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3 天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4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41 )

Original
 

余韵亚有神经病(41 )

 

醒亚在半黑暗中抬头望了一下墙上的夜光钟,吓了一跳,原来竟然已经八点钟,只得由锅中夹了一筷子红烧肉送进勇勇嘴里,勇勇嘴里含着红烧肉,又回房去苦读。

 

可是醒亚却无论如何都定不下心来了,她啪的一声关掉电视,站起来在客厅中兜圈子,兜了几圈,停下来站在客厅中央向四面一看,墙上的字画,桌上的花瓶、鲜花,全都已经模模糊糊地,笼罩在夜色中了。

 

呀! 已经这么晚了吗? 推开门来一看,外面的夜风吹来甚凉,她上楼取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走出赵宅。

 

小区路灯已经亮了,醒亚心里乱糟糟的,在外面巷口又胡乱走了好几圈,原来小区里家家户户的灯都亮了起来,赵家整栋房子一片漆黑,只有勇勇的窗前亮着,大概还在读书。

 

醒亚又急急忙忙赶回来将一楼房间内的客厅的灯一一扭亮。

 

再等了不知多久,才听见栋柱的车子开进车道。 醒亚唰的一下,由沙发上跳起来,心跳的速度也加快了起来。

 

栋柱一进门就喊饿,匆匆忙忙上楼洗脸洗手。 「车胎爆破了要修理,才弄的这么一迟。 」小玫解释说。 「赶快吃饭吧,要赶快吃饭了! 」勇勇饿的脸色发白,口中一直嚷道。 醒亚一肚子气本待发作,见勇勇如此可怜的喊饿,只得按住性子,开始炒菜、热菜。 寂寞已久的厨房突然一下子抽风机呼呼地响着,菜也滋拉拉地忙着在油锅里暴跳翻滚。 勇勇见有饭吃,忙碌地在座位上排着碗筷。

 

小玫不见韵亚,问醒亚道:「韵亚姐吃过了吗? 」平常因为韵亚知道栋柱对她没什么好感,所以大部分时候都借故不与赵家人一同吃饭。 妹妹醒亚又不向她收房租,因而她的经济甚为宽裕,上馆子吃东西也很方便。

 

今天,既然小玫问起韵亚,醒亚就随口答道:「不知她吃了没有,小玫,妳下去问一下好了! 」小玫因为回来晚了,嫂嫂脸色很坏,打算巴结一下,听了醒亚的话,急急忙忙奔下楼去,一张白脸被太阳晒的红咚咚的,头发上插了一支黄花,不知是不是栋柱采给她的,穿了一身翠绿的洋装,也不知栋柱带她到哪里去买的。 这样红绿黄三色相映,明明就是一支青春之歌。

 

小玫才下楼,马上像被反弹一样又奔了上楼,一张脸更红。 大家看着小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见小玫双手捂着胸,半天说不出话来。 栋柱见状,也不打话,由椅子上跳起来,亲自跑到地下室一探究竟,醒亚与勇勇也跟在后面。

楼下一片漆黑,因为听见这么多人下楼,惊动了地下室的人,地下室起坐间的沙发上,本来合成一体的人形,突然分开成为两个人影由沙发上跳起来。 栋柱啪的一下,打开楼下起坐间的电灯,两个人原来是韵亚与比尔,两人都是赤裸裸光条条的,比尔跳起来后,连忙替韵亚找衣服蔽体,人人都狼狈极了!

 

还好,勇勇又啪的一下,将电灯又给关掉了。

 

「神经病就是神经病,我们安分良民不能再留一个廉耻全无的人,这样不是把孩子带坏了吗? 」栋柱盛怒之下,大声地吼看着。

 

「爸爸,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会把我带坏的。 」勇勇很肯定地说。

 

「赵德勇,你胡绉些什么? 」勇勇的答话,正如火上浇油,使栋柱更加不高兴。

 

「爸爸,我读了很多关于精神病病症的书籍,知道他们都是些不幸的有病的可怜人,脑子的分泌,体内的化学成分不能平衡的缘故,是很可怜的! 」勇勇很认真地对爸爸说。

 

「你? 你,你! 怎么会有这些怪想法? 居然同情起这些没有廉耻的神经病来了。 」栋柱盛怒之下,「你」,「你」个不停。

 

「爸爸,这些不是怪想法,这些都是有科学根据的! 」勇勇一不做二不休,竟然奔到自己的房间,搬出一大堆书出来。 这些书原是醒亚按照白医生的指示,买来看后,放在韵亚房内,韵亚因为不愿阅读,最后终于放在勇勇的房间的书架上面,没有想到,因为这些书是给一般人读的, 文字浅显,易读易懂,高中学生勇勇倒是一本一本按部就班地看了起来,无怪从来没有提过叫人拿走。

 

「嘿,原来你居然想要用这些神经病的书来毒害自己的儿子,告诉妳,余醒亚,我要你的那位保曼夫人,马上给我搬出去! 」栋柱终于忍无可忍,下起逐客令来了。

 

比尔穿好衣服之后,跑过去对醒亚道歉,说道:「赵太太,韵妮小姐是单身,我也没有太太,当然,我们应该在韵妮房间,不该在地下室的客厅里...,但是,我们完全没有犯法,我们很正当啊! 」醒亚见他孩子气的理直气壮,虽然觉得他说的话找不出什么毛病,但是栋柱已经动了这么大的气,何必在这个时候火上浇油呢? 只得对比尔摆摆手。

 

比尔见女主人醒亚也要 摆手 他离去,只好在黑暗中把车子开走了。 韵亚索性把房门关紧,躺在床上装睡。 栋柱一不做二不休,发起狂来,一定要韵亚当晚就搬。

 

「搬出去,马上搬出去! 」栋柱一面怒吼,站在韵亚的门外,把门敲个不停。

 

「天这么晚了,明天再说吧! 」醒亚旁边劝栋柱。

「我饿了,我正在长大,我需要营养! 」勇勇说。 没有人理会勇勇,他见大人不理他,径自坐在餐桌上抓起筷子大吃起来。

 

且等 明天 ,她又没地方去,半夜到哪里去呢? 」醒亚轻轻的一再劝栋柱,劝了一阵子,好像效果不大,索性也由地下室跑回饭厅,抓起碗筷,与勇勇一同努力朝嘴里扒饭。

 

「不行不行,她还在这里,我食不下咽,也影响我晚上的睡觉,今天非搬不可。 」栋柱发起狂来,暴跳如雷,看样子韵亚不走,他真的要不食不眠了。

 

醒亚吃完晚饭,放下筷子,踱到楼下,看见栋柱铁青着脸,手中握了一支钉锤,用钉锤在疯狂的敲着门。 看来栋柱也开始发起神经了! 而且比韵亚更为疯狂。

 

醒亚无奈,示意要栋柱走开到一边,自己一面轻轻的敲门,一面轻轻地喊道:「姐姐,是我,我是醒亚。 」韵亚拖了很久的时间,才慢吞吞地起床将门打开,醒亚对姐姐说:「姐,我们不与他一般见识,我们收拾收拾东西,我带你去找个旅馆吧!

 

「栋柱,我今天送我姐姐去旅馆,你也想法子要小玫搬出去。 」醒亚手中拎了钥匙,提了皮包,对栋柱说。

 

醒亚说完,她们俩姐妹,醒亚在前面,韵亚在后面, 俩姐妹上了醒亚的车, 将勇勇的车子倒出来,因为醒亚今天没有出去,所以她的车子被挤在最里面。

 

这个时候,勇勇也吃完晚饭,就帮着把韵亚阿姨的一小包行李放到车上。

 

临出门,醒亚特地回头瞄了栋柱一眼,看见他仍然扳着一张冷脸,坐在满桌都是冷菜的饭桌前面,小玫正泡了一杯热茶放在他的面前,茶叶尚未泡开,正在他的眼前冒着热气。

 

醒亚坐在驾驶坐上,韵亚坐在她的身边,深更半夜,姐妹俩要到哪里去呢?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国英姐,小说好看

 
余國英的头像
 #

太感謝妳了!我一直怕小說太真實、太沈悶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