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说霾

标签: 

 

离京半年之后123日再回来时,重度雾霾接踵而至。16日长达五天的空气重度污染红色预警启动,华北地区再次大面积陷入雾霾笼罩之中,学校停课,工厂停产,工地停工,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朋友说在德国待着嘛,为啥要回来这雾霾的世界。为啥?这里有我的亲人、朋友和难以割舍的一切,那就是可以称之为的东西,缘此明知山有霾,偏向霾中行。

在德国时我的德国朋友常常会关切地、小心翼翼地问,“北京空气污染很严重吧?”、“那里能生活吗?”他们看了德国电视台连篇累牍关于北京污染的报道,以为北京是一个常年雾霾笼罩不散、不适于人类居住的地方,每当此时我会拿出手机,向他们展示当今北京的西山红叶、太液秋风琼岛春阴、蓟门飞雨、西山雪、玉泉垂虹、卢沟晓月居庸叠翠,他们常常惊讶于北京还能这么美,能有如此灿烂明媚的天空。

是的,没有雾霾的北京是很美的,而雾霾使北京令人望而生畏。这些天网上盛传关于雾霾中的有害物质多环芳烃和各类重金属如何侵入人类身体,使免疫力下降,引发血栓,造成心肌缺血引发心梗等等,十分耸人听闻,因雾霾引发身体不适的也非个案。最惨的要数外地人和外国人了,他们一到北京就咳嗽不止,嗓子疼等各种不适,而北京人似乎早已在这种恶劣环境中形成了特殊免疫力,已经进化得刀枪不入了。可是数据却很吓人,据说北京近年患肺癌的病例大幅增加。


为了防霾人们使出各种招数,空气净化器几乎成为家庭办公室的必备设备,甚至有些学校也配备了。出门口罩就成了防霾武器,街上行人骑车人所带的各式口罩五花八门,几乎要成为街景了,我常常会被一些从未见过的新式武器惊得目瞪口呆,可谓煞有介事,有些很像是多年前曾在电影中见过的那种类似防毒面具,令人诧异自己是否已经身处生化战争中了。这其中尤为突出的是在京工作学习的外国人,他们有来自国外的十八班武器,让我们开了眼,他们的抱怨也是最为激烈的,这是很可以理解的,毕竟人家来自仙境一般的地方。不过我先生是一个例外,作为德国人的他不但从不抱怨,而且拒绝带口罩,在雾霾天里仍然我行我素地外出步行。问他何至如此,答说对所谓PM2.5之说不以为然。



像这样不信邪、不怕死的人并非凤毛菱角,除了交警们整天站在街上暴露在雾霾中外,你会发现街上还有很多不带口罩的人们,似乎雾霾并不存在一样。我们常年一起晨练的球友里,就有那么几个视如归的,管你橙色预警红色预警,在雾霾严重的清晨网球照打不误,其中有79岁的章师傅,还有人称菲律宾的菲律宾人温斯顿。在那些雾霾的清晨,在球场上几个大呼小叫地奔跑着的疯子,引得路人驻足、纳闷。就在1217日这次雾霾重度污染红色预警的第二天早上,我与球友相约照常一起打球,那天早上太阳高高升起,阳光透过层层薄雾洋洋洒洒地照在球场上,在冬季里显得格外温暖。我们笑说,今天这雾霾也没怎么严重嘛。此时旁边的几片足球场上正热闹非凡,一群群男人互相追逐着,生龙活虎地、尽情地奔跑着踢着球,完全置雾霾于不顾,他们好像在向雾霾挑战,我不惧你,你怎奈何得我!?

在对待雾霾这件事上,与其怨天尤人,不如不卑不亢,从容不迫,面对一切。在困境中保持积极乐观,是一种生活态度,也是一种能力。

雾霾本没那么可怕。


 

七言律诗  


说霾


遮天蔽日浮尘埃  众生自危颓生哀

曾几何时云晴朗  奈何倏忽去又来

莫道雾霾遮望眼  我自泰然踱庭闲

天若有情天亦老  风轻云淡日月圆


(文章发表于德国【华商报】2017年1月1日第424期)

分类: 
连接到论坛: 
活动日期: 
星期四, 七月 13, 2017 - 20:00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佩服佩服,真正积极的心态。

 
子初的头像
 #

谢谢一泓Laughing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