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废物利用”(2)

    

   吊针滴完的时候,天也黑了。他慢慢下了床,轻轻走过去,拨开帘子一看,不禁大吃一惊。那床上躺的,根本就不能算是个人!白被单的下半截,也就是腿开始的地方,都是空的。左手肘部以下全是空的。右手被固定在床边,上面插着输液针头。他的目光从下面往上看去,那张脸已经瘦得没了人样了,就像一个盖了一层皮的骷髅,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十分恐怖。

    由于没有思想准备,老余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正要转身离开,突然看到了床尾的住院牌上霍然写着“李志超”三个字。他又是一惊,再次把目光投向那张脸,果然在右边的眉毛处,他看到了那道疤。他盯着那张脸,似乎想再找出些可以辨认的痕迹,就在这时候,李志超的眼睛睁开了。李志超好像是一眼就认出了老余,他先是急速地眨着眼睛,像是要仔细辨认,突然他眼里露出了极度恐惧的样子,身体也在颤抖。老余自己也是一阵颤栗,他绝对没想到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几天,居然见到了他,这个他一直不愿意想起的人。

    “唔唔。。。”李志超的脸急剧变化着,先是恐惧,接着是释然,最后居然是喜悦,他竭力做出一个难看的笑脸,对着老余招呼起来。

    就像看到了一只漂在汤里的死苍蝇,老余感到一阵恶心,他厌恶地扭转身子,回到自己的病床上,竭力想安静地休息一下,可是他的心情再也没法平静,四十多年前的那个下午发生的事,就像过电影一样,不停地在他的脑海里翻腾着。

   文革前,老余在花楼街中学担任校长。文革开始的时候,学生们开始拉起各种各样的造反组织。六六届高中生李志超也和几个中学的造反派们一起组成了“江城红卫兵造反司令部“, 简称“红造司”。他们在学校里贴满了大字报,到处是标语,教室的玻璃全部都砸碎了。

    老余一开始对李志超并没有印象,只是后来李志超带人到办公室,用封条封了文件柜,他才记住了李志超右眼睛上角有道疤。后来天安门上传来了“要武嘛”的最高指示,“红造司”们开始了在附近的几个学校转着开批斗会,这天轮到了花楼街中学。

 老余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九六七年夏天的一天下午。号称中国三大火炉的江城,酷热无比。大街上到处都是军用卡车,装满了穿着军装没有领章帽徽的的红卫兵,很多卡车上都有戴着高帽子,被批斗的走资派和各类坏分子,大喇叭里唱着毛主席语录歌。老余和学校的几个主要领导,被押到操场的台子上跪着,每个人都带上了高帽子,脸上打了黑叉。老余被几个红卫兵按着,全身都汗湿透了,眼睛一阵一阵发黑,他感觉随时都会晕倒。旁边的一个小姑娘带领大家喊起了口号:

“打倒走资派余XX!”

“坚决捍卫无产阶级司令部!”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李志超站在台中间,开始历数老余的罪行,他说老余带领学生走“白专道路”,只知道“培养资本主义的苗子”。他说老余每次都把学生考试成绩公布在墙上,对像他这样的工农子弟另眼看待,还把那些考上好大学的学生请回来讲怎样走“白专道路”。还有一次他只是在课堂上揪了一个女生的头发,就说他破坏课堂秩序,把他爸爸叫到学校,回去他爸爸狠狠地打了他,这就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后代的阶级报复。

“打倒反革命走资余XX!”

“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毛主席万岁!

“共产党万岁!”

 又是一阵口号响起的时候,老余眼睛一黑,晃了晃,一头栽倒在地上。李志超突然冲到老余身边,抬起腿对着老余就是一脚,一边踢一边喊:“反革命走资派,我叫你装死, 叫你装死!”

老余痛得大叫一声,醒了过来。几乎就在同时,一声尖利的叫声从人群后排传来,一个矮小的身影从后面往台前冲了过来。“不许打我爸爸,他是好人,你们才是走资派,你们都是坏蛋!!!”老余惊恐地看到自己的女儿小洁,边哭边向李志超他们扑打过去。老余不顾一切地想过去拉住她,可是她已经被李志超一只手抓住了。

   “放开她,她还是个孩子,你们放开她!!!”老余连跪带爬地冲到李志超身边,想保护女儿,这是李志超却一把将小洁推到一个喽啰身边,吩咐道:“把这个小走资派的头发剪了,现在还留这么长的头发,完全是个小资产阶级!”

   文革初期,女孩子一律都得剪短发或留短辫子,长头发和留刘海都被称之为“小资产阶级”。很多学校门口都会有人站岗,手拿剪刀,看见长头发就剪。老余知道小女儿爱惜自己乌黑发亮的长头发,好几次都躲过去了。 

   那喽啰应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来一把剪刀,就在小洁头上一阵乱剪,小洁哭着想护住自己的头,可是十三岁的她,哪里是那些人的对手?老余被人按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女儿的秀发散落一地,他徒劳地向那些人哀求道:“放了她,她还是个孩子呀,你们有什么都冲我来呀,别为难她啦。你们,你们要遭报应的。。。”可是失去理智的李志超一伙竟然一边剪,一边发疯般地大笑,而可怜的小洁目光呆滞,只是满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后来竟连哭声都没有了。

   折腾够了的李志超们,把老余押到一间空教室里继续关押。小洁也被同学拉回了家。

   父亲在十三岁的小洁心里,一直都是很光辉的偶像。这天下午,她不顾同学的阻拦,自己来到批斗会,竟然目睹这样的一幕,看到父亲被一次次殴打在地,被强行按在地上请罪,她的心理受到了太大的震撼,本想上台保护父亲,自己却受到这样的羞辱,这一切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当晚她就失踪了。小洁失踪的第三天,李志超来到黑屋,通知他,他今晚可以回家了,他看出李志超眼里有些异样。

   当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才知道女儿失踪的事,家里人已经找了好几天了。他也发疯似地到处找,找遍了所有他能想到的地方,也没找到。十几天以后,派出所通知他,让他到江边去看看,有具尸体是不是他的女儿。他和妻子到了江边一看,那尸体已经泡得腐烂不堪,从遮不住身体的花布衫和那双凉鞋的式样,他们认出了那就是他们的女儿小洁。 妻子当时就晕倒在地上,当妻子醒过来的时候,她眼睛发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直到几年后,她死在精神病院,也没说出一句话。

    老余心里恨死了李志超,每次想到这个名字,他就会想到四个字:“家破人亡”。可是文革中,这样冤死的人太多了,那都叫做“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他甚至连到公安局去立案的资格都没有。等他料理完小洁的事,他觉得自己的心也被女儿带走了一半,只是病着的妻子和小儿子还是他的挂念,他知道自己不能垮掉。不过从那以后,红造司就再也没有找过他的麻烦,他后来再也没见过李志超。

待续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吊起胃口来了的赶脚。如何发展下去呢。。。?

 
深秋红叶的头像
 #

看来是一宗恩怨情仇的故事,跟读哈:-)

 
予微的头像
 #

好惨!我是不能看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