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女儿大学休学后 八

 

Teen Depression成因及治疗

有关青少年抑郁症以及心理疾病和健康,我这些年写了不少的有关文字,有些初期的文字,今天看也不尽然正确,也是我自己一路摸索一路总结的结果。

下面是我引用的两段话:

世界卫生组织出:抑郁症社会、心理生理因素复杂相互作用产生结果。这些因素可能包括:

生理 因素,抑郁症遗传可能性,遗传基因影响脑部化学反应,可能引发抑郁症。其他 有关生理 因素包括心血管疾病、荷尔蒙激素水平波动、药物滥用等。

压力适度压力有益,但长期过度压力身心伤害。青少年身体发育成熟,心理敏感脆弱,巨大压力容易他们抑郁深渊。但人们确定抑郁症成因。也可以说,抑郁症可能许多因素共同作用结果。

因素压力,可能导致抑郁症,例如父母分居离异,亲人去世,受虐待性侵犯,患遭遇重大事故。如果孩子因为学习障碍觉得排斥,或者感到父母学业方面要求高,也倍感压力。其他容易忽略因素包括:受欺负,对未来感到 迷茫,父母情绪稳定等。

先说遗传基因,我相信当我们的孩子出现这方面的问题,做父母的首先都会deny(否认,怎么可能?我的孩子有抑郁症?然后会忍不住检查配偶,”是不是你的基因问题?“,所以很多家庭当孩子出现问题的时候,父母会跟着爆发战争。我们家幸运也不幸运,幸运在女儿爸爸是学医学的,会去查成因和治疗方法,科学的对待,不幸在还有搞文学的妈妈,本来就想象力丰富,怎能不多想?我也曾经半开玩笑对先生说孩子不好的地方都像他,其实后来仔细追究,女儿似乎集合了我们俩的缺点,有些父母的个性特点,在我们身上是正常的,比如爸爸有时的固执,妈妈有时的敏感,用得得当,我的敏感用在写作上,那就是优点,可两个人的这些特点集中在女儿一个人身上,比如这敏感她用在了人际关系上,就成了缺点和造成她不开心的原因之一,别人无心的一句话,因为太过敏感,会觉得受伤害。而我和她爸爸,不论从哪方面讲,都离抑郁相去很远,我们的老大也是个非常happy阳光的孩子。所以,这遗传的因素也很难说得清楚,是不是?故而我对很多家长说过,遗传因素的分配不在我们做父母的,在上帝的手中,那就不该因为这个自责,何苦为了你不能控制的事情责怪自己呢?

而青少年抑郁症,身理因素应该被重视再重视。

记得我儿子读初中的时候,第一次家长会,校长对我们说这个时期的孩子变化是一生中最大的,他们脱离孩童时代,自以为是成人了,可事实上,身体的快速成长很多时候超过了心理成熟的速度,这中间产生的沟壑会造成很多的跌倒、困惑和迷茫,家长一定要明白和懂得孩子内里的撕裂和脱变。

正常的孩子如我的儿子,在初中时也有一两个月与我们家长产生冲突,因为他的”早恋“,我不能说我当时的处理方法是最好的,我想即使换个方法,对他那样的孩子影响也不会太大,因为他知道自己一边走一边看,会自然慢慢的长大。

有个容易的孩子,会以为下一个也大概就是这么回事,这点上,可能是我们当初最大的失误。女儿初中时,已经开始面临更多的挑战,我们举家从美西搬到美东,环境的变化,加上我们搬进的是一个白人为主的社区,孩子心理的适应能力,以及我们以为读高中的老大最需要我们的关注而忽略了初中生的老二的需要,到了高中,尤其是哥哥进了大学之后,妹妹对于高中学业的难以适应,自我认同的困惑以及与我们之间的相互难以理解,都成了她的压力,而这个压力在她的学业走下坡到一个程度,最终导致了她被诊断为青少年抑郁症。她当时最大的症状就是:发脾气,在家我们像是走在鸡蛋壳上的感觉,我们都怕她发火,无法与她正常平静的对话。在学校,一到考试测验,她就躲起来,躲到图书馆或者护士室装病,现在想想也不能说她完全装病,因为她那会儿确实一听要考试就会有焦虑,只能逃。周末就整天在家睡大觉,可以睡一天,不吃不喝。这样发展到最后拒绝上学,自己把自己反锁在卧室里,不让我们进去,我只好报警求助……

outpatient治疗中心和学校之外教育局允许的教育中心里度过了一学期,一边参加相似青少年的小组交流,一边在那个教育中心一对一的完成高中的学习进程,她对上课和考试的焦虑得到舒缓,又回到了高中正常上学。高中最后一年,因为同时被几所她申请的艺术学院录取,激发了她的自信和心情,她的青少年抑郁症似乎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让我先谈谈这个话题:如果青少年已经抑郁症,有什么应对呢?

就我们的经验来说,让孩子脱离那个让她会焦虑抓狂的环境,确实有帮助,当时高中学校就是让她坚决拒绝每天去的地方,一学期的脱离,加上治疗中心同龄人小组交流以及药物的介入,都是后来她能回到学小继续学业的综合因素之一。

对于用药,很多家长都纠结,我们也不例外,尤其我们家有个是学药的,对于药物副作用等等都是反复研究,包括,开始孩子也不接受去看医生或者吃药,当孩子和大人都挣扎的无以为助的时候,我记得高中的学生辅导问过我一句话:”如果你的孩子跌倒受伤,血流如注,你会怎么样?你难道不送他去医院接受治疗?即使你的孩子不愿去医院,你难道会放任之吗?“不言而喻,我们很多家长对心理疾病都没有当作是疾病,拿孩子不肯去看医生也做为借口,其实也是自己内心想法的一个反映。要知道,抑郁症严重的话是可以要人命的,当你孩子挣扎在生死线上,你还纠结吃不吃药,还追究副作用什么的,是不是有些拎不清轻重呢?!

回头看,女儿用药也是一个挺长的摸索过程,开始都是从最轻剂量的抗抑郁症药物开始的,一段时间似乎并没大用,没有明显的变化,医生加点剂量,好像还是没用,正在纠结这药到底有用没用的当口,蓦然发现,那个以前整天发脾气的孩子好像安静了,不骂人了,可以好好与之说话了,那阵子我一直在看美国青少年行为专家写的行为纠正的书,总觉得孩子的行为不当是我们父母的过失,可随着药物的作用,孩子焦虑环境的去除,她一天天安静下来,不在吵闹,不再是那个让我们感觉踩在蛋壳上的”小祸害“了。

到她拿到大学通知书以及暑假的时候跟着我一起去香港和中国旅游,参加夏令营,她又恢复了一个正常快乐的teen的模样。

她大学平安的读了一学期,到了第二学期又出现问题,开始还是行为问题冲在前面:大麻、旷课、被迫搬出学生宿舍到休学回家……又一个低潮来临,问题出在哪儿?

待续

 

这个系列从头看:女儿大学休学后 一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Qim11的头像
 #

谢谢分享! 你曾说过女儿想复学,这真是一个好消息。为你们高兴! 有没有考虑转学到离家近点的艺术学院? 离家近方便经常去看她,在精神上生活上帮助支持她。万一有麻烦事的苗头,也可以及早帮助到她。

愿上帝保佑她,一切都会好的!

 
余國英的头像
 #

想起來了,我兒子大学畢業後申請到哈佛及加州舊金山医茡院,他自已去哈佛考查了一下,決定休學一年,到北京人大去學了半年中文,才回美進加州UCSF,且前工作十分称心。

不知這算不算休學?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