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2)

 

 

第二天75号:8公里(70公里-62公里),6小时50分,Thrasher CoveCamper Bay

天气晴朗,温度17-18
难度:不特别难,有一定的难度,下雨天很难很难。

时间:1126出发,1816到达营地(因为要配合潮汐的时间,所以晚了出发)

距离:官方距离8公里,实际GPS距离11公里


今天的海边线路风景会很美,大多数徒步客会选择海边线走。我们的路线从70公里处的Thrasher Cove出发,到达终点camper Bay, 途中要在大约67公里处经过Owen Point, 是两个山洞,必须在潮汐最低的时候涉水通过(或者从山洞的顶部拽绳子爬上去)。然后经过的inland线有AB两个通往海边线的进出口,B是被官方地图标注为“very dangerous slope”的地点,从南到北方向走先经过B进出口,所以我们要pass B 口,到了A进出口就折入inland 线。

官方地图上有贴着潮汐的时刻表,在做orientation 的时候也有提及关于潮汐时间通过的注意事项。我们要通过一段海底Owen Point,只能在潮汐低于8英尺2.4米的情况下才能安全通过,潮汐低于8英尺2.4米的时间段大约有4-6小时,也就是说,我们走到Owen Point的时候最好是潮汐最低的时候。

第二天最低潮汐有两个,一个是早上429分的2.6英尺(0.8米),另一个是下午411分的5.2英尺(1.6米),我们很快就否决了第一个时间,实在太早了。在头一天的徒步中我们发现,其实并不需要在潮汐最低的时候走,差不多就可以了,估计是官方地图的数据以最低点为保险起见(过于保守了)。最终我们等到1126才出发,走了3公里来到Owen Point. 在山洞玩了一阵,要等到潮汐低点还有好长时间,最后我们决定不等了。我在淌水和爬山洞顶之间纠结了好几回,鞋子脱了又穿,穿了又脱,最后一分钟毅然决定淌水了。于是我穿着我的Ecco沙滩鞋(原价130刀被吹捧为sandal as hiking boots的)手里提着我的hiking boots, 撑着杆一步一步淌过去。这时候对面大石头有两伙白人,他们很热心在趟水半截的地方的大石头上拉我们,男生先过,这样我们队里的男生就接着拉我们,同伴紧紧拽着我,一把拉上来,这样我们避免了后面更深的地方趟水(目测到我的大腿根),只需要大约过膝就可以了。趟完水在石头上换回hiking boots, 就可以继续前进了。

Robin 和中医妹,军师是从山洞顶上爬过去的,Robin第一个爬,上去以后忘记把绳子放回去了,急得中医妹在下面大声喊话,又叫我在对面喊,我喊的时候Robin已经知道了。

Owen Point风景也非常的美。我们在行进中看到前方矗立着一座小孤岛,上面生长着几株笔直的树木就Owen Point,过了那个小孤岛后面就一路坦途了。小孤岛是陆地上的岛屿,突然遗世孤傲地在岸边垂直拔起,既不属于山崖,也不属于大海,茕茕独立孤独百年,不需要任何的陪衬装点。从我最近学习的地质学中,我知道这个叫做headland官方的orientation 也有提及。

Owen Point


这里的每块石头都富有它自己的特色和个性,或是色彩迥异,或是光滑圆润,或是长满小牡蛎,或是布满各种颜色的海草海苔海藓。过了小孤岛是巨石堆接着山,一边连着海水。我们从巨石堆上爬过去,要往上攀爬几米,巨石之间有超过两三步的距离,必须手脚并用地爬过去,走下面靠海的也好不到哪里去,海浪拍岸,岩石溜滑,还要与岩石之间无处下脚的石缝作斗争。继续往前走,前面有两个巨大的岩洞,形状好象美国的The Wave国家公园里的红岩石,可以想象出海浪在这里一次次冲击岩石,经过千万年的雕琢才形成了现在的形状。

过完这两个岩洞算是正式通过了Owen Point,因为我们等不及,提前通过了,所以后面最低的潮汐时间还没到,有充足的时间。往前比较平坦,这一段路途是几天来风景最美的一段,一边是巨大平整的岩石滩叫(seebed海床),一边是礁石矮墙惊涛拍岸。路上很多海(Surge channel/Sea Surf),海星,海胆,海葵,岩石。。。石头有石中石,石中洞,有大有小,各样形状不同大小颜色各各异,吸引着我们不时地拍照。


海沟通常是巨大的岩石之间的缝隙所形成的海道。海浪涌进来,拍打着岩石,发出低沉的轰鸣呜咽声。海沟有窄(有不到一米宽的,也有两三米的),有宽(有十几米宽),有短(有几米长),有长(长的有几十米),还有又长又宽的。。。路上还有两条巨大的海沟需要通过,很宽,只能沿沟走到峭壁之下,紧抓住岩壁上的绳子,沿着岩壁狭窄湿滑仅能容下一只脚的小径缓慢通过,脚下便是轰隆作响的海浪。

虽然今天这段路程不长,但是很多海藻附着在退潮之后的石头上,石头上还有苔藓,湿滑难行,消耗了很多的时间和体力。走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安全,很多人就是在海边的这段路上摔伤,不得已被营救出去的。好天气有太阳晒干了大部分的岩石,给我们在大石头上行走大大地减低了难度,据前人的游记,下雨的天气在这些石头上行走,很多人崴了脚或者摔跤的。

由于天气好得实在是不行,一路上我们都有蓝鸟天陪伴,海边路上景色优美。有时候海面上起雾,轻纱渺渺,实在是如同仙境一般。Robin在前面埋头狂奔,最后还是我停下来,Robin见状也停了一会,多亏我及时停下,这里就是A出口了。

AB出口在海边没有明显的标记,山上有几个木梯子,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出口?这些出口只挂着数个WCT独有桶状的彩色漂标,也没有标明是A出口还是B出口。军师比较了一下地图和几个GPSAPP,断定这就是B出口。根据前辈的经验,B出口出去后,路标不太明显,山路也难度大,走的路程也长,所以我们继续走并寻找A出口。在巨大而平坦的seebed(海床)上奔走了20分钟,突然远远地看到一个挂着桶状的彩色漂标出口处,军师判断这就是A出口,于是同伴先去开拓,我在后面上了斜坡一半,同伴说如果是A出口他就吹两次哨子,如果是B出口就吹一下,不久就听到了两声哨子,我赶快大声通知在下面的军师和众人,上去一看,果然看到了A出口的黄色牌牌。军师说明白了,这些出口的牌牌只有inland 线上才有,原来是下山有标志,上山没有标志,所以我们在海边的时候看不到。(这也太不方便了)

直到下午1点左右,我们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人力缆车(cable car),大家都觉得很新鲜有趣。每组两人,互相配合。先解下背包,一个人紧紧的绷住上端的绳子,另一个上吊篮。先上去之后的那个人就死死抱住吊篮旁边的柱子稳定住人力缆车。没上去的先把两个人的背包递上去,然后才最后上人力缆车。等都坐好了,抱住柱子的人这才撒手,人力缆车于是以极快的速度向河中间冲去。这时要特别注意自己的手和包不能碰到人力缆车上的绳子,否则会有事故。人力缆车在过了河中心之后由于没有下降的动力就自动慢下来了,这时要靠坐在上面的人自己的臂力拉住绳子,一下一下的把自己给拽过去。到了以后,一个人要继续坐在人力缆车中,伸手抱住柱子稳定吊篮,另一个人下车,提包,然后才是帮助后面的人下车。这样,整套人力缆车通过方略就完成了。这个缆车一次可以坐两个人带大包,男生花了不少力气把我们一一拉到了对岸。

这一段有两处主要的沉船的遗迹。(WCT原来最早是一条在温哥华岛西海岸的环岛路线,是为了拯救海上遇难的船只修建的trail,所以这里有很多沉船的遗迹,不过大部分沉没在海里在64/63公里官方地图就有标注两个沉船遗迹,64公里处,3 master ship, "William TELL",1153 tons, inbound from South Africa in ballast for Ruget Sound, no loss of life; 62公里处,3 master ship "JOHN MARSHALL" 321 tons, Nov 1860 out of San Francisco in ballst bound for Seaback, Washington, no loss of life. 类似的标注有很多,我们只能凭栏而眺了

快到营地的时候我们看到有工作人员的帐篷和他们的工具,他们在河边我们的必经之处围着篝火,跟每一个过来的Hiker友好地打招呼,同伴不忙着去营地还坐在他们当中聊起天了。我pass他们后穿过大大的枯木阵正要去营地汇合山花,因我们同帐,想要赶紧一起搭帐篷,没想到碰到一个白人老爹,大概560岁的样子,主动和我聊起来,说他和5个儿子一起来WCT,他其中一个儿子25岁了,那个25岁的儿子在他18岁的时候和他一起走过WCT,这回是他提出来我们一起走WCT吧,谁没空不来就不来,没想到所有的儿子都来了,(老爹心里那个高兴啊呵呵),然后有问我从哪来,我说温哥华,噢,我的太太以前就在温哥华downtown, 后来怎么怎么喜欢上了那个河啊,怎么就整天惦记这回去,怎么遇上我的,巴拉巴拉,我虽然不是特别累,但是走了大半天,肩上的打包一定沉得不行,心想让我卸了包到营地再说行吗?

山花果然等了半天,着急着等我来商量一起拍板选那块地来搭帐篷呢,后来营地上每个人都知道了5个儿子和他爹的故事。可爱的老爹,他的5个儿子个个牛高马大的,表情却是十分腼腆,估计知道老爹到处和人家显摆了,哈哈。
当晚的营地Camper Bay,清澈的河水在拐弯的地方积成一个小水塘,我们在cable car 位置取饮用水,在近出海口的地方洗漱。晚饭前后有人说有鹿,我赶紧去看,果然在溪水边来了一只小鹿,也不怕人,在那里站了半天,看着来来往往的徒步客。据说昨天营地出现了熊,是一个熊妈妈带着两个cubs, 大家都严格地把食物放到food locker去了。

这天的晚餐我依旧是煮mountain house, 加入了我出发前向老BP 学习,做了足够的的菜干,红萝卜干等,没想到红萝卜干的味道很好。这样吃起来纤维足够,原先也知道是好办法,到这次自己做自己吃的时候,发现实在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办法。干燥后的菜干重量轻容易携带,煮的时候放在mountain house 里或者单独煮菜汤喝,味道能保持80-90%,而且比外面买的要便宜,品种自己选择,大部分的菜都可以用这干燥机来干燥,我在干燥完了以后还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了几天,心理上感觉有太阳的味道会更加好吃。

晚上,夕阳虽然没有出现,但是反射的光很柔和,我们拍了不少照片。夜里点起篝火,我看到月亮和星星在深蓝的天空中出现,这又是潮汐声中的美梦之夜。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厉害。

 
雪草的头像
 #

谢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