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路遇难民伊斯迈尔

 

9月中旬我从斯图加特火车站乘火车去科隆,途中上来很多人,车上的座位所剩无几,一位黑黑瘦瘦的青年男子问我边上的座位有人吗,我说没有,他欣然拿下肩背包座了下来,此时我忽然感觉这人会不会是难民啊,我转过头去看看身边这人,他果然是棕黑色皮肤,头发略卷曲,中东或北非人模样,坏了,果真是个难民啊。7月份在德国发生的几起恐怖袭击事件中,就有几起发生在火车上是难民所为,临出来之前,老公交给我一个胡椒喷雾剂,让我带上以备万一。我伸手在包里摸摸它,熟悉一下位置,以便紧急情况时能迅速拿出来派上用场。心里稍安后,我再用余光观察了他一会儿,感觉他不像是那种穷凶极恶之辈,此时我很想试着跟他攀谈,心想一般要自杀寻死或将行凶的人,之前定会十分紧张惶恐,跟他攀谈可能就会有机会察觉,以便见机行事。

我用生疏的德语问道:“你是哪儿人啊?”,他答说:“我是阿尔及利亚人,你呢?”“中国人”他马上兴奋起来:“你是中国人啊,阿尔及利亚有很多中国人在做生意,他们很有钱”,他脸上现出很羡慕的表情,还竖起大拇指,他的德语比我好多了,而且此时我感到他不会有什么威胁,我用英语掺杂着半生的德语跟他攀谈起来,得知他名叫伊斯迈尔,36岁,住在德国西北部亚琛附近小镇SELFKANT,三年前从阿尔及利亚去了土耳其,又从土耳其坐船去了希腊,后又从希腊乘飞机来到了法兰克福,一路的辗转波折可想而知,是典型的北非非法移民来欧洲的路线。他现在住在德国政府分配的一个公寓里,不但房租水电免费,每月还发给他350欧元零花钱,常常还会发给他免费食品券,他可以去超市免费购买食品,并且如果生病德国政府会安排他去诊所免费看病。我问他出来三年多了,想不想回去,他说不想,他不想失去眼下在德国这样的好机会,在德国可以挣很多钱,这里一切都比他的家乡阿尔及利亚好,所以他当然不想回去,他要留下来挣钱,他听说有的人因为能讲一口流利的德语,找到了好工作。但是他又说其实所谓的好工作挣钱也不多,他也知道找到好工作不容易,一般的工作都工资不高。我问他想找什么样的工作,他马上说比萨饼店或者面包店都可以,因为来欧洲之前他在面包店做面包、烤比萨饼,一做就是十年,所以他现在也梦想着能找到一份比萨饼店或面包店的工作。我问他对这里有什么不满意的吗,他很坦诚地说没有朋友,没有女人。他说我来德国三年了一直一个人生活,没有女人,听他这样说也真觉得他怪可怜的。我又问他为什么没有朋友,他说没因为很少有来自阿尔及利亚的难民。

                                          伊斯迈尔

 

我们谈话英文德文掺杂,因为德语不好,我想要查字典却因为没有网络查不了,他马上说你没有网络吗?你去超市他们有一个月15欧元的卡,你买了以后,去哪里都能有网络了,他又拿出自己的两个手机给我看,说这一个是上网用的,另一个是打电话用的等等。我又问他要坐火车去哪里,他给我看了他的火车票,那是一张联程车票,上面显示多个目的地,票面价值是40欧元,我问他是他自己买的车票吗,他说是的。我对他的情况有几点疑惑,他一个月收入350欧元生活费,有两部手机又上网,还这么东跑西颠的到处走动,非常活跃,有很多开销,显得与他的收入和境况似乎不大相称。他既然没有朋友,那么为什么要跑去这么多地方?是去应聘吗?我曾问过他怎么找工作,他说在网上找,如果他要找的是比萨饼店的工作,在德国即便在大城市里比萨饼店也不像在美国那样比比皆是,哪儿有那么多工作机会?而又有哪个雇主想过雇佣一个北非的难民来为自己工作呢?再者比萨饼店也好、面包店也好,像这样的小店缺人手时,一般只会在当地通过自己的渠道发个通知广告一下,目标也仅仅局限于附近的居民,因为没有人会每天做火车大老远地跑去面包店工作,交通费太高了不可能。那么伊斯迈尔这么活跃地一天跑几个地方是在做什么?早就听说过一些非洲难民在这里贩卖毒品和做其他非法勾当,这让我很疑心。

快到科隆了,我们两人都站起身来到车厢口准备下车,就在此时火车却停了下来,广播通知说因为前方列车出了技术问题,我们的车只能停在此地等候,并且不知道要等多久。这时车上乘务员拿出两箱子瓶装水放在车厢里让乘客自取,我自己拿了一瓶也拿给伊斯迈尔一瓶,这时他跟站在前面的一位德国女士说话,那位女士转过绷得紧紧的一张脸看着他毫不客气地用德语说:“你说什么?”又转而用英语说:“不,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然后转过头去再也不理他,伊斯迈尔表情尴尬地笑笑,没再说什么。

火车没过多久又启动了,在科隆下车以后我们在站台上告了别。看着他的背影,我想起了几天前看到一篇报道题目为“55万被拒难民滞留德国,巨大安全隐患和资源浪费”,文章称据统计目前在德国有将近55万难民申请者被拒签后依然生活在德国,其中四分之三的人已经在德生活超过了六年。文章虽没有提到这些人是靠着什么来维持在德国的生活的,实际上他们都是靠德国政府供养的,换言之就是德国的纳税人在供养他们。伊斯迈尔就是这些非法难民中的一个,他年纪轻轻却已经享受了德国人民的供养达三年,不知还会有多少年。我不由得想起我的女友、49岁带着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安德莉亚,她在一个诊所工作,同时还要照顾孩子,一个月税后收入一千欧元,她要支付房租水电供暖及各种费用,虽然两个孩子每月可以得到政府发的补助金供360欧元,她们仍然生活很辛苦,我认识她7年,她从不去度假因为没有钱,就是她也要用辛勤的工作纳税来供养像伊斯迈尔这样的年轻男子难民,而伊斯迈尔不但不用辛苦工作就可以获得温饱和住有所居的生活,还可以到处闲逛。

1015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帕德博恩举行的基督教民主联盟青年组织会议上发表讲话说,德国需要“举国努力”,以确保申请未获得批准的难民系数遣返。“我们需要全国性的努力,遣返那些避难申请未或批准的难民,这是无可争辩的事情,我们眼下正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她说将增加德国各大城市移民部门的工作人员数量。这样的话听起来如同当初她的那句名言“我们能做到”一样信誓旦旦,只是不知这是默克尔情急之下一拍脑袋的结果,还是深思熟虑后的战略决策?是不是仅仅因为9月以来她领导的基民盟接连在两场地方选举中遭遇重大失利,矛头所指其难民政策,大选在即不得不出如此“狠招”?不知默克尔有没有计算过这55万非法难民在过去的这些年已经消耗掉德国多少财力、物力、人力?有没有想过究竟怎样来遣返这55万非法难民呢?飞机、轮船、火车、大巴?一次可运多少人、多长时间可以运送完?需要动用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况且这些难民打死也不愿意回家,一听到要遣返他们回原籍,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难道要全国追捕、围剿吗?如果他们宁死也不走,难道要手铐铐住他们送回家去吗?

不知伊斯迈尔们的命运将会如何。

发表于德国【华商报】2016年11月1日第420期第23版

 

分类: 
连接到论坛: 
活动日期: 
星期五, 六月 30, 2017 - 20:15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