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提壶》


                                  《提壶》
                                                文/杨超
 
 
        我看见一个提壶,在一个它不该在的地方,引起我的遐思。
        车驶出高速公路,在匝道上停了下来等绿灯,我环顾左右,发现路边防护栏的木桩上,摆着一个金属提壶。这时,暮色已深,雨亦停了。
        这个提壶虽然没有盖子,但,以我所处的位置,以及与它的距离,我无法看到里面的东西。是装着别人施舍的小钱?还是这几天接下的雨水?
        防护栏外不到两米处是一堵矮墙,在护栏与矮墙的包围下,形成了一块狭长的空间。虽然灯光有点弱,可我还是看得很清楚,那里已经塞满了物品。
        一个支开的帐篷占据了大部分空间,浅淡的色彩掩抑了它的过分张扬,谦卑地在日夜不停的车流畔守候着。两辆脚踏车斜靠在护栏上,冰冷黝黑的框架上带着一对特别加高的把手,给尘垢色的画面带进了微妙的反差。麻灰色的水泥砖墙上,露出了英文字母“COL”(英文“冷”字的前三个字母),坚挺的笔触,刚劲有力,大有要入“石”三分之势。
        一个暗灰、不起眼的物品穿过脚踏车的三脚架进入了我的视线,像是一只鞋……不,那是一个脚踏车的坐垫。原来,挨着帐篷,还有一辆脚踏车,是适合小孩用的尺寸。
        这里住的是一家三口?有儿童?不容置疑,这是一个极其敏感的猜想。
        按当地的法律,凡是涉及未成年人的事,必定是头等大事,绝对的零容忍。
        多少人睡人行道、桥上桥下、隧道里、铁路旁。没有人赶,也没有人管。
        多少人早已弃用硬纸箱,住上了帐篷,因为,得到有心人士的援助。
        我曾经目睹过一个在我的店前露宿的金发少女,因为有了小孩而结束了流浪生涯。她是幸运的。
        我把车停在星光大道“中国剧院”斜对面的路边,恰好正对着“杜比剧场”的入口:“奥斯卡奖”明星们走红地毯的通道。脑海里却出现了另一番景象:灰溜溜的帐篷,门帘紧闭,像一只湿漉漉的落汤鸡,酸寒木讷。不知道此时有人在“家”吗?那辆挂满雨珠的小脚踏车的主人安好?
        我曾问过一位在流浪者庇护所工作的义工。
        “为什么那么多人没有住进庇护所?”
        “各有原因。有些是没有资格……”
        “资格?”
        “违反规管条例,如吸毒、斗殴。”
        “有人为了自由,宁愿接受危险的漂泊?”
        “确实也是一些人的想法。”
        雨又下了,尽管不大,却足以将夜游的闲人驱赶回家。好莱坞大道上被浇湿了的“星星”,漫射着青铜和水磨石的浮光,影影绰绰。礼品店门上的霓虹灯牌不断变换着字符,超大屏幕的广告向无人的街道继续散播诱人的炫彩。
        我刚想拿电话,心中一阵战栗,想起了那个“提壶”。
        大概,它,绝对不知道,生活在太平洋彼岸的中国人,常把它的名字——“提壶”,作为描述人际关系的一句警语:哪壶不开提哪壶。
        如果,这里真有未成年人,让政府机构知道了,一定会管。
        如果,政府出手,这位未成年人有可能被带离开其父母,交由他人抚养。
        如果,儿女一经交由他人抚养,几乎不可能……
        我一直在纠结,该不该做一个“提壶”的人。
 
美篇链接
https://www.meipian.cn/fjs77l9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