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 43 )

余韵亚有神经病(43 )

 
 
 
 
 
 
  
  
 
 
 
 
 
 
 
 
 
 
  
 
 
 
 
 
 
 
 
 
 
 
 
 
 
 
 
 
 
 
 
 
 
 
 
 
 
 
 
 
 
 
 
Separate the teaser and body of this content
 

 

 余韵亚有神经病(43 )

 

    好在老板娘女经理是个美国白人,与一般美国白人一样,对很多事情都不怎么大惊小怪,她只是用平平的声音叙述韵亚的事情:「你姐姐白天在房里睡觉属实,但每晚都会有不同的男访客来访,不但有白发的老绅士,也有金发的小伙子,我们客人那么多,只要他们没有显著的不合法的金钱的性的交易行为,我们开旅社的,当然管不了那么多。 」

醒亚忙替姐姐辩护,说:「他们都是她的正经朋友,我们全认识的,...。 」

 

   「我们不管那么多,只要不犯法就行。 」老板娘轻轻地说。 「那我姐姐怎么还会到警察局去呢? 」醒亚不懂了。 「昨夜我放假,轮到我丈夫值班,二零六室来了一位东方访客,你姐姐的访客中,这是唯一男的东方访客,我们这里很少有东方客人,所以才注意到他。 」老板娘继续说。

 

   「东方人? 男人? 」醒亚也不懂了,她也不知道姐姐有什么东方人的男朋友。 「恰好那时有客人到我们办公室来埋怨说汽水机坏了,投下钱币取不到汽水,我丈夫就到后面查看究竟,哎呀,不好了,二零六室房门突然打开,你姐姐东方男访客206号冲出来,满脸鲜血...。 」

 

   「我姐姐呢? 」醒亚急坏了。 「你姐姐在房内文静安详地坐着,温和地笑着,不得了,也是满脸鲜血,我们旅社的服务员马上打紧急电话给911911火速派了救护车将两人都送到医院急救室去了! 」

 

  「哪家医院? 」醒亚问,她真的被搞胡涂了,不是说被警察带走了吗? 「喏,就是这一家。 」老板娘将一张纸交给醒亚,上面有医院的名称、地址以及电话。

 

     醒亚惊疑不定,回办公室后打了一通电话到家医院去追问韵亚的去向,并不提那东方男子,生怕那男子的名字就叫佳琪。 「哈喽,这是韵妮保曼的妹妹,请问我姐姐韵妮保曼怎么样? 」「韵妮保曼? 是不是今天清晨3:00救护车送来急救的那名东方女子? 她没有受伤,但被他咬伤舌头的东方男子已经被急救,在急救室内,不知姓名。 」医院里回答。 「那东方女子没有受伤吗? 她在哪里? 」醒亚急忙问道。 「那名叫韵妮保曼的东方女子吗? 她只顾自己格格地笑,现在已经不在我们医院了。 」

 

   「那她在哪里呢? 」醒亚问。 「警察已经将她送到观察台。 」对方回答。 「什么是观察台? 」醒亚又问。 「观察台是本郡监狱的一部分。 」电话里面回答。

 

   「什么? 我姐姐进了监狱? 」醒亚这一下吓坏了。 「是的,很抱歉,你要打电话到监狱,他们的电话是5167592000号。 」

 

    醒亚慌忙将电话挂断后,按那人给的监狱号码,问监狱接电话的人,韵妮保曼可不可以有访客? 「暂时不可以。 」监狱里的回答。

   「这个...,这位韵妮保曼是一位精神病患者。 」醒亚说,她这么说,当然是希望人家从一轻发落的意思。 「哦! 请等一下,我写下来这就报上去,这种情形很多,我们也觉得她有点像病人...。 」「听说她现在在观察台? 」「是啊,我们已经找到两位特约医生来鉴定,观察看她是不是精神病患者。 」对方回答说。

 

   「那我们家属什么时候可以去看她呢? 我是他的妹妹。 」醒亚紧跟着问。 「看她...。 哦,妳说来探监?这样好了,妳明天此时再打电话来,那时,我们可能就可以给你一个正确的时间。 」对方很客气地说。

 

     当天,醒亚下班回家,还没有进门就到邮箱中去取报纸,急急乱翻的结果,果然在地方新闻中有一栏非常不明显的小事故,说有位东方女子在一个小旅馆里咬了一位东方男子的舌头,报上登的是赵家所在的地区,是了,醒亚在给韵亚订房间的时候,不是填了醒亚家的地址吗? 报纸上也提到这位东方男子已经被送到医院急救室去了。 醒亚生怕栋柱回来看报纸会看见这则小新闻。 看见报上说在本郡,当然就是赵家,一定会勃然大怒吧? 至少,恐怕又给他多了一个可以讥笑讽刺的事端,所以干脆就把这一张报纸,由当天那一迭报纸中抽出,扯碎了丢入垃圾箱。 报纸少了一张地方新闻,栋柱那会注意,他又不是那种读报纸数页数的人,醒亚想。

 

     自从小玫搬出去以后,醒亚很少见到栋柱在家,就是偶尔看见他,也觉得他的脸色很坏。 平常醒亚都习惯早睡早起,上班的时候,栋柱正在熟睡,而他平常也常常到了半夜还不上床,醒亚睡着了再翻几个身,床边身旁还是空着,初结婚时醒亚还常常翻身起到书房中去找栋柱,确定栋柱还在书房才放心回房睡觉,久了习惯了也就罢了。

 

   「近来大概是为了忙着替小玫找房子吧! 」醒亚心里想:「也大概还在生我的气吧! 」醒亚觉得小玫不再住在赵家,心里就舒畅得多,她的想法是这样;目前栋柱正在为小玫找房子,又有点生醒亚的气,等他将小玫安顿好了,栋柱又会恢复以前的样子,天天上班下班回家,有时逗勇勇玩,有时指导勇勇功课,她与栋柱当然还是免不了会为小事争执口角,栋柱仍然会对她冷嘲热讽,不过呢,当然不久又会言归于好,赵家又会恢复原来的样子。

 

    因为想了解栋柱到底知道不知道韵亚的近况,又想要知道他到底要怎样与自己言归于好,所以今天醒亚对栋柱的行踨特别注意起来。 醒亚把抽出少掉一页的那迭当天的新报纸放在厨房的柜台上,专等栋柱回家。

 

    勇勇一直吵着肚子饿要开饭,新亚就是坚持不许勇勇吃晚饭。 「要等爸爸回来一同吃,不回来一同饿死! 」醒亚怒吼道。 「爸爸不回来吃饭,我们也吃不成! 」勇勇哭了起来。 他掉了几滴眼泪,自己饿着肚子,赌气回房睡觉。 但也没人理他。 醒亚饿着肚子坐在客厅内,一直绷紧着神经,竖起双耳,每一分每一秒钟都在倾听有没有车子滑进车道后又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

 

    没有! 家里可怕的寂静,连冰箱都不肯发出响声了! 这么大一幢房子,只有地下室韵亚的那架老祖父钟,隐隐传来的响声。

 

  当! 当! ...。 一共十一下。 大概地下室姐姐的房门是开着的,不然怎么会听见钟响呢? 醒亚有点想下去将韵亚的房间门关起来,但是她又改变了主意,觉得作为一个母亲,就是要去看的话,不该是去管韵亚的空房间,应该去楼上看看勇勇。

 

    醒亚打开了楼梯的灯上楼,轻轻走进勇勇的房间,可怜的勇勇被妈妈怒斥了之后,赌气上床,个子虽然那么大,隐隐约约在梦中似乎还有一点抽搐,醒亚用手轻轻的摸了一下他的脸,原来是湿的。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国英姐,你的小说传神好看

 
余國英的头像
 #

非常感谢妳能如此說」其實,寫者的努力。全是為了讀者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