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做个“业余作者”

做个“业余作者”

 

文/姜尼

 

我们写作一定是有感动才动笔,写的是内心深处的一份激动,或是人生的思考、反省等等,总之是把内心深处的自我剖开来给大家看。

 

现在好像很流行的一件事就是各种各样的诗歌大赛,写作大赛,标出很多奖金来诱惑大家去参赛,几多得奖就似乎成了好大的作家,多著名的诗人。可试想如果把写作的目标定在得奖或出版,势必迁就很多出版的事情,甚至评委的喜好等等很多不太情愿的东西,那么写出来的东西很难就是自己想说的,文章写出来也许自己都不喜欢。

 

很多职业写者花了很大的精力在出版或是得奖,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必须得到同道认可,必须有名气,才会有很多的business,  可无论他们写作的水平有多高,他们写的文字只能有目的的,或是为business服务,这种文章其实看不看两可。假如一个人从前写过很多东西,最后干脆做生意了,如果他对文学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挚爱,可能还多少会有些文字;也可能五、六年干脆根本就没有文字了。这时候比较确切的定义应该是商人,很难再冠以作家的称呼了。

 

所以,若想始终成为一个真正独立人格的作者,就必须让写作与生存和business彻底绝缘,也就是必须有一个不以写作为生的职业,或者干脆有人养着,譬如有个好老公,那么他的文字就比较容易保持独立的思想,才不会为其他的事情所左右。

 

要想享受写作,就应该做个业余写者!

分类: 

评论

深秋红叶的头像
 #

同意,文字本应为心灵的感动而生,才得以感动读者,为出版,征文而赶的“命题作文”,也许会因为一些为写而写的言不由衷而削减了文字的感性和真实,所以,如果不是以写作为生的话,甘于做一位“业余作家”,也是明智的:-)

 
姜尼的头像
 #

太仓一别,好久不见,问好

 
深秋红叶的头像
 #

问好!有机会过来加州玩

 
海云的头像
 #

哈哈,怎么有点酸味呢?姜医生一针见血,不过,也有点令我为我的同仁们辩护一下的冲动。我觉得艺高人自由,在写作方面,初期都是写自己和自己有关的,写到后来,如果真有天赋,笔应该是自由的,不论是自己还是他人的故事和感受,都能萱诸于笔下。台湾有位作家廖辉英就是小说征文比赛拿了一等奖,之后她的小说代表了一段时期的台湾生活。如果她没有那瞩目的一等奖,可能台湾文坛就失去了她后来的那些光辉。 她的得奖小说无疑是她的小说中最好的一篇。


我也参加征文比赛,也拿过奖,凭心说,寄一篇文章过去,因为比赛,自己会修改了又修改,得了奖的文章,现在拿出来,放在哪里都不觉得失格。


所以,任何事情都要一分为二来看。你说是吗?

 
姜尼的头像
 #

海云,你的当然都是货真价实i,大家都知道!表扬还来不及呢。

我是说我说的现象。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