱。 栋柱每每睡到近午才起身,吃饱喝足之后,他依然可以一人赶饺子皮,够好几个人包呢! 他又爱讲一些一针见血的笑话,常常冷嘲热讽地让大家哈哈大笑,不但当时笑个不停,有时过了好一阵子,还是忍俊不住。 那些日子,回想起来,真是无忧无虑。

醒亚一面回忆以前的热闹,相形之下,就显得目前格外冷清。

 

    醒亚一面想,一面穿大衣、戴帽子、围围巾,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好像一个爱斯基摩人。 出门一看,车道上只有两辆车,一辆勇勇的,一辆妈妈的。 两辆车相依为命的样子!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