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来自天堂的香味

标签: 

 

                                                 

      周末和花友约好到本地最大的花圃选购一些菜苗和花苗。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花市:地上放的、架上摆的和空中挂的,层层叠叠一眼望不到头。色彩缤纷、形态各异的花让人眼花缭乱;湿漉漉的空气夹杂着各种花香;形形色色的购花人或单独出行或三五成群,推着巨大的购物车穿行在花丛中。传入耳中的不仅有英语,还有法语、俄语、西班牙语等,敢情这是国际花市呀!我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无边花海惹人醉”。

      和花友们看着、走着、聊着,感觉一个星期来的疲惫、焦虑一扫而光。忽然闻到一股忽远忽近、飘忽不定而又万分熟悉的香味,我脱口而出“栀子花!”。

      朋友说:“这不可能,我在这儿住了二十多年,年年来逛这个花市,从未见过栀子花!芝加哥天寒地冻的冬天,栀子花如何存活?”

        但我相信自己的嗅觉,我嗅觉灵敏,常被人笑作拥有一个狗鼻子。再说,我童年和青少年时代上下学的路上开满栀子花,花香伴我一路成长。

        寻香探路,我领着花友们穿过曲曲折折的花丛,蓦然回首,惊见摆放在侧门地上不起眼的栀子花!再看插在花盆里的牌子:I SMELL LIKE…… HEAVEN! 我闻起来像天堂的味道!我的眼睛禁不住湿润起来。

                  

        我的家乡在江南,每年的梅雨季节,阴雨连绵,有时还会夹带阵阵暴雨;即使不下雨的天儿,空气也是湿漉漉地,仿佛拧得出水来。连屋里的墙上都会流下一道道的水印,我们戏称之为“哭墙”。在这温润的气候里,裹着一层淡绿的栀子花苞一点点地生长,过不了几天,层层相拥的花瓣绽放开。枝叶繁茂的翠绿色叶子,衬托着洁白的重重叠瓣的花朵,浓郁的花香,几米开外都能闻到。那花香如此让人沉醉,忍不住要贴上鼻子贪婪地猛吸几口。该如何形容它的香味呢?甜香、清香、果香还是馥香?我一直找不到一个贴切的词形容它,但这花香闻过之后就再也不会忘记。这夹杂着泥土、青草和梅雨气味的香气对我来说就是初夏的味道,伴随着我的整个童年和青少年时代。家里的阳台上、上学的路上处处可见栀子花。女同学们常常在马尾辫上别上两朵,或包在手帕里,揣在怀里,清香一整天;爸爸妈妈则把花瓣晒干了泡茶喝,据说可以清热解毒、泻火除烦。

       我的父亲是个嗜花如命的文人,屋里和阳台上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什么兰花、玫瑰、茉莉、仙人球、太阳花、菊花等,一年四季,家里花香不断,甚至非常罕见的金边瑞香都被他养得郁郁葱葱,香气袭人。但这所有的花中,我独独最喜欢这栀子花,我常常偷偷地摘几朵,包在手绢里带到学校送给好朋友。可这栀子花香气太浓,哪逃得过爸爸灵敏的鼻子?他知道后不仅不责备,还笑眯眯地说:“别偷偷摸摸的,栀子花的香气哪藏得住?摘几朵没问题,爸爸的也是我宝贝女儿的!”

        爸爸养花,既有文人的浪漫,又有科学家的严谨。他有一本厚厚的养花笔记,不仅有触景生情、信手拈来的诗词歌赋,也有气温、湿度和施肥的详实数据。在那个物质无比匮乏、精神备受摧残的年代,父亲他硬是把苦难过成了一首诗!

 

         不是一直不知如何描述栀子花的香气吗?想不到在远离故乡万里之外的芝加哥,突如其来地被这句“天堂的香气”击中心怀。果真如此,那我在天堂里的父亲一定会非常开心,因为那是故乡熟悉的味道!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俺的家乡也是江南。握手!原来芝加哥也有栀子花,天堂来的香味,鹰文名字太妙了!小阿立在芝加哥工作过两年。俺们那时一年去好几次呢。还参加过建筑学会的导游活动。却不知道花市。乖乖。

 
芝麻开花的头像
 #

芝加哥的植物园和花市随处可见,下次一定要看看哦。这里养栀子花冬天要搬进室内,来年春天再搬出去。随费事点,但总算留住了对家乡的念想。

 
海云的头像
 #

好名字。

 
芝麻开花的头像
 #

谢谢!真是被那块牌子震到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也养了两株在前院,尽管凤凰城夏季似火,但它们依然长势喜人,我把它们养在大灌木下,在夏天用布遮盖着它们,定时浇一些花维生素,以促根系成长。你的爸爸真是花神,竟然能养好瑞香?养花的人都知道瑞香难养,但瑞香有异香,俗称花贼,说它把其它花的香气都偷走了。

我是南京人,也有深厚的栀子花情结,最喜欢开花时采摘几朵,每间卧室放床头,整个房子就笼罩在花香里,栀子花的香气很正,从印度传来的,佛教用来清供。

 
芝麻开花的头像
 #

林导真是行家呀!瑞香极为罕见的东东,少有人知道。我爸托人从乡下老家要来一棵小苗,宝贝的嘞!几年后长成一棵小小树,开起花来,整个楼道里的人都能闻到。今天第一次听到“花贼”的说法,太神奇了!

林导养栀子花也是醉了!你那儿酷热,我这儿奇冷,但都难不倒咱花农花痴们!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