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42 )

余韵亚有神经病(42 )

 

「姐,我们办公室附近有一家汽车旅馆,我常常经过那儿,虽然从来没有进去过,不过看起来不错。 这样好,我每天中午都可以去看妳。 」醒亚想起来了。 「醒亚,我就知道,只要跟着妳就行。 」韵亚温温地笑着,发生这样大的事,眼见她已经完全被吓昏,头脑已经不清楚,完全不能处理事情了。

 

到了旅馆,价钱倒不贵,醒亚填完老板娘递给她填的表格,用信用卡付了一周的费用。 用钥匙开门,进到房内一看,房间内充满霉气,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姐,这里距我办公室很近,妳现在好好休息,明天中午,我一定会来看你。 」醒亚把钥匙交给姐姐,临走时,对姐姐说。

 

回到家里,醒亚冷冷地对栋柱说:「栋柱,我也不喜欢小玫住我家,你想办法给她在美国人家找一个保姆或者是管家的工作,它可以住在人家家里,告诉你,她若住在美国人家中,才能真正学日常应用英语,比上什么语言学校还强呢! 」栋柱不出声,她知道他听到了。 大概正被气得发昏,不知如何反应吧? 也许,也有可能,他正在为他自己暂时发狂而后悔吧。

 

「我被一个神经病害了,害惨了! 」小玫哭丧着脸,轻轻的自言自语。 醒亚听见了,头也不抬,心里却大声地喊道:「是我,是我不愿意妳住在我家,与神经病无关! 」其实,醒亚心里的想法是;自己每天上班,压力本来就大,韵亚的事情,更不简单,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再要天天看那青春靓丽,人生正在开始的小玫,像一朵正在含苞待放的花儿,在她眼前全力地绽放,何况,她得到栋柱全部注意力,而自己呢,只能得到他的冷嘲热讽。

 

「小玫是我表妹,妳不要他在我家住,叫我在表姑面前怎么交代? 不如我也搬出去! 」栋柱突然暴跳如雷。 醒亚不理他,自己走到楼上去睡觉不提。

 

第二天,中午午餐的时间,醒亚出了办公室,在路上买了一些食物,开了车到汽车旅馆去探看姐姐。 韵亚塌着又长又稀疏的头发丶睁开暗淡无神的眼睛来应门,门缝里漏进去的光,照着她完全平塌塌长发中间的头皮,发着秃顶的亮光。 呀,想当年,那发长及背、云鬓蓬松的美人儿,随着岁月的递增,头发不但渐渐失去光彩,且数量愈变愈少,就算盛装时洗过吹过,不仔细还看不出什么不对,但现在这样,完全是一副迟暮妇女的形状。

 

还有,她居然仍然穿著那件扯破了的背心,口袋还是连着一条仅存缐丝,挂在背心上。 这件背心的口袋,是醒亚因为姐姐不肯吃药,两个人争执起来扯破的。 醒亚看见姐姐床边挂的睡袍又旧又破,上面还沾了一片黄斑,实在寒酸,只得在下班时给姐姐买一些睡衣拖鞋之类的东西,第二天中午带去给姐姐。

 

姐妹俩中午坐在旅馆的房间里,醒亚就一面吃东西一面随口讲一些安慰鼓励姐姐的话。 例如:「这家旅馆的房间有发霉的气味,别的旅馆又太贵了,我们先忍耐一下,等搬到新的地方就好了。 」「今天带了报纸来,姐,你可以先看看,打个把电话去询问一下这些招租广告,有空我可以带妳去看。 」「现在,医学界又发明了更新的药品来抑制精神病,据说对某些病人可以说完全没有副作用,姐,其实妳不妨试试,哪天我带你去看医生。 」等等不着边际,没有实际用处的话。

  

醒亚因为劳苦功高而在公司里享有特权,她的午餐时间可以有1小时半,也就是说九十分钟,旅馆虽然近,来回却要三十分到四十分钟,剩下的时间,也不够让姐妹两人到馆子里去坐下来吃,所以都是上午十一点半左右,醒亚由办公室内打电话去预定午餐,中午十二点后去取,然后带到旅馆,韵亚半睡半醒地躺在床上,等着妹妹,妹妹到了,才无精打采地坐起身来, 姊妹两人匆匆吃着午餐。 吃的时候,也都是醒亚独自一人涛涛不绝地说话,韵亚都是温温地笑着,眼睛里茫茫然,完全心不在焉的样子。

 

吃完午饭,醒亚离开旅社去上班,醒亚顺手带上姐姐的房门,韵亚连嘴都不抹,又回到床上去躺,当然更谈不上什么刷不刷牙了。

 

周末,醒亚要照顾家事,无法分身来看姐姐。

 

韵亚在那间旅社里住了一周之后,醒亚看见姐姐没有反对的迹象,就用信用卡又去支付了第二周的租金。 可是, 总不能一直住在有霉气的旅馆里面呀,下班时,新亚就沿路留心起来。 无巧不巧,经过他们姊妹很早以前打算去付定金后来因为事多又忘了的公寓时候,看见那边仍然挂着极大的招卖的牌子,醒亚按照牌子上的电话号码打了一个电话去询问。

 

「我们只剩下一个单位了,只能给单身人住,没有阳台。 」原来这栋公寓如此之抢手。 太好了,醒亚问明了价钱,第二天中午就匆匆又去看了一遍;游泳池、洗衣机、洗碗机各机都有。 后来找了律师利用午餐时间去签约,掏出支票付了两万七仟美元做头款,领了公寓的钥匙,以后每月付四百美元分期付款,三百卅二元管理费用。

 

虽然贵了一点,但比旅馆便宜一半,高级万倍。 所以利用一天中午午餐的时间去银行将两万七仟元美金由储蓄账户转入支票帐户之后,再利用另一天的午餐时间,去定了几千元的家具,以便早点办妥早点搬离汽车旅馆。 一连好几天没有办法去旅社探望韵亚,好在姐姐手头是有一些零用现金的,吃饭什庅都一定够了。

 

然后,醒亚中午兴致冲冲地拿了一个大牛皮纸袋的合同文件及钥匙到旅社向韵亚报告好消息。

 

敲敲姐姐房间的门,没有人来应门,到哪里去了呢? 不是每天都打电话给韵亚告诉她购买公寓的进展了吗? 昨天还特地打电话给姐姐,告诉她今天中午要过来要把公寓的钥匙交给她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醒亚敲了半天门,里面没有回音, 后来只得亲自 跑到办公室去问:「请问我姐姐,那位住在二零六室的那位中国女士,是出去散步了吗?有没有把房间钥匙交给你们? 或者留了什么话给我? 我是她的妹妹。 」

 

办公室内,两位小洋姑娘全朝醒亚望着,表情都很古怪,其中一位小姑娘站起来到里面去找女经理。 胖胖的洋经理出来了以后,对醒亚上上下下看了一阵子,由抽屉里面取出一张纸,口中念道:「二零六室,妳家电话是不是516-767-1767? 」醒亚一看,很肯定地回答:「不错,正是我家电话。 」

 

洋 老板娘说:「我们打了好多电话去妳家,都没有人接。 」

 

醒亚说:「我们都在上班,无法接你的电话,有什么事吗? 」

 

老板娘又不放心地问:「住在二零六室的中国女人,真的是你的姐姐吗? 」

 

醒亚见到旅馆办公室里的人的神色,早就猜到又有什么事发生在姐姐韵亚身上了,也只得硬起调皮问道:「那位中国女人是我的姐姐,现在怎么样了呢? 」

 

老板娘对醒亚说:「昨夜出了事,你姐姐被警察带走了。 」

 

醒亚一听,又气又急,连忙辩护道:「怎么可能呢? 我天天打电话来给姐姐的,知道她天天在房里睡觉,什么地方都不去的,怎么可能招惹什么警察呢? 」

 

醒亚口头虽硬,但是,余韵亚的事,谁拿得准呢?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又出事了?

 
jadeliu2017的头像
 #

情节很紧凑。非常好奇后面怎么了?好可怜的姐姐。。。。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跟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