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废物利用“(6)

     

    李志超的儿子走后,老余心里半天平静不下来。听了李志超儿子的话,他发现自己有些为李志超不平。特别是后来这两天,他听到大徐折磨李志超的时候,他不再有最初的那种快感,而是觉得大徐太残忍了。说到底,李志超也是个人,有血有肉的人,自己不能说话,不能动,天天受这样的痛苦,连给自己一个求死的机会都没有。要是换了自己,唉,老余不愿意再想下去了。

    这两天他觉得晚上呼吸更困难了,加上李志超和大徐每天晚上闹,他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医生来查房的时候,他对医生说了。医生说晚上可以上呼吸机,但是那样就限制了他的行动自由,老余最怕的就是不能自己动,于是就问能不能加大安眠药的计量。这天开始小严给他的安眠药比前几天多了一颗。

    接连两天老余夜里可以安睡四,五个小时。一般到三点钟以后,才会醒来。这天夜里,他醒来看了看钟,三点半。心里算了算:嗯,不错,睡了五个小时。他起身去了趟卫生间,回到自己床上刚躺下,就听到李志超那边有细微的敲打床边的声音。

    他知道大徐这个时间不会来,那就一定是李志超在敲了。老余想过去看看又忍住了。虽然他觉得李志超有些可怜,但是他觉得自己并不想看到他那个样子,也不想理他。这几个星期,他除了第一天去了那一次,就再也没见过李志超。过了一会儿,那声音停了。“也许是他睡着了无意的动作。”老余想。

    这天中午,他正在看着点滴瓶出神,忽然走廊上传来一阵吵闹声,还夹杂着哭天抢地的哭声,好像是在哪个病房死了人,不过听起来好像是在打架。医院里哪有不死人的?怎么会要打架?老余忍不住好奇,下了床,推着点滴瓶的架子到了门口,朝走廊上一看,果然是一群人打作一团。不过有几个穿白衣服的明显是在拉架,更像是在保护着平常经常出现在这个病区的王医生。那几个家属一边愤怒地冲向王医生,一边还在骂,意思好像是怪王医生用药不对,没有保住病人的命,他们家里老人刚刚断气了。王医生鼻子被打出了血,滴在白色的工作服上,眼镜被踩在地上,镜片碎了一地。老余看着王医生有些变形的脸,突然觉得自己对他不那么反感了,因为每次王医生要加上各种各样的贵重药物给他的点滴里,他都会觉得没有必要:“无非就是医院可以多拿些回扣。”所以从心底里,他对王医生并没有什么好感。“医生也是高危职业呀。”老余感叹着慢慢回到自己的病床上。

    晚上小严来换点滴,老余问她中午怎么回事?小严叹了口气说 :“老干部死了。”   老余问:“是个大官吗?”

    小严说:“应该算吧,好像是省里的什么副主席。”

    老余说:“那是个大官啊,什么病?为什么家属闹这么凶?”

    小严又叹了口气:“唉,还不是为了钱。”

老余不明白了:“就是是争遗产也不能打到医院了呀。”

小严说:“您那里知道?这老干部在这里躺了十七年了。一开始就是脑溢血,抢救过来了,就一直瘫在床上。老干部刚救过来的时候,还因为自己可以恢复,过了几年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了,就跟家里人说,不要这样毫无意义地继续维持生命,家里人哪里肯答应。”

    “那又是为什么呢?”老余问。

     “余老,您是真的不懂啊?老干部活着,一年工资就是十几万,还有各种津贴。他住院又不要家里出一分钱,还有国家分的房子,子女都可以住。所以他拖的时间越长,家里人就白白坐家里拿钱,他这一走,家里人能高兴吗?”

“那躺十七年也是够难受的。”老余一想到十几年不能动,就有点同情起老干部了。

    “要命的是,他这十七年,脑子一直是清醒的,要是个植物人,怕是还好过一点。他后来一句话都不跟他家里人说,听见他们来就闭眼睛。最后这两年都不太会讲话了,就只和我们说几句话,每次都说恨他家里人。”小严接着说。

     “我的天,这又何必呢,搞得一点亲情都没有了。这家人也太狠心了,就为了钱就这样干?”老余说。

     “还谈什么亲情啊,最后是真正的油净灯枯了。今天早上抢救了半天,还是走了,就这样,家属还闹着要杀了王医生,说王医生害死了老干部。”小严说。

     “那王医生怎么样了?”老余问。

      “王医生回去躲起来了,总得过了这几天才敢回来。”小严无奈地说。

      “十七年怎么熬过来的?这家属也太不像话了,为了钱,钱,钱。。。”老余发现自己居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待续

”废物利用“(5)

“废物利用”(4)

 “废物利用”(3)

“废物利用”(2)

 

 

“废物利用”(1)

分类: 

评论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春阳的素材是来源于医院见闻吗? 我一方面知道这样的事很可能发生,一方面又希望这样的事不是真的。 太残忍了! 看得我心里拔凉拔凉的。。。。。。  

说句不中听的,中国到处宣传孝道,甚至多长时间回一次家,回家是否要脸上带有微笑都有法律约束。 为了孝顺可以跟自己配偶反目,搞来搞去“孝子”倒是听说不少, 可是“爱子” (真正爱父母的孩子)到底有多少?  用孝捆绑毕竟不是爱。 真的太多太多所闻所见的寒心事情了。。。。  

对不起,有感而发。 非常喜欢你的小说。 继续写啊!

 
春阳的头像
 #

是真的。 我父亲住院的时候我看见的事情。

 
海云的头像
 #

节奏情节都不错。

 
春阳的头像
 #

谢谢鼓励。太需要专业的鼓励了。 Smile

 
常约瑟的头像
 #

一口气把你写的这六篇续集全看完了, 宛如在看一部电视剧,你写的太生动了。 

 
春阳的头像
 #

谢谢常大哥。我在BMS工作。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