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逃家色拉

 

        临时得知潇潇找到度假屋, 几分钟之内得到谷哥准许, 若谷不觉心中释然, 凭空似乎嗅到了幽兰的青香, 对河畔青山环绕的隐士生活神往之极. 自打女儿出生, 第一次出门度假却无须考虑以妈妈的身份出现, 那个埋名已久的少年在心中早已跃跃欲试. 荷儿说她会准备一切吃的, 虽然若谷已备好了韭菜猪肉的包子, 但心里感到了浓浓的暖意 

          三点半接上晴儿, 一路欢声笑语中上路了. 本计划先去沿途的几个瀑布看看, 一听潇潇早已在度假屋独首, 顿时调整GPS, 一个小时直指度假屋. 

        车不在堵, 选对路则灵, 友不在多, 知心则行. 最好的朋友是给你自由, 让你展现最完美的自己的朋友, 同时也是那个让你无拘无束, 无须掩饰的朋友. 若谷按着熟悉的路走, 不料向东多走出数迈, 再掉头折回来,迟到十多分钟, 而意外多收获了十分钟快乐旅途. 

        云好不吝啬地遮天闭日, 肆无忌惮地散发着灰色的温情, 谈笑间, 峰回路转, 刚才咫尺可及的度假屋已不知去向, GPS上两条紫色线路, 一条对的, 一条绕圈子, 左右辨不出雄雌. 定下心神, 绕回大路, 第二次终于没有错过左拐的路口, 百花丛中, 青松翠柏环抱着梦幻的度假屋, 是想象的样子,  进门多了几番惊奇, 看到潇潇带到梦屋里供大家共享的瓜果, 豆浆机等, 这个一天一夜的家立刻闪亮登场. 里面很大, 好舒服亲切, 第一时间弄清楚自己会有一个单独的房间, 更是喜不自胜.



 

        不知道谁开始的, 尽管大家提前说好游玩至上, 结果还是在脚根尚未站稳时就进了餐厅, 意识恢复时已酒肉正酣,  若谷听到有人说:”晚饭还接着吃.”,  有人拒绝:”不能再吃晚饭了, 我已经吃得太多.” 

     六点半, 一行四人如去踏青的少女一样兴奋, 穿鞋背包, 蜂拥出门.   先在门口拍照, 河对岸薄雾盈盈, 梦屋凌居哥伦比亚河上, 如临仙镜. 去登几迈外的灯塔石, 这块巨大的玄武石坐落在河北岸, 1805年由刘易斯与克拉命名, 256.号称是北半球第二大巨石, 登顶的路全程0.75. 

        潇潇一马当先, 若谷第二, 荷儿第三, 晴儿带顶红帽子不急不慢地在后面. 若谷背着水, 防晒霜, 沿着环行路拾级而上, 两转三转之后, 但见绿水如镜, 风景如画, 俯身看晴儿, 见她三步一站五步一停, 先拍山水, 后自拍, 也不忙着赶上来. 若谷陶醉在秀丽的山光水色中, 懒得去背包中拿手机, 一路徐徐走来, 极目眺望, 欲将远山尽水饱览一番. 扶栏凭眺, 有火车在林间穿过, 按捺不住拍照的冲动, 放下背包找手机, 却毫无踪迹. 暂时不找, 计划到顶上再找. 周围很安静, 不时传来鸟雀的鸣叫声, 闭目倾听, 居然有更多的鸟鸣, 河水静得似停滞了一般, 暮云沉沉, 四下里说不出的祥和. 

       及顶, 翻包找手机,  无果. 静坐, 观景.  说起最近在看<<欢乐颂>>, 剧中樊胜美说起22楼的五个人, 向情不向理, 若谷觉得樊胜美豪爽, 对朋友乐于相助, 但是声明自己是向理不向情型的, 先说给大家, 以免日后误会.  潇潇表示如果出生在革命年代, 很可能会是走出封建家庭, 揭发自己家人而投身革命的人, 不知道是说自己还是说若谷, 而若谷承认自己很可能是坚持所谓的原则而不偏袒家人的另类 

风轻轻,  山青青, 石下河水似已停. 

绿朦朦,  雾朦朦,  悄然入胜锦画屏.

 

下来时, 轻松了好多, 中途驻足,  换一个角度观景竟然有惊人的不同,  加上暮色深了些, 令人忘记呼吸, 心旷神怡. 

回到停车处没找到手机, 回到梦屋依然不见手机, 若谷开始用逆向追忆, 天空中飘起了细雨, 想起少年时唱的歌:微风伴着浮云, 细雨慢慢飘落大地, 淋着我淋着你, 淋着世界充满诗意….

 

尚且诗意浓, 依然好心情. 

记性也度假, 苦寻终相逢.

 

把开车前的情景重复一遍:  当时晴儿帮若谷拍照,  之后若谷把背包放到后备箱. 手机果然在后备箱现身. 丢手机游戏暂时告一段落. 

     认床是若谷的软肋, 虽然近两年稍有改进, 但是第一晚上还是睡不踏实. 然而梦屋打破了记录, 若谷初次一觉好梦睡到天亮 

   懒了许久, 慢吞吞起床, 听到隔壁晴儿在说话, 推门进去, 见她和潇潇各占一半床, 手捧书本正襟而坐 

你们俩昨晚真一起睡的?”  

是啊, 你过来坐中间, 一起读书.”

 

        问者何其迷惑, 答着何其坦荡. 可惜, 若谷洗漱回来, 早已人去床空,  勤快的人儿在厨房里忙乎着准备豆浆,  热包子, 棕子, 卤蛋. 若谷虽然自称不好吃, 这么丰盛的早餐也是无法抗拒, 比谁都没少吃. 

由于雨越下越大, 不方便徒步, 无奈驱车东行, 大有找不太阳不罢休的势头. 待查到二十迈以外也阴雨, 才打消念头, 右拐过河, 继而转向西行, 先到Wahclella瀑布, 雨中的步道幽深僻静, 溪水旁的树木竟然有些狰狞, 不免联想到聊斋里的树精. 若谷也从万保囊似的背包里找了顶帽子带上,  一行四人迎着雨帘走在幽谷中, 向瀑布走去.


 

即使在阴雨天, 这里依然另有其他游客,  山路崎岖,   须小心行走, 若谷穿的是防水鞋, 也比较防滑, 路的尽头, 一道瀑布从几米高处急冲而下珠玑四, 比较乱,  荷儿先下, 石阶半人高, 要手帮忙才行. 有人在朽木上搭了花环, 乍一看, 还以为是朽木开花, 在蒙蒙雨雾中越发显得妙曼艳丽. 回来在突兀的山岩下仰望山顶的流云, 好不惬意. 

Multnomah falls , 大雨滂沱, 站在树下照了张照片, 手机全湿, 没往上走, 到礼品店, 拿张地图, 雨小些了, 去上厕所, 之后去二楼餐厅, 那里好温馨, 壁炉中的火正旺, 有人直接走过去烤火. 大家把湿外套挂起来, 在沙发上坐着等餐位, 完全忘却了外面的飞雨连天. 

几分钟后等到位子, 要了咖啡, 一份三文鱼, 一份薄饼, 一份牛肉三名治+, 饭菜都很可口, 说是吃点儿, 结果是十足的正餐, 热情的晴儿买单.  

三点钟回村途中, 天开始放晴, CROWN POINT 下道, 转向东行. 雨后的空气异常清新, 天蓝蓝, 云冉冉, 心里很感激着意外的美好天气. LATOURELL  瀑布时, 临时决定跟着旅游车, 把车停在民宅旁, 从路旁一个不起眼的小路走去看瀑布, 从桥下过30号公路, 回头看两个拱的石桥, 绿树掩映的白云蓝天美不胜收. LATOURELL  瀑布有上下两个, 先到低处的, 飞瀑如白链, 顶上绿树拥依. 游人络绎不绝. 高处另有一瀑布,  与低处的完全不同, 一路走过去, 1迈多, 下来以为走错了路, 无人处, 若谷对着空口长啸数次,  潇潇与荷儿纷纷练声, 却不见晴儿, 后来发现她躲在大树缝里似被惊吓到. 一周后, 若谷经香老师指正, 始知喊得不对, 难怪吓到晴儿.



 

继续往东, 去了SHERPARD  Well, 这个瀑布比较独特, 从桥东侧的台阶下去, 到桥西侧的溪流有些泛黄, 水下似乎是天然的石阶. 从桥下看去, 对面美得象天然的明信片. 最后到新娘面纱,  停车场里很安静, 走过去要半迈, 路边青松挺拔, 參天闭日, 四周无比安静, 遥望瀑布, 果然名副其实, 宛如新娘的面纱随风飘摇, 洁白如玉 

回家的路上,  潇潇和家人约好去吃寿司,七点钟后, 送了晴儿, 荷儿, 再送潇潇到她家坡下, 若谷的感觉在真实和虚幻间徘徊, 推开家门, 多了些真实感,  若诗摇着尾巴迎上前来, “想妈妈了吗?” 狗狗高兴地跑前跑后. 逍遥的体验, 来得迟了些,  但却是一个里程碑, 一个开始. 女儿还有3年就要离家去上大学了, 儿子还需要5 , 若谷盼望已久, 并继续期待.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