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废物利用 (8)

 

    就在这时候,他的眼角掠过一道灯光,他向窗外看了看,原来是龟山上的武汉电视塔顶的红灯在闪烁。他慢慢走到了窗边,用力推开了窗户。住院以来,他从来没有到窗边来过,也不知道这个窗户是对着电视塔方向。他记得这个电视塔当时是全国第一个电视塔。他的目光投向了龟山边的武汉长江大桥,现在叫长江一桥。长江上现在有很多桥了,但是做工上都没有长江第一桥那样精致。

     桥上昏暗的灯光,让他想起了长江大桥通车那一天。那是一九五七年九月底的一天,崭新的长江第一桥正式通车,大桥上下真是人山人海。他扛着三岁的小洁,随着人流来到大桥上。那天小洁穿了一条白裙子,领子边绣了花,裙摆上的蕾丝花边,在太阳下一闪一闪,漂亮极了。庆祝花车一排排开过来的时候,小洁高兴地使劲拍着小手。后来他牵着小洁在桥边人行道上走,小洁很快就发现大桥栏杆上的雕花。小洁挣开他的手,自己跑到栏杆边,忽然她惊喜地大叫:“爸爸,快来看,这里有花花。”

     “爸爸,这里有小鸟。”

     “爸爸,快来,这里还有虫虫。”

     “爸爸,快来看呀,有个猴猴吃桃桃。”

      小洁兴奋地大声宣布着她的每一个新发现,稚嫩的声音引起路人的侧目,老余和众人一起分享着她天真的快乐。

      想到几十年前那美好的时刻,老余突然感到胸口一阵绞痛,痛得他几乎要晕过去了。他用力撑住窗台,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等到疼痛稍减,才一步一步走回自己的床边。

     李志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急急地唔唔了几声,像是在问老余怎么啦。这时候老余感觉那唔唔的声音是那么可憎可恶,他无法忍受那声音,他用被子蒙上了头,眼泪无声地滴在了枕头上:“小洁,我可怜的孩子。”他在心中喊道。想到了小洁,又想到他那最后死在精神病院的妻子,他突然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啦?怎么这么轻易就原谅了李志超?这样做小洁会原谅自己吗 ?“家破人亡,家破人亡啊。”这一刻,他决定:不能帮李志超,就看着他活得生不如死。

      躺在床上几个月,李志超身体大部分功能都丧失了,而他的思维和耳朵却变得异常灵敏。他听到了老余在被子里的哭声,似乎还感受到了老余哭声中的全部含义。他说不出一句安慰老余的话,但是他明白了,老余不会帮自己了,自己也没有理由让他帮自己解脱。“报应,这就叫自做自受。” 想到这里,他拼命扭动身体,再一次拔掉了针头,他现在就想让大徐再狠狠地把自己打一顿,他想用身体的痛苦,来减轻灵魂上的折磨。

      第二天中午,老婆来喂他吃饭,李志超死也不张嘴。没有办法,他老婆让小严给李志超插上鼻饲管。插的时候李志超拼命地摇头,但是没有用,搅得稀糊糊的饭菜通过鼻饲管塞进了他的胃,李志超想饿死自己的计划也落空了。

      几天来,老余都是冷眼看着李志超继续徒劳地折腾着,他努力抑制住自己,不让自己产生一丝情绪。医生说过最多六个月,已经五个多月过去了。老余他也感觉到生命正在离自己远去。他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需要吸氧气的时候越来越多了。这几天晚上,他都需要吸氧才能入睡,才能呼吸顺畅 一些。前两天他就开始有血尿了。

      他最近一直在想是不是该告诉儿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想说的时候,话到嘴边就变成了:“我没事,挺好的。别担心啊。”其实他说这话的时候,费了好大的劲,让自己声音中不带出虚弱。也许是因为一辈子都在儿子面前扮演一个坚强的父亲,他觉得自己无法把病情告诉儿子。

    同时他好像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一个个部门正在慢慢关闭。有时候,似乎还能听到什么东西在身体里啪啪的声音,像是建筑物一块一块往下掉的感觉,当然也可能只是想象,他告诉自己。

    奇怪的是,他最近常常梦到奶奶。梦里的奶奶,有时候坐在小凳子上掐着青菜,有时候在用很烫很烫的水,泡她那双全部拧在一起的三角形的小脚,嘴里还嘶嘶哈哈地说:“舒服,舒服。”奶奶临死的时候,全身浮肿,起床时,只能用双手撑着床边,一点一点慢慢往床下蹭,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总是想到奶奶的这个动作。据说人在临死之前,就会梦见死去的亲人,想起小时候的事。  

    这天晚上吃完晚饭,休息了一会儿,他感觉有些头晕,他慢慢走进卫生间小便,突然看到了便池里鲜红的血水,顿时感到呼吸困难,啪地一声,摔倒在地上。他感觉眼前一黑,随后又是白光一闪,好像有一道美好,柔和的光,带领着他向高处飞。他再也感觉不到每天折磨着他那些痛苦,全部的感觉都是轻松愉悦。他还看到白衣飘飘的小洁,小洁那天使般的眼睛,是那么纯洁,那么明亮,他还看到妻子,奶奶,和一群人,他们都在远处微笑着向他招手,于是他努力地向他们飞去,他感觉自己离她们越来越近了。

    可就在这时,他的脚好像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他费了很大劲也飞不过去,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脚,却发现自己飘在病房的天花板上,下面一群人在自己的病床边,围着另一个自己,紧张地忙碌着。一个医生正在用烙铁一样的东西,一下一下放在自己胸前,自己的身体像一个牵线木偶,随着医生的动作,一上一下地动。他感觉很有意思,正想多看一会,突然一阵剧痛回到他身上,他从天花板上重重地跌回到病床上。

    “唉。”他长长地嘘了一口气,睁开双眼。旁边的那群人都“啊呀呀”地欢呼起来。他突然有些恨他们。就是他们,把自己从那个美丽祥和的无痛世界拉了回来。他连忙闭上眼睛,希望赶快回去,回到那道柔和的光里,可是全身的剧痛,胸前的灼烧感,无法呼吸的胸闷,都在提醒他,他还活着。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活着真难受!”


废物利用(7)

”废物利用“(6)

”废物利用“(5)

“废物利用”(4)

 “废物利用”(3)

 

“废物利用”(2)

“废物利用”(1)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读完了,愣神中......人生对有些人来说太短,对有些人来说又太长了

 
春阳的头像
 #

是, 难熬的时候就是觉得太长。 感谢共鸣。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让人能尊严的离去,而不是受尽折磨,实在是人生中最被忽视的,有意或无意。

 
春阳的头像
 #

对,你这就是点题了。 我没法写了。Laughing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