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中学的一些事儿

<<中学的一些事儿>>
 
一进中学我就是班干部,这种班干部是由小学的班主任老师推荐的,每班两名。我
们班主任是袁老师,她推荐了我和副班长。而班长却没有被推荐,因为他学习不出
色,人也不聪明。
 
放暑假的时候,所有的班干部到新学校集训一个月。负责集训的老师一男一女,男
老师叫王震锋、女老师姓邱,名字我记不得了。他们都是刚刚参加工作的二十多岁
的小青年,而我们更是13、4岁的娃娃。王老师面相刚毅但内心柔软,是个忠厚、实
在的人。邱老师端庄,老实厚道,不善言语。一个月的集训,他们两人对我印
象很好,这一点在一年半之后才显露出来。
 
新学校是由一所小学升格而成。我们这个年级有20个班,分别来自几个不同的小学。
我们班主任姓扬。扬老师的家在天津老城的城里,据说城里老杨家也算
是老天津卫的望族,这一点从样她的举止坐派、穿衣打扮能充分地体会到。我印象
最深的是杨老师总是裤逢笔直,皮鞋诤亮,上身是一件敞怀的开领毛衣,头发一丝
不乱。在70年代初期,这样的装束只有在文革前的电影里才能见的到,而且一定是
反面人物。所以杨老师有个人尽皆知的外号---杨特务。
 
临时班干部由3个人组成,都是由小学的班主任老师推荐的,临时班长姓赵,个子高
高,喜爱运动特别时篮球,但头脑不灵光,所以学习也就不怎么开窍。另一位是女
生,同样个子很高是学校排球对的主力,同时也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也很聪明。
 
 
开学的第一个月是到天津一个服装厂学工劳动。厂子不在市区要倒两次公交车才能
到达。每天早晨5点,我们住的近的几个男生一起结伴去吃早点,半个馒头,3分钱
一碗老豆腐。那段时间,我最要好的同学是一个‘小玩闹’,是那种所谓讲义气、
打群架,号称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小流氓。我已经不记得我们是怎样成为好
哥们的,后来他成为威震一方‘带号’的人物。作为一个班干部、好学生却同时又
先后和好几位学校有名的大‘小流氓’是哥们是我小学和中学时期的一大特点。最
为夸张的事实是中学毕业前的一次全校学生大会,台上低头站着几个因打架斗殴被
学校处分的学生,而他们自我检讨和我上台批判他们的发言稿,都是出自我一人之
手。话扯远了。
 
慢慢地,我们的这只‘队伍’开始变大,这些人大多都不是听话的老实孩子,而是
调皮捣蛋的落后学生,其实这些人和我混在一起,是冲着我的流氓哥们来的。时间
一长,自然的这些人要无事生非,欺负老实的孩子、不听班干部的话、给他们起哄。
我从来也没有参与这些人的行为,也没有指使他们去做什么,但我却和他们在一起,
他们也不反感我、我也不反感他们、也不受他们欺负。
 
但受他们欺负的同学自然地要到老师那里去告状,其它班干部也会如实的反映情况。
杨老师之前不认识我,也不了解我。这么多人反映、告状,老师自然信以为真, 通
过这些现象和同学的反映,老师认为我是这些人的头头,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为班
干部。。崔同学的告状和其它同学是不同的。崔同学在小学也是班干部,但不在老
师的推荐名单。崔同学是有上进心,也是个有心有头脑的学生。当我和一群小混混
混在一起的时候,崔同学和临时班长走的很近。因此老师对他的印象很好。
 
学工劳动结束了,新的班委会也组成了。自然的,我被老师‘撤职’,而取代我的
正是崔同学。实话实说我当时并没有特别的沮丧,只是不理解老师为什么撤我的职。
但我内心从来都是非常自信的人,因为相信自己的能力。一段时间之后,我的老实
善良的本性,谦和随意的为人,和出色的成绩让杨老师明白她是误解了我。我不是
个坏孩子。但木已成舟,我不可能再重新成为班干部。于是,在我们班就有了一件
很奇怪的事,班委开会常常多出一个人,因为杨老师点名要我参加班干部会。这种
现象一直持续到二年级中期,整个学校进行了按居住区重新分班。
 
新的班主任是位男老师,他很随和,也很随性。杨老师把我的情况向我的新任班主
任介绍了。但很显然,杨老师的话没起作用。组成新的班干部的原则很简单,你在
原来的班里是班干部,在新班依旧是班干部。我在原来的班里没有班干部得记载,
所以在新班依旧是普通学生。很快一切都尘埃落定。
 
就在这个时候,王震锋老师和邱老师回到了学校。他们俩人是我刚进校时负责班干
部集训的老师,之后他们到团校学习了一年半。王老师担任我们学校的团委副书记,
邱老师是年级组长和副班主任。他们上任没几天,两位老师就通知我被批准入团了。
这件事在我们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因为我们班包括班长,班干部还没有一个
人是团员。而我这个‘白丁’却超过班干部,先他们一步。甚至我们班主任也大吃
一惊,他事先并不知道此事。我的入团程序是由学校团委直接完成的,而且我的入
团介绍人是王震锋老师和邱老师。没有人知道我在一年半之前就已经赢得了两位老
师的好感,没有人知道我在原来的班是不挂名的班干部。鉴于我是班里唯一的团员,
班主任老师把我们班的‘最高’的班干部职务给了我,同时也给了我一项任务:
‘尽快发展班里其它班干部成为团员’。于是我成了我们班有名有实的班干部。这
段经历只有王老师,邱老师和我知道,此后除了一两个我自己的亲人之外,我没有
对任何人谈及此事。
 
中学毕业,我离开了那所中学,转到另外一所高中继续学习。
 
两年之后,我参加了高考。成绩下来的那天,我在我们家的附近意外地见到了杨老
师,我按捺不住地告诉了她我的高考成绩,杨老师告诉我这个成绩比我原来的中学
的第一名还高出一大截儿。第二天,真是鬼使神差般我又见到了我的第二任班主任。
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说出了我的高考成绩。他说你的成绩杨老师在学校里对我们
讲了。那一时刻,我的心里很欣慰,因为我觉得我没有辜负老师们对我的喜爱。从
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这些老师。
 
可能很多人认为中学的生活是简单的,特别是70年代,但我的经历告诉我它不简单,
很多时候也像社会一样,有很多令人想象不到的事情。
 
2011-05-29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真是特别的经历!

 
RIN的头像
 #

谢谢予微,写下来是想保留这段记忆.

 

 
海云的头像
 #

中学也是一个小社会,是介见于成人和孩子之间的一种社会,孩子有时很挣扎。

 
RIN的头像
 #

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特点. 谢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