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霍夫农场

 

霍夫农场(Der Hof)就坐落在我们村旁,起初我并没有对她特别在意,以为她与德国千千万万座农场并无差别,然而之后才了解到却原来她是如此的非同凡响,也让我对她肃然起敬。

一次邻居夫妇请我和先生吃饭,席间问起中国人的饮食习俗,我先生告诉他们中国人特别爱啃骨头,什么鸡爪、鸡脖、猪蹄、猪尾这些德国人厌弃的部位在中国全都是宝贝,他们听了很吃惊,夫人安卡是霍夫农场的餐厅主管,她说他们农场每月要杀一次猪,每次这些部分都会被扔掉,我说下次不要扔掉了,拿来给我好了,她问我都要什么,我说除了猪头和内脏以外其他都要,此后每次农场里杀猪后,她会拎来一个袋子,有猪蹄、猪尾或猪耳送给我们,有时候还有鸡架子。这些猪蹄胶质及其丰富,肉质鲜美,是我的最爱。父母哥嫂来德国时,吃了这猪蹄后都说比国内的猪蹄要好吃。先生说知道吗,霍夫农场的猪可是绿色有机的噢。原来是这样啊,难怪这么好吃呢。安卡曾好奇地问我怎么吃,我索性邀请他们夫妇来吃我做的猪蹄,我买了些猪肉掺着猪蹄做了梅菜黄豆炖猪肉,把骨头剔出来做汤,他们说好吃。以后安卡也学会了做猪蹄炖汤。

一日经过霍夫农场时忽然看到张贴的海报,下个周六是农场开放日,这才知道农场每年仲夏都会择日举办农场开放日,这正合我意,这天我带着好奇心也来到霍夫农场。只见平时清净的乡间公路上汽车络绎不绝地驶进农场小道,小道上车来人往,很多人骑车或步行前来,农场特地在外面开辟了很大的停车场,人们携家带口、络绎不绝地到来,老人坐着轮椅由家人推着也要来看看。在农场入口,一个中年男子迎面走来,很热情地跟我先生打招呼并握手寒暄,很久不见啊,怎么样?近来还好吗?身体还好吗,多保重啊,我还有事,要去那边,再见!”“这人是谁呀?我问,他说不认识,可能是农场里的病人吧。回头再看,果然那人的举止怪怪的,他一路边走边跟人握手、谈笑风生,再看看那些他打招呼握手的人,都是一脸茫然的表情。一整天到处都能看到这人转来转去跟人握手谈笑。我很纳闷这里怎么会有病人呢?

 

农场主角是病人


原来在1999年,一个叫布兰德的家族想建立一个专门安置照顾智障患者以及残疾人的农场,但是因为资金有限,于是他们决定以俱乐部方式吸引更多人一起投资,之后他们成功集资建起了农场,并出任俱乐部主席。一些投资人家庭中就有智障或残疾患者,在农场建成之初被农场收治的就是这些病人。现在农场收治了16位智障和残疾患者。因为床位有限,另外还有7名病人不能在农场留宿,而是每天由家人接送。无论留宿与否,农场对所有的智障和残疾患者提供医疗服务包括治疗与康复,照顾他们的日常生活起居,另外还有心理辅导、娱乐游戏活动等等。对于病症较轻的、有一定劳动能力的患者,还要分配一些力所能及的活计,农场支付给他们每人每月180欧元作为作为零花钱,可供他们自由支配。每位患者家庭每月需要向农场缴纳一笔费用,而事实上德国政府每月提供给每一位病人一笔不菲的救济金,这足以补偿患者家庭所支付的费用了。

 

 

 

农场里到处可以看到病人的身影,在室外搭建的大棚子里,有一支邀请来的乐队正在演奏流行乐,一位七八岁的男孩儿正起劲儿地随着音乐舞动着,他的好几位家人在一旁拍手喝彩,一看便知他是一个唐氏症患者,唐氏症是一种遗传病,会导致包括学习障碍、智能障碍和残疾等高度畸形。患者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无论男女种族,一律长相一样,因此也俗称国际人唐氏症的发生完全是偶然的、随机性的,事先毫无征兆,没有明显的家族史,即使健康夫妇也可能生出唐氏儿,每700个新生儿中就有一个唐氏儿,全世界每20分钟就有一个唐氏儿降生。我先生的一个侄女去年十月份刚刚生了一个唐氏症女儿,去年夏天我们还特地去看望过她,当时她正身怀六甲,丈夫是刑法专业博士生,年轻的夫妇正满心期待着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却怎么也没想到孩子出生后被告知是一个唐氏症患者,这对他们的打击是可想而知的。现在若问他们对将来孩子长大以后有什么打算恐怕为时尚早,但这是他们迟早需要考虑的事情,我想一个像霍夫农场这样的地方,可能就是这个患儿将来的一个理想去处吧。

我在打网球时认识了邻村一位叫兹碧拉的中年妇女,她曾经几次对我说起她儿子在霍夫农场工作,我的邻居安卡是她儿子的顶头上司。农场开放日这天,我也见到了兹碧拉,她指着身旁一位病人模样的年轻男子对我说,这是我儿子卡尔,我一看这卡尔原来也是一位唐氏症患者,我在跟兹碧拉用英语讲话,谈到关于卡尔的情况时,卡尔在一旁用熟练的英语应答,我说咦你听得懂英语,他说我在南非生活了7年,当然听得懂英语了。兹碧拉告诉我,她前夫供职于德国大众汽车集团,被派往南非工作,卡尔就是在那里出生的。后来我听说几年前兹碧拉的丈夫离开了他们,现在他们母子相依为命,卡尔就住在霍夫农场,兹碧拉隔三差五地骑车从邻村经过我家去霍夫农场看儿子,而兹碧拉自己是个兔裂唇患者,这一家真是不幸。不过看起来卡尔在这里算是一个病情较轻的患者,下午5点我看到他换上了工作服,帮着工作人员拆帐篷,看他的身手显然他的体力没有问题。

 

 

这天在农场里到处可以看到病人工作的身影,在咖啡厅吃蛋糕时,看到两个女病人很认真地在收拾旁边桌上客人用过的餐具,她们显然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此时在另一张桌上,一位男病人坐在那里,双手抱肩,不停地前后摆动,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一旁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在看书,女的在吃蛋糕,我猜他们是这病人家属来看望他的,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交流,只是各自静静地在做自己的事情,我想即便是没有交流,哪怕只是在一起坐一会儿也是陪伴。二十分钟后,我们起身离开时,那病人还在那儿前仰后合呢,他的双眼始终就没有离开过头顶上那块天花板。像这样的病人,无疑需要被治疗和照顾,而这也正是霍夫农场日常工作之一,就是负责所有病人的医疗康复及日常生活起居。

 

绿色有机食品


除了照顾病人外,霍夫农场的重要活动是经营农场,包括饲养禽畜、种菜种果、农副产品加工和销售,最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生产的所有产品都是绿色有机食品。在德国绿色有机食品这一标签可不是轻而易举可以获得的。在霍夫农场建立之初,他们就锁定了生产绿色有机食品这一目标。当初买下这块土地后,按照要求必须要闲置七年,七年里在这块土地上什么都不能种植,以此来保证土壤中任何可能的农药化肥和其他有害物质都已经降解,没有残留。然后对于蔬菜瓜果的种植、禽畜喂养、以及农场的日常经营管理要按照一整套严格的标准和程序进行,有一整套文件记录和档案,并且经常不断地有监管部门前来检查核实。对于有机猪的宰杀也有着严格的规定,他们不能自己宰杀,而是要送到具有宰杀资质的屠宰场,按照双方约定,对方在早上6点时开始为他们宰杀,因为之后都是安排非有机猪的宰杀,错过了这个时间人家就不再安排有机猪的宰杀了。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霍夫农场不但能自给自足,还开始出售自产品。在小商店里,我看到了琳琅满目的食品,从肉类食品猪肉、鸡鸭鹅肉,到鸡蛋,还有自制的香肠、火腿,从自种的到各种蔬菜水果,到自制果酱、果汁、菜汁、自酿蜂蜜等,所有这些都是绿色有机食品。

 

 

快乐饲养


在农场入口处的一则广告吸引了我的注意,广告上几只猪微笑着说我是快乐的猪猪,因为农场里的猪蹄常常出现在我家餐桌上的缘故,来看看农场里猪猪们的生活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在一大片开阔地带上,电网围起了两个足球场大的一块地方,一群白鹅在里面悠闲自在地走来走去,旁边同样大的另一个场子里饲养的是鸡,现在这里有350只鸡,几百只鹅和鸭,看着它们无忧无虑悠闲自在的样子,比起那些被圈在狭小笼子里的鸡和鹅们,它们是幸福太多了。在足有上仟平米的猪圈里面大约有十几头黑猪,成年的猪们撒了欢地在里面随便折腾,这里拱拱、那里拱拱,高兴了跑一圈,欢快极了,母猪带着另外一群猪仔们在边上闲逛。另一个猪圈里一群嫩粉色的小猪仔来回奔跑不停,欢蹦乱跳、你追我赶、嬉笑打闹,样子十分憨傻可爱,他们看起来真的是很幸福快乐的。安卡说最近母猪又生了十五个猪仔,半年就会长大,可以宰杀了,他们已经做好了计划,十五只猪仔可以维持农场十五周的猪肉供应。霍夫农场从建成当初的10头猪,今天已经拥有了60头。

 

 

 

农场开放日精心准备不遗余力


农场开放日无疑是推介宣传农场的有效方法,为此农场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在室外搭建了帐篷,帐篷内设置长条桌椅,人们在这里喝啤酒、吃烤肠、炸土豆条、土豆沙拉,还有一支三人乐队在演唱流行音乐助兴。作为餐厅主管的安卡,带领着团队工作了好几天,烤制了十几种不同的蛋糕,制作了大量的土豆沙拉,用了50公斤土豆,因为去年土豆沙拉中间就全部卖光了,所以今年要准备更多,结果土豆色拉还是中途就售罄了。

 

孩子们在这里最开心了,因为给他们安排的活动最多,可以观看鸡、鸭、鹅、猪,在马厩看马,在骑马场看马术表演,还有画花脸、攀高、小丑表演等活动。马厩旁边有一些硕大的马草堆,十几个孩子在草堆上上串下跳、追打玩闹,在广场中央,一群孩子和家长围着一个小丑打扮的人,他教孩子们用长型气球做成各种动物。

 

 

在驯马场里,一场特别的马术表演正在进行,是邀请来的智障和残疾病人的演出,还是第一次看到智障和残疾人的马术表演,他们互相配合着在行进的马背上做出各种动作,虽然动作并不是十分高难度的,但他们做得一丝不苟,完成得圆满,赢得满堂喝彩,看了真让人感动,他们身为残疾智障者,却没有自我放弃、发奋图强的精神风貌,无论对残疾人还是普通人都是一种激励,残疾人也可以有用武之地,也可以为他人带来欢乐,也可以发光发热,哪怕只是一点点微弱的光和热,也可以成为对社会有用之人。

最重头戏来了,在大家各自玩耍正欢时,忽然传来阵阵击鼓声,由远而进,人们都驻足观看,只见一队穿着整齐制服带着大壳帽的鼓乐手正向人群走来,在最前面领队的是指挥,他手里长长的指挥杆正有节奏地上下舞动,鼓点就随之流淌出来,这一队十几个年轻男女走到场地中央列队排开时,人们才看清了这是一支管乐队,由几支长号、圆号、小号、一架钢管琴和几支圆鼓组成。他们演奏了几首吹奏乐,在演奏中不断变换队形,一个女孩在队伍前面伴着音乐挥舞着一面队旗,像是在跳旗舞。所有人都围着乐队观看,小孩子们索性坐在了地上,曲终时掌声热烈,人人都笑意盈盈。无疑这支乐队为今天的开放日增添了欢乐的气氛,可谓锦上添花。这支铜管乐队与安卡有着诸多关联,安卡的老公是其财务主管,安卡的小女儿在里面吹圆号,安卡的孙子是鼓手。他们曾多次在欧洲比赛中获奖,今天他们来此纯粹是友情出演,而农场为今天的开放日也是调动了一切人力物力,尽心尽力到了极致,开放日圆满成功,不但推介宣传了农场,也获得了不菲的经济收入。

 

 

广开财路 多种经营


在平日里霍夫农场也绞尽脑汁、别出心裁地举办一些活动,来增加收入。一个周末他们举办了一场讲座,题目是关于蜜蜂,中间安排了一个早午餐,他们事先散发了宣传单,人们纷纷打电话预订座位,结果54个座位居然全部订满,许多后来打进电话的人没能订到座位。在讲座过程中他们还介绍了农场出产的有机食品,结果引来众人蜂拥前去小商店购买,又为他们赢得了额外的收入。从长期来看,这次讲座的广告宣传作用更为显著。附近退休赋闲在家的人很多,如果能经常性地组织些他们喜闻乐见的活动,他们是愿意掏腰包的,这样既满足了社会需求,丰富了人们的生活,也为农场赚得收入,是双赢的事。

农场不仅请进来,还走出去,他们不但在自己的小商店销售自产品,还销售到外面。从2016年一月份开始,他们已经在两个城市的超市设立专柜销售自产品,最近又在位于沃尔夫斯堡东边的古老小镇Vorsfelde 开拓了第三个市场。另外2016年圣诞节有人从农场预订了160只鸭子。2016年霍夫农场的收入比上年增长了40%,而2015年比上年增加了30%。现在他们需要增加人手来完成越来越多的经营活动。


成就斐然


霍夫农场成立十六年来,一直以服务智障和残疾患者为主旨,而且身体力行,贯彻始终,反应了德国社会对智障和残疾人弱势群体最深切的人文关怀。他们为国家提供了26名雇员的就业岗位,为社会提供了健康有益的绿色有机食品,满足了社会需求。他们不仅妥善收治了二十三名智障和残疾患者,为他们解决了医疗康复问题,还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他们的工作和娱乐等需求。每一位智障和残疾患者背后都涉及到一个家庭,妥善安置他们,不仅仅解决了他们自身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解放了一个家庭,解决了社会问题。曾听到人抱怨说,其母为智障患者,家里人只得轮流请假照看,长期以来成为家庭重负。在这方面霍夫农场做出了典范。他们虽然没有丰厚的盈利,却经营得有声有色,于国家、于社会、于家庭、于个人,都意义非凡,可谓成就斐然。

 

(发表于德国【华商报】201721日第4269版)




 

分类: 
连接到论坛: 
活动日期: 
星期五, 七月 21, 2017 - 22:00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