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废物利用”(4)

   

    老余的白血球高得可怕,天天打退烧针和消炎药,高烧还是不能完全压下来。吊针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因为心脏好像也在拒绝工作,点滴利用地球引力强行滴进手臂,却都滞留在局部,所以两只手都肿起来了,比原来大了一圈。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

   但是一想着要和李志超在一起度过生命的最后的时光,他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他跟小严说想换个床位,不想在这个屋子里住,小严问为什么?他不想对小严提那些陈年旧事,觉得没法说明白。小严说:“余老,您现在这是在重症特殊病房。也就是十二楼有几间, 还都是有特殊关系的才能住进来。外面还有多少人想住都住不进来,要不是因为我们副院长是您的学生,哪来这样的床位给您?现在要想换就是走廊上加的床,而且是在楼下八楼。这是十二楼,比八楼安静多了。”小严回答道。

   老余当然不想在走廊上住,只好不再提了。好在他多数时间都在昏睡,那边有什么事他也不知道。护士送来的饭菜他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医生让接着打营养吊针。他说不用了,医生说:“你要住院我们就要治疗,不然还占个床位干什么?”老余也明白医生的意思了,不打针医院也没钱可赚啊,只好不再提要求,只是坚持只要自己能动,就不要请护工,洗澡,上卫生间都是自己慢慢走过去,反正就在病房里,也不远。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他又听到那可恨的唔唔声,“啪,啪,啪”,老余听到手掌击打皮肉的声音,“唔唔唔”那声音更响了。“我让你作死,我让你作死!又把针头搞掉了!”一个压低了的声音愤怒地说。

   老余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努力睁开双眼,那声音更大了。他听见是帘子后面传过来的。怎么回事?他好像明白了,一定是李志超又把针头搞掉了,护工大徐在发脾气,在打李志超。

    因为晚上护士少,像李志超这样的瘫痪病人是要有人陪床的。李志超的家人自然是不会来的,因为是交通事故,一切费用都是公交公司出,所以晚上就由医院指定的护工来护理。

    护工大徐长得人高马大,生着一双圆圆的豹子眼,咋一看真的有点吓人。 吃晚饭以后,过来给李志超清洗的时候,老余见过。可是一个护工打自己的病人,老余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但是一想到那挨打的是李志超,他就释然了:“该打,打得好。”他心里恨恨地说。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老余听到帘子那边有女人的声音。“我知道你受罪,可是你多熬一天,我们就可以多得一点赔款。一开始,他们只答应给二十万。你熬了几个月,他们没有办法,和我们谈判,要我们把你接出去,他们给八十万。我们怎么会同意?儿子那里要钱买房子,不然媳妇就不回来住。他做生意失败了,这几年都在瞎混,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和我们挤在一个两室一厅,孙子现在还得睡阳台。我们的一点退休工资都贴他们也都不够。 这次趁这个机会,怎么也得要他们赔个三百万,那就什么都够了。” 老余听出那是李志超老婆的声音。

   “唔唔唔。。。”李志超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如果他能说出来,一定是很难听的话。

   “老李呀,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那个司机就是想把你压死,压死了,最多也就是二十万。所以他回头又压你一遍。 你想想,他还不是为了少赔钱,才想要你的命。”

    “唔唔唔。。。”李志超的愤怒有些缓解。

    “孙子也要上高中了,学习成绩也一般,要是有钱,花点钱找个好高中,以后考大学不也有把握些吗?我们都指望你,多熬几天吧,啊。” 李志超老婆接着说道。

    “唔。。。唔。。。”李志超的愤怒变成了理解或是同意了。

    原来这简单的 “唔唔 ”里可以包含这么多内容,老余不禁来了兴趣。从这番话, 老余也大致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李志超是被公交车撞了,还是两次。家属为了多得赔款,让他熬得时间越长越好。

    后来的两天,李志超没有把针头搞掉,老余也过了两天安静的日子。这天晚上,老余半睡半醒中,觉得帘子那边有动静,又像是李志超在搞掉针头的声音,不过那个“唔唔”声不太像他平常那个声音,那个“扑通”也更剧烈一些。

    老余感觉有些不对,他本不想管,又觉得有点不安。他不自觉地咳嗽了一声,那边一时没了动静,“谁?是大徐吗?”还是一片安静。老余慢慢起身想下床去看看。他刚刚坐起来,就被人猛地推倒在床上,一个黑影子一闪就冲出了病房。

    老余在床上喘了几口气,按了护士的紧急铃。小严快步走了进来,“余老,您需要什么吗?“

    老余喘着粗气说:“不是我,你去看看他。刚才好像有人来了。”

    小严急忙拉开帘子,她看了看李志超, 忙叫来了医生。医生急忙开始给李志超采取急救措施。 忙了一阵过后,李志超的情形稳定了。

    小严对老余说:“余老,多亏了您警醒,不然我们就麻烦大了。”

    老余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人掐他的脖子,再晚一点,他就过去了。”小严心有余悸地说。

    “有人想要弄死他?” 老余问。

    “哎呀,您是不了解情况啊。想他死的人多得很,首先那个司机一开始就想压死他,那样公交公司就可以少赔一点,公司对他的压力也要小一些。 还有公交公司想要他死,不然每天住院费,医药费加起来,也是个无底洞。保险公司也想他死,直接死亡是一笔赔偿,这样拖的时间越长,以后精神赔偿就越多。“

     听小严这样一说,老余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那就是说,除了家属,别人都想要他死了。”

     小严说:“也不完全是,我们医院也不想他死啊。交通事故不像一般的病人,他用的药不需要医保批,家属同意就可以用,家属当然要用最贵的药。这样的病人在医院是最受欢迎的。一个就顶好几个普通病人,所以他可以一直住在重症特殊病房啊。”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好像一点也不觉得哪里不妥。

     老余说:“你们这是把他当摇钱树啦。我看他蛮受罪的,这样活着真不如死了的好。”

  “现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吧?他再想死也没有办法,他动不了啊。他能做的,就只有很费力地把针头搞掉。但是我们还是得插上啊,他在这里,就是我们的责任。其实我们也没有办法,就算我们想把这些管子拔掉,如果家属不签字,家属可以告我们的,谁愿意担这个责任呢?”小严说道。

“那要是本人签字呢?比如说我要写个遗嘱,要求医院不要过度抢救,一出现心脏停止跳动,脑死亡,立即放弃治疗,可以吗?”老余想到了自己,于是问道。

“余老,您开什么玩笑?自己写也没有用,一定得要家属同意。”小严笑了。

“为什么一定要家属同意?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还不能做主吗?我保证不会找你们麻烦还不行吗?我不想像那样没有尊严地活着。”老余朝帘子那边看了看。

“余老,到时候就怕是您自己真的做不了主。 您想啊,万一我们听您的话,不抢救,您老人家高高兴兴地走了,当然不会回来找我们麻烦。您老的家属来了,就告我们谋杀,那个责任谁负啊?” 小严倒是不急不燥,还是一脸轻松地解释着。

 

老余彻底无语了,原来自己的身体自己是做不了主的。

待续


 

“废物利用”(3)

“废物利用”(2)

“废物利用”(1)

 

分类: 

评论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春阳的小说是一部伦理小说,包含的内容好丰富啊,短短几篇,涵盖了历史犯罪,受害者是否原谅施暴者,交通事故赔偿,家属在生命和金钱上的选择,安乐死。。。。。。  真是好小说! 而且切切实实反应了人人为自己想,没有人为病人想的世态炎凉,让人看了之后心里拔凉拔凉的,这样的社会太可怕了!

 
春阳的头像
 #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 虽然是小说, 那个“李志超”确实是我在病房里亲眼看到的。车祸和家属态度都是切切实实的事实, 这也是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 我还是忍不住要写出来。 实在是太可怕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乖乖,乖乖,乖乖。。。哦,俺的乖乖也有狠多个意思,千变万化呢Cool

 
春阳的头像
 #

太多意思了, 了解不了啊。 Cool

 
海云的头像
 #

这一课上的好!加州昨天刚通过安乐死法律了,看来还是加州开明,生不由自己,死可以自己做主哈。

 
春阳的头像
 #

还是加州好啊, 至少要尊重个人的选择才对。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