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1 天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0704

你在这里

《海角孤舟》(17)格拉迪斯花园

 

 
连续航行六千海里后,人跟船都需要休息,“海友”在乌拉圭陆地船坞停妥,我跟老公各自回家探亲。我回国差不多一个月,因出书的事往北京跑了好几趟,以往住惯的“清华园宾馆”已经被夷平重建成了高科技园,无奈我得另找住处,却意外地找到了一家非常独特的老北京胡同民宿—格拉迪斯花园。
 
(格拉迪斯花园大门,所在胡同)
 
格拉迪斯花园的主人是对退休夫妇,曾经是研究中东问题的历史学家,男主人大卫是加拿大人,来中国几十年了,是个中国通,女主人杨女士是咱北京人。精通东西方文化的主人对民宿有明确定位:向不了解中国的外国游客提供真正的北京体验和必要的帮助,特别强调只接受年龄和兴趣相仿的外国学者和游客,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递交了申请,注明了我的年龄和经历,幸运地得到了批准。
 
(正屋客厅)
 
北京前海与后海最窄处有座银锭桥,桥两边的门脸儿都成了餐馆酒吧和商铺,桥南面一大片灰砖胡同平房叫金丝套,这里是北京仅有的几个传统四合院保留区,是老北京的一张名片,也是中外游客趋之若鹜的“景点”,三轮黄包车“胡同游”载着中外游客在胡同里面转悠,到了晚上酒吧歌厅灯红酒绿热闹非凡,尽管格拉迪斯花园离银锭桥只有几百米,但因为所在胡同比较窄,“胡同游”不大选择这条路线,关起门来出人意外地安静。
 
(银锭桥两旁灯红酒绿的酒吧)
 
金丝套完整的四合院还有几个,但大部分院子都被拆割乱建变成了大杂院,格拉迪斯花园是个独门独院,曾经是在四合院群落空地上所建的中医诊所,一进位于西面的院门,左边是坐北朝南的正屋(main building),右边是邻居的后屋墙,也许曾经是相邻四合院后罩楼的一部分,墙上画着丛林主题的壁画,院子的东面是个花园,中间挖出个小池塘,里面种着水葫芦,花园里有不少大小石头,四周貌似随意地种着些花草,当时正开着黄色和紫色的花,颇有些英国花园的味道,院子里一棵枫树,也许表明了主人加拿大身份。
 
(屋顶露台看到的灰瓦屋顶和成群的鸽子)
 
正屋被主人翻新重建过,建筑外貌保留了传统灰砖结构,内部装修则非常现代舒适,起居室很宽敞,整面南墙是大玻璃窗,起居室北面有个小门,一条窄过道通往正屋之外东北角处的厨房,天窗自然采光使厨房很明亮,过道尽头通往花园,正屋东墙傍边有个铁旋梯,通往阁楼和屋顶两个露台,屋顶露台稍微高出周围建筑,一抬头便能看见鼓楼的全貌,还有成群的鸽子在灰瓦人字屋顶上盘旋,我有一天起了个大早,爬上露台看到红彤彤的太阳正从鼓楼傍边冉冉升起,“灿烂的朝霞,升起在金色的北京…”,我心目中北京的早晨正是这个样子。

(露台上看日出,晨晖中的鼓楼)

我的双人房间在正屋的阁楼上,房间是个细长条,斜坡屋顶,靠外墙有两张单人床,墙上挂着一幅草书和一幅水墨画,书柜里摆满了书籍,古色古香的中式家具使整个房间有一种书卷味道。客厅北墙有一幅黑白照片,一个老先生手拿香烟面带微笑,挂联:“从古圣贤皆寂寞;是真名士自风流”,落款“宪益兄正”,它道出了主人的身份,老先生是已故著名翻译家杨宪益,房屋主人杨女士是杨宪益的女儿。

(我的客房)

杨老先生出生于1915年,是当时天津中国银行行长的独子,30年代留学英国,1940年携英国妻子戴乃迭回国任教,夫妻联手翻译了《红楼梦》、《儒林外史》、《离骚》等中国文学经典。杨先生与钱钟书是同时代人,这一辈的中国文人都是富家子弟,他们集士大夫和洋博士于一身,通今博古学贯中西,也不可避免地在文~~革中饱受磨难,杨先生英文自传中文译本《漏船载酒忆当年》非常好看,从书中可以看出杨先生浪漫洒脱,对世界充满好奇又富于冒险精神,对他一生的种种不幸淡然处之,掩卷唏嘘那一代有志报国知识分子的坎坷命运杨先生的最后十年是在格拉迪斯花园度过的,从屋里的字画我仿佛能感觉到风烛残年的杨老先生仍然是性情中人,“西池酒罢龙娇语,东海潮来月怒明”,屋中这幅草书也许是杨老先生和朋友诗酒年华的写照吧。
 
(杨宪益先生和英籍夫人戴乃迭,图片来自网络)
 
在我寄宿期间还有另外两个客人,西班牙中年男人是个文学教授,可惜我除了《堂吉柯德》的塞万提斯不知道其他西班牙作家,无法向他讨教,另一个英国人稍年轻些,他在安徽小县城待了两年,正在把他的经历写成小说。早晨我们在厨房的餐桌上边进早餐边交流当天的行动计划,到了晚上主人和我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捧清茶交流一天所见所闻,讲各自的人生故事,天南海北地闲聊天,这是我最享受的时光。
 
(宽敞的厨房)
 
两位主人谦和低调,让客人感到放松随意,格拉迪斯花园像是一个据点,聚集了很多有趣的人,很多回头客久而久之与主人成了朋友。“谈笑有鸿儒”,《陋室铭》的这一句形容格拉迪斯花园是再合适不过了。
 

2017年7月25日于法国乡下。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有意思,北京胡同里藏龙卧虎啊。

 
追梦的头像
 #

我第二次住在南锣鼓巷板厂胡同的一家小宾馆里,离你们兵马司胡同不远

 
司马冰的头像
 #

你说的兵马司应该是北兵马司,我们是西城的兵马司胡同,在西单和西四中间的缸瓦市。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又见追梦,再读美文,严重享受的赶脚。追梦深圳也去过了吧。期待更多美文

 
追梦的头像
 #

呵呵,现在在法国呢,刚静下心来写点东西

 
Amoy的头像
 #

神奇的缘份。很佩服杨宪益先生和英籍夫人戴乃迭。

 
追梦的头像
 #

杨先生受了那么多苦,但活到了95岁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