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天 17 小时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510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39 )

还好,他没有毛遂自荐,说不上班在家里陪小玫等电话公司派人来接线。 醒亚一

直暗中注意栋柱,只见他过了几分钟,下楼到工具室取了他的工具箱上来自行接缐。

 

   「好了,小玫不必在家傻等,我把电话线接起来了。 」栋柱大声地向大家宣布。

栋柱又将醒亚新买来的答话机装上,自己在答话机里灌上答话,他说:「这是赵家,失踪

的四十多岁的长发东方女子已经找到了,请不要再打电话来,谢谢合作。 」虽然仍然不

知道韵亚在哪里,但是,赵家的电话关于日趋安静。

 

    醒亚也改变了政策,自己 向公司请假, 天天坐在电话旁边,按照摊开的美国地图

上灰狗汽车可能经过的路线,用红笔一一仔细画好,挨镇主动打电话到灰狗车站,寻找可

疑的东方长发女子。

 

    听起来,这不像大海里捞针吗? 可不是! 但却偏偏会被醒亚遇上了呢! 第三个

周末,当醒亚蓬着头,戴上酒杯底的眼镜,打电话到加州旧金山的灰狗车站时,对方听了

醒亚的描述,居然说道:「女士,请妳等一下,我们站上的工作人员查理说他和他太太见

到过一位长发的东方女子,好像是个中国人,请你稍等,我去把查理找来跟你说话好吗?

过了一会儿,电话那边有个叫查理的人说:「数天前,我看见一个东方女子,

在旧金山的灰狗车站里面迷迷茫茫乱转,我上去问她叫什么名字? 要找谁? 她说她叫韵

妮余,是来加州结婚的。 」

 

    醒亚一听,对着电话筒忘形的尖叫道:「是了,是了,那就对了,我要找的人是

叫做韵妮余,是到加州去结婚的。 」查理在电话的那头说:「我问她结婚的未婚夫是谁

? 住在哪里? 我们可以送她过去,她说她千里迢迢有纽约过来寻找的未婚夫叫佳琪张,

现在已经死了,所以结不成婚,你说可怜不可怜? 」「死了? 佳琪张果真死了吗? 」

醒亚吃惊地问。 「我问她父母是谁? 住在哪里? 她回答说父母被关起来了,小妹妹不

许她去看望父母,听得我这局外人非常生气,哪有妹妹不许姐姐去探望父母的。 在我们

美国是不可能的! 」查理不满地说。

「....」醒亚不说话,他们的父母虽然没有被关起来,但是大家瞒着韵亚,不让

她知道父母的地址,因为怕父母见到有神经病的姐姐伤心,所以,韵亚不知道父母的地址

和现况,一点也不假,而他们余家的小妹是真的不许大姐去看父母,韵亚一点都没有说谎



「我本来是要帮助她的,但她长得很好看,我可不愿意我太太不高兴,就把她带回去交

给了我太太,我太太是好人,一个好心女子,听说这位东方女子这么可怜,未婚夫死去,

而自己的妹妹不许姐姐去探望父母,也觉得...。 而且,听说小妹是医生呢! 哪有因为

医生而不许可姐姐去看望父母的道理,除非... 要知我太太也怕传染病的... 我太太...

这位东方女子,抵死也不肯吃我太太做的食品...。 」查理的声音,由电话里传过来。

 

   「这位东方女子没有传染病,我是她的大妹妹,我不是医生,我们的小妹是医生。

」醒亚告诉在电话线加州那边的查理说。

「你姐姐已经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了,我和我太太只好把她交回给站长。 」查理说,

听起来就知道他们夫妻是一对老好人。 「交给了站长? 是旧金山的站长吗? 我姐姐现

在就站长那里吗? 」醒亚连忙问个清楚。 「不在呀,我与我太太见她不肯吃东西,只好

把她交给站长,这位东方女子告诉站长说怕我与太太在喂她的食物里面下毒,站长无法

...,送到艾滋病的机关也不收她,说她没有艾滋病。 」

 

   「那她现在在哪里呢? 」醒亚追问。

 

   「我们站长由她的皮包中找出一张纽约到旧金山的灰狗车票,断定她是由纽约市过

来的,就给 她 买了一张回纽约的车票,把她送回到回程的路上。 」「现在...? 」醒

亚紧张地问。 「大概还在回程的车中。 」然后好人查理不肯定的回答。

 

     说来说去,不是找着了,又没有找着吗? 当然,至少摸到韵亚的行踪了。

又过了两天,醒亚找到了匹兹堡的灰狗汽车站站长,说是有一个叫韵妮余的长发

东方女子,在他们车站失魂落魄般的到处徘徊,灰狗车站每站都收到通告,有一位

四十余岁的东方女子,没有传染病,失踪了,若赵家是她的家属,请来领回。

 

    醒亚在电话中的什话 被在一旁的栋柱听见了, 只见他恨恨地说道 : 「叫他们

把那女子送进精神病院,不就一了百了了吗? ...。 」醒亚白了他一眼,很内行地批评

道:「在车站徘徊的人成千成百,只要那人没有传染病,又不害人又不害己,哪能随随便

便就送人家到医院去的道理? 」

 

   「其实,家属又不只我们一家,你们余家人全死光了吗? 」

 

     醒亚听他这么说,心里十分来气,虽然气栋柱这么无情,但转念仔细一想,姐

姐韵亚事实上是住在他姓赵的人家的屋檐底下,可恨的是她余家娘家的人,不但人人袖手

不管,而且还觉得二姐醒亚多事呢!

 

   「什么叫做大同世界? 就是老有归宿,生病的人有人照顾,人生在世,够帮助人就

要帮助人,家人有人生病了,由她自生自灭的世界,也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呀! 」醒亚

曾经对小妹说过。 「那妳去追逐那种世界好了! 」小妹智亚回答道。

 

    两天之后才是周末,初拿到驾驶执照的勇勇开车送醒亚到纽约拉呱地机场坐飞机

到匹兹堡,再由匹兹堡飞机场坐出租车到灰狗车站。

 

醒亚先到灰狗车站的站长室去找站长,站长领她到车站后面的一间小房间。

   「你们家属再不来,我们就要把她交给警察了...,就快饿死了的,我们就有权利交

给警察了。 」那位站长说。

 

    是一间很小很脏用来存放站上的水桶肥皂扫把等杂物的房间,里面又黑又暗,

门打开时有一丝微弱的光线照进去,韵亚蹲在一个角落里,不知是开门的声音还是漏进去

的光线惊动了她,只听见韵亚很害怕的喊着:「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喊声充满了惶

恐。

 

    醒亚借着微弱的光线,看见姐姐的长发,湿粘粘、油腻腻地贴在满是污垢的额头

上,脸上,做妹妹的一颗心都要碎了!

 

    世界上每个人都要到这个世界上来走这么一遭,姐姐韵亚的这一遭,要用什么自

来盖括形容呢?

 

    醒亚抢上去一把抱住姐姐,长期处在黑暗中的韵亚大吃一惊,身子一颤,正要叫

喊,在看抱住他的原来是妹妹醒亚,就立刻流下了安慰的眼泪,放心地说:「醒亚,醒亚

,我的好妹妹,我知道你会来救我的,我早就知道了。 」

 

    听见姐姐这么说,醒亚已经破碎了的心,更是被压成粉末一般了!

 

    醒亚带着韵亚回到纽约的飞机场,勇勇开了车到机场去接妈妈及大阿姨回家。

 

   「 韵妮 大阿姨,你要撑住呀,我将来要做一个很好的精神科的医生,好好替你治

病呢 ! 」勇勇对阿姨韵亚说。 那时勇勇还有两年才高中毕业,当时,大家都以为他说

着小孩子的话,没有想到后来年竟然真的做了精神病的医生,而且在2017还升做了主管呢!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唉,心酸。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妳跟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