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废物利用(7)


这天晚上,又到了下半夜,老余又听到了敲床的声音,他不想理他,想闭眼再睡一会儿,可是那声音一直不停。

  “李志超,你干什么?你想要大徐来修理你呀?老余被吵得有些不耐烦了。

  可是那声音还是不停。老余实在忍不住了,下了床,走到帘子后面李志超的床边。

   微弱的灯光下,他看到李志超那只插着针头的右手,在床边一下一下地敲着。他向李志超的脸上望去,只见李志超那深凹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老余没有提防,吓了一跳。他狠狠地问李志超:你到底要干什么?欠修理是不是?

  老余万万没想到的是,李志超突然用带着针头的右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老余顿时觉得自己像被鬼抓住了一样,一股阴冷的潮湿从李志超的手上传遍老余的全身,老余感觉从头到脚的一阵颤栗,他大声吼道:放开我!

  李志超却抓得更紧了,也不顾点滴针头已经被他拽脱掉,手臂上渗出红色的血珠。

  老余没想到李志超一个半死的人有这么大的劲,他只好放缓了语气,说:你放开我,有话你就说。

  李志超没有放开他的手,却抓住他的一个指头在床上飞快地画起来。他反复画着,好像是几个字。老余看了半天没看懂他画的是什么,他看向李志超。李志超边画边看着老余,眼睛里充满了歉疚。老余突然明白了,那是三个字对不起”。

  “唉。”老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迟到了四十年的道歉,还有什么用?”他心里想到。

  “别提了,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再说那时候你也年轻不懂事,跟风闹起来的。 ”

  老余发现自己嘴里说的居然是这样的话,也有些诧异。这么多年,他一直想用最恶毒的语言,狠狠地骂李志超一顿,就在刚刚走过来以前,他还是那样想的。难道自己真的就这样原谅了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轻易就原谅了这个他恨了几十年,害得他家破人亡的人!也许是一辈子作为教育工作者的习性,老余觉得自己总是特别容易原谅学生。

  李志超眼睛里充满了感激的泪水,又急忙在床上画了起来。 这次他一笔一划,画得很慢。这次老余看得很清楚,那是“救救我”三个字。

  老余有些不解,他看向李志超,“我怎么救你呀?难道你想逃跑?你这个样子,还能跑到哪里去?”

  李志超摇了摇头,又慢慢写下一个字:“死!”

老余还是不明白,问道:“你到底是要我怎么救你?”

“杀了我!”李志超又写了三个字。

   老余又是一惊,说:不行,绝对不行,我老都老了,难道你要想我当个杀人犯?我是恨你,但是要我杀人,我办不到。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已经原谅你了。放开我。”

  李志超的手却抓得更紧了,抓得老余的手腕生痛。他嘴里不停地唔唔,眼睛里全是泪。老余看得有些不忍,他对李志超说:“你放开我,这事我得好好想想。

  李志超又殷切地看了他一眼,才轻轻把手松开。老余急忙退了出去。他叫来护士帮李志超把针头插上。

  老余眼睁睁地看着窗户外面一点一点地亮了起来。他放弃了想再睡一会儿的幻想。李志超要他杀了他,却说要“救救我”,这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的。这几天,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他每天看到李志超那生不如死地活着,他的心理慢慢起了变化。虽然他自己每天也要忍受高烧和全身疼痛, 但是在药物的控制下,他觉得是在忍受范围之内的。而当他听到大徐折磨李志超的时候,他也从一开始的解恨变成了有些恻隐了,他觉得没有人应该受这样的折磨,却连一句抗议的话也说不出来。

  可是一想到要动手杀了李志超,老余就觉得完全不可能,因为他一生连个鸡都没杀过。以前看别人杀鸡,他就闭着眼睛扭头走开。老鼠药也许行,听说过很多用老鼠药自杀和谋杀的故事,可是自己连医院的大门都出不去,到哪里去买老鼠药去?平常他也会叫小严帮忙买点小日用品,可是总不能叫小严帮忙去买老鼠药吧?他又想到安眠药,自己这几天每天都多要了一颗安眠药,可是就算是都存起来,也不知道得存多少颗才够,再说大徐来的时间并不固定,说不定安眠药还没起作用,大徐就来了,事情反而暴露了。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结果,老余有些气馁:“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他对自己说。

   帘子后面,李志超却非常激动,他想了这么多天的计划终于成功了。当他第一眼认出老余的时候,他很害怕,他知道自己当年对老余家造成的伤害。接着心里又燃起了希望,以自己造成老余家破人亡的罪孽,老余有了这个机会,可能会亲手杀了自己。可是这么多天老余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他既然那么恨我,为什么还不动手呢?”李志超太希望能死在老余手里了,他觉得那样可以减少一点自己的罪孽。但是他也看出来了,老余恨他,是那种更倾向于厌恶的恨,他不会杀了自己。不过后来他又从老余的那一声咳嗽声听到了一丝同情,于是他那天晚上敲敲床试探了一下,可惜老余并不理他。白天,老干部死了,李志超听到了老余和小严的对话,他就觉得再试试,没想到老余真的过来了,李志超感觉有了希望。

   这天下午,李志超的儿子又来了。好像是中午喝了酒,满脸通红,看起来有点醉熏熏的,心情也显得格外地好。他先是用力扒开帘子,看了李志超几眼。李志超听出他的脚步声,没睁眼睛。

   李志超的儿子对着李志超就开了口;“老头子,我知道你醒着,就是不想理我,对不对?没有关系,反正你也说不出话,不理我也无所谓。 我小的时候,家里一张桌子,吃了晚饭,你和老娘总是要找人来打麻将。我只能坐在墙角边,才有点亮光做作业。不会做的时候问你们,你们也是这样,不理我,一心地只想胡个大牌。有时候问烦了, 一个巴掌就打过来。我学习成绩不好,你们从来不找自己的原因,每次开完家长会,就是一顿毒打。后来你去跑车,几天几夜不回家,回来也是除了睡觉,就是找人打麻将,我不记得我们爷俩个什么时候,真正地坐在一起谈过心。”李志超的儿子,说到这里,眼圈居然红了。

  “现在好了,你不能跑车,不能打麻将,连想打我一巴掌都办不到了。你说你还有什么用?我知道你烦我,这,我把头伸在你手边,你打我,打呀,打呀。哼,你也有今天, 也有发不了威的时候。你现在真是一点用都没有,只能躺在这里多撑几天,帮我们在多赚几个钱,那就叫,对了,就叫废物利用,废物利用。”

  李志超的儿子显然对自己突然想到这个词有些得意,又反复说了几遍。老余在旁边早就被他吵醒了,一直向那边看着,就当是看个表演。李志超的儿子自己絮絮叨叨地讲了半天,见李志超根本不睁眼看他,也觉得没意思了。 一转身,发现老余正盯着他这边,就对老余说:“你别看我家老头子现在这样了,听说年轻的时候,也是江城响当当的一块牌子。”

   这话一下子触到老余的痛处,他再看了看李志超儿子,竟然看到的是和李志超当年一模一样丑恶的一张脸,他愤怒极了,大吼了一声:“滚出去!”并连连拉响了紧急铃。李志超的儿子也没防到老余这种激烈的反应,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小严已经进来,急忙用力把他往外面推。

   这天夜里,到了快天亮的时候,李志超又敲起了床。老余无奈地说:“你别急呀,让我再想想。”李志超还是继续敲。老余只好下床到了李志超的床边。他看到李志超的眼里的疑问,叹了口气说:“我还得再想想,能不能做,就是要做,又怎么做呀?”

   李志超把眼睛投向窗户,老余一惊,难道他想让自己把他推下去?老余不敢想下去了。他对李志超说:“你容我再想想,再想想。”

   十二楼,从窗户掉下去,必死无疑呀,老余心里计算着。还有些佩服李志超的想法了,至少比自己想了几天的办法都高明些。

   李志超又把眼光投向老余,用眼睛征询他的意见。老余心里犹豫着,他对李志超说:“我并没有同意帮你呀。如果你一死,这房间也没有别人,所有人都知道是我干的。我总不能为了帮你,把自己变成了杀人犯吧?

唔唔,唔唔唔。”李志超急急地说道,好像是说:“不是,你不是。” 他自己又在床上写了几个字,老余凑过去看他写。他又写了几个字:“反正有人要杀我,没有人会怀疑你,你做完了就喊人来。”

“那也不行,我没做过这种事,我下不了手。”老余坚定地说。

李志超的眼睛里又充满了绝望的眼泪。

    “唔唔。。。。。。”李志超大声哭了起来。

    老余怕引来护士,急忙停止住脚步,说:“你再闹,我就不管你了。不管怎么样,这样的事,你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吧?我也得想想可不可行啊。”

  李志超这才压低了声音,却没有停止哭泣。

   “唉,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我还得再想想。”老余看着有点心酸,转身就要向自己床边走去。   

 

”废物利用“(5)

“废物利用”(4)

 “废物利用”(3)

 

“废物利用”(2)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春阳糕仁啊,的赶脚。无论结局如何,写到这里,阿立严重葱白。真的。接着跑题一哈(阿立是龙乡跑题大王么):看到海云粥么美食严重请客的微信帖子了。这么多名人的赶脚啊,但俺一个也不认识。除了海云发帖的主儿,只认出一个春阳名人。乖乖。

 
春阳的头像
 #

哈哈,你很有眼光。 谢谢。

 
海云的头像
 #

小说就得往细里写,才见作者的真章水平。春阳是个写小说的好料。

 
春阳的头像
 #

谢谢海云鼓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