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悼先师 和律己一源二兄

 

悼先师 和律己一源二兄

文/一刀

捧读鸿篇受灵惠
恨违夙愿难拜会
后学如此感师恩
泉下有知当安慰

(2017.04.11 兜湾斋)

七绝. 感怀施蜇存老师
严律己

大师乃是望江邻,几欲登门未启身。
半世沉浮思愈烈,方知驾鹤作仙人!

       ——年轻时有幸认真拜读了施老师的《唐诗百话》,让我受益匪浅!多次萌发去上海拜访老人家的念头,无奈在国营企业不得遂愿。后搁下诗词为生计而奔波,一晃三十年过去,如今手捧老师鸿篇特别的思念老师!去百度了一下,方知一代大师已作古十三年了,我悔欲跺脚!才比鲁迅、巴金的施老师文革中被自谦为施老学生的姚文元批斗,施老师几乎蜇存终身。
今草就七绝一首,以表对老师的深深怀念!

七绝 忆迪昌恩师

文/一源

严师迪昌镜出光
一派红学右入堂
旧笔依稀胸竖挂
后生载墨泪横穿

注:严迪昌老师乃是剑辉、耿怡与我的通中语文老师。后得知是南大中文系高材,文革時期因右倾打入通中教高中生,一副反光镜,一着中山装,一支粉笔一首诗。学生们抬头只敢凝视他胸前的一支钢笔,从未见过他的笑容。后得知在苏州大学中文系任博导,清末诗词泰斗,红学主委。因病英年早逝(72岁)。余求学工作三十余年,只有写诗时总觉一副反光镜凝视着我。∵
  今年清明节,在为家母扫墓之际专程看望了严老师。石碑前流了双倍的泪……。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高山仰止。

 
一刀的头像
 #

高山仰止。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跟着源兄、刀兄悼念文学先师。

俺的高中班主任、数学老师,虽不是文学大家,也是诗歌爱好者。就因为自己笔记本上爱写闲诗,被小人告发,才下放到俺们中学来。这还是文革前呢。40多岁才成家。令人唏嘘。

 
一刀的头像
 #

一声叹息...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