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Amoy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38 分钟 之前
注册: 12/28/2011 - 05:10
积分: 6893

你在这里

回娘家

回娘家

娟子乘坐火车从遥远的大西北婆婆家回到郑州自己的娘家。

五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娟子告别父母,南下深圳工作。在南方独自打拼的这几年里,在家备受父母宠爱的小姑娘渐渐长成了能独挡一面的职业女性,结婚生子,走上了人生正轨。

从火车上下来,娟子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因为连续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双脚踩到地上如同踩在棉花团上,软绵绵的。娟子摇了摇头,想让头脑清楚点。接过一路相伴,一起打牌聊天的邻座递过来的行李,娟子往站台出站口的方向望了望,想看看说好进站接车的哥哥有没有来?

正在四处寻找的当口,有人轻拍娟子的肩膀,转身一看,正是哥哥平生。

“对不起啊,我记错车厢号了!”平生有些歉意地说道,然后接过娟子的行李,兄妹二人一起回家。

哥哥已经成家,在医院工作,平时工作很忙。但知道娟子回来,还是特意请了假来接她。

一路上,娟子问得最多的就是父亲的身体状况。一年前,母亲被检查出癌症晚期,短短半年的时间,就离开了最爱的家人。这给全家人带来沉重的打击。这次娟子急匆匆地将儿子送回婆婆家又赶回来,就是想再多陪陪父亲。失去亲人的痛苦,只有永失所爱的时候才有最悲切的感受。一切都猝不及防,让人肝肠寸断又无能为力。

知道娟子探父心切,哥哥直接送娟子回父母的老屋。

走到回家的那条小路,娟子的心里就涌出化不开的忧伤。小路承载太多的成长记忆,特别是和母亲在一起的欢乐时光。如今睹物思人,却天人永隔。这让娟子的眼里,不知不觉中噙满泪水。本来话就不多的哥哥,现在更是沉默不语,但心里和娟子应该是一样的感受。

父母所住的小楼越来越近,但阳台上再也没有妈妈晾晒的衣物。这样的凝望,让娟子的悲伤更加深切。为什么,天下最好的妈妈,就这样早早地离开了?

跟在哥哥身后,娟子步履沉重地上到三楼,来到熟悉的家门口。自从上次办理完母亲的葬礼,娟子首次回娘家,心里的悲凉让她不敢轻易敲门。哥哥站在一旁,轻轻敲了两下,屋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能感觉到是爸爸慢条斯里地走路声。

门开的刹那,父亲瘦俏的身体映入眼帘,才半年不见,父亲又老了一截,他花白的头发和脸上的皱纹是如此刺眼。

“爸!”娟子红着眼睛,伸开双臂,紧紧地搂住眼前这个失去伴侣的老人,泪水再也止不住地流下来。

没有了妈妈,没有了老伴,这还是那个熟悉温馨的家吗?

没有了妈妈,家里完全变了模样。以前敞亮的客厅现在被一些杂物堆满,整个房间暗淡无光。靠墙的矮柜和靠窗的餐桌上甚至看得见淡淡的灰尘。妈妈最爱的茶具水杯也没了踪影,反而有些污渍残留在桌上。

爸爸嗫嚅着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说着,行动迟缓的父亲准备给兄妹二人倒水喝,却发现开水壶是空的。

“爸,您坐,我们自己来!”娟子不忍看到眼前的这一切,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走到厨房烧水。厨房里的锅具杂乱地堆在碗池里,看得出父亲自己煮了面条吃,还没来得及刷碗。娟子卷起袖子,围上围裙开始清理厨房。如果妈妈还在,看到她曾经打理地洁净整齐的家现在的样子该有多难过……

母亲重病阶段,都是父亲和哥哥没日没夜地看护陪伴,娟子本来也坚持留下来照顾,可是孩子太小,工作也忙,最后只能听从大家的安排回深圳。但那一段时间,娟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只有自己清楚。这次请好假回来,也是娟子和丈夫商量后决定的。子欲养而亲不在的痛楚,在失去母亲后的这段时间里,让娟子有更深的感受。如何能安抚本来身体就不好的父亲,是娟子眼下最想做的事。

厨房收拾利落,茶水泡好,三人坐在餐桌前,还是以往固定的座位,但妈妈靠近厨房的位置就这样空着,屋内的空气凝固似地停下来。本来就少言寡语的的父亲,眼里一片浑浊,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只见他端起水杯轻轻喝了一口茶,然后放下。

“晚上我订好了位置,一起出去吃吧。”哥哥清了清嗓子,对父亲和娟子说。

“嗯,等我收拾好屋子。”娟子应道。

“爸,您中午吃的面条吗?饿不饿?我给您带了西北特产,味道还不错。尝尝吧~~”娟子从行李里取出婆婆买的牛肉干,蜜枣之类的特产,一一打开让父亲和哥哥品尝。

“这个,我妈最爱吃的……” 娟子举起拿在手中的枣加核桃,悬在半空中,突然说不下去。

父亲起身,慢慢向阳台走去。

娟子和哥哥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这时,楼下传来朱明瑛《回娘家》的歌声:风吹杨柳沙沙响,小河淌水哗哗流,谁家的媳妇,她走呀走得忙呀,原来她要回娘家。身穿大红袄,头戴一枝花,胭脂和香粉她的的脸上擦,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上还背着一个胖娃娃呀…….

听着这首妈妈最爱的老歌,再想想此刻自己回娘家的情形,娟子终于忍不住地哭出声来。

没娘的家,还算是家吗?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