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子初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天 18 小时 之前
注册: 05/29/2017 - 06:33
积分: 400

你在这里

恐怖袭击下个目标是谁?德国危机四伏

 

恐怖袭击的下一个目标是谁?德国是否在劫难逃?11月14日德国内政部长德迈其艾说,德国一直就在恐怖分子袭击的目标范围内,内政部长德梅齐埃表示,可能有更多极端分子伺机发动攻击。17日在汉诺威德国对和荷兰队的友谊足球赛因恐怖威胁而取消,有人携带炸药将在球场引爆,文化中心举行的爵士音乐会被取消,迹象显示嫌疑人是伊斯兰恐怖分子,汉诺威警察局局长强调袭击威胁涉及全市,建议全部演出主办方取消演出活动。


其实恐怖分子在德国的恐怖活动早有征兆。5月1日法兰克福自行车赛因恐袭威胁而取消,警方逮捕了一对伊斯兰夫妇并在其家中发现雷管炸药、冲锋枪G3部分组件和100颗子弹。2月15日北德规模最大的布伦瑞克嘉年华活动因一个“具体存在的威胁”而取消,威胁同样与伊斯兰分子有关。今年初冬在沃尔夫斯堡市警方逮捕了3名伊拉克人,他们企图制造多起爆炸;在布伦瑞克市,警方破获了2起爆炸案。

 

恐怖主义来了

恐怖主义来了,他们就在我们中间,他们随时有可能发动一个又一个恐怖袭击,“让欧洲血流成河”这是他们咬牙切齿的誓言,他们正在暗处磨刀霍霍、蠢蠢欲动,悲剧随时随地可能发生,就像西班牙【国家报】报道的“空气中弥漫着对新一轮严重恐怖袭击的恐惧”。15日晨在柏林Schlachtensee的学生村的每栋宿舍楼入口处,都贴有一张印有IS组织旗帜的宣传单。德国人已经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恐怖主义与他们近在咫尺。

 

最近在网上流传着一段视频,德国人用默克尔对难民政策最常说的一句话:“我们能搞定!”编辑了一段饶舌RAP:“我们能搞定,搞定,搞定!我们必须搞定!我们真的能搞定!有了意志,人类能搞定很多!”这是无奈的德国人以幽默的方式表达了一种广泛的集体焦虑。

 

有些人则认为我们有德国边防军第九反恐大队,是世界上最顶尖强悍的反恐部队之一,全队350名队员始终保持临战状态。此外,这次在汉诺威的恐袭事件中德国警方也表现得相当谨慎得当,我们不必担心。

 

恐怖分子就混在难民中间


说到恐怖分子,一个不能回避的话题就是难民。11月18日土耳其警方在伊斯坦布尔机场抓获8名伊斯兰国恐怖分子,他们来自摩洛哥正预备伪装成叙利亚难民进入欧洲,从他们身上搜出了显示难民从伊斯坦布尔、希腊、塞尔维亚、匈牙利、奥地利到德国的路线图,最终目的地是德国。参与巴黎恐怖袭击的一名恐怖分子,就是在10月份混入难民乘船从希腊进入欧洲的。黎巴嫩政府官员警告卡梅伦,现在去欧洲的每100个叙利亚难民中,就混入了2个ISIS分子。这些恐怖分子以难民身份进入欧洲就潜伏下来,随时等待接受任务,他们无疑成为了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没人知道在欧洲各国各地潜伏了多少这样的定时炸弹,更没人知道这些定时炸弹何时引爆、以及在那里、以何种方式引爆。

 

今年进入德国的难民有100万人,就是说其中会有近2万恐怖分子,而另有报道说德国境内的恐怖分子可能有4万人。13名恐怖分子就血洗了巴黎,那么这4万名恐怖分子一旦爆发会给德国带来怎样的伤害和威胁,特别是一旦他们掌握了武器炸药后果将不堪设想。9月4日在小镇多瑙埃兴根400多名身着防弹服带头盔手持自动枪的武装特警包围了一个难民营,据报那里藏有武器;9月30日希腊海关截获发给难民的物资,其中一个集装箱装满4000多支枪支和子弹;11月14日在德国巴伐利亚州,警方逮捕了一名疑似恐怖分子,他的车上装满炸药和遥控装备。据德媒FOCUS报道,巴黎袭击数日前,德国警方在巴伐利亚地区一辆汽车内发现了大量武器,随后巴伐利亚州立调查局(LKA)在仔细检查后发现该车多处都藏有武器,包括八支AK47步枪及弹药、两把手枪、一把左轮手枪、两个手雷和200克TNT炸药。

 

难民刑事案不断升级 成安全威胁


难民营内的打架群殴以及难民对当地居民的偷盗、抢劫案件,近几个月来急速上升,已经达到无法容忍的地步,更有甚者杀人案以及袭击警察案件时有发生,10月初在巴伐利亚州一个难民营,一个前去帮助难民的德国老人被人用刺刀杀死。9月在柏林一个区几十个难民冲击当地警察局,当时只有一名警察在值班,他只能锁住门窗,正当这伙匪徒几乎砸破门窗闯入时,另一区的警察赶到增援。德国的警察人数少,当一个地区发生难民暴乱时,常常需要从另一个区域调集警察增援,因此各地警察频繁出警、疲于应付。距沃尔夫斯堡市30公里的BROME村,700多居民的村庄安排了3700个难民,10月1日发生了难民骚动,警察出动警力维护治安却受到难民袭击,多名警察受伤,当天在汉堡两个难民营也发生了暴力冲突,德国警察联合会称这些人打架除了为宗教冲突、国籍冲突外,还发现有罪犯企图控制别人,难说不是恐怖分子在其中作乱,制造事端。德国负责难民事物的官员茨米拉格尔佐夫提议,需要派德国军队进驻难民营,而不是警察,因为警察已经管理不了了,这种失控的局势令人堪忧。

 

德国难民及反恐政策亟待调整


近几个月来,德国举国上下一切的人力物力财力都专注于难民事物,而对于国家安全却多有疏忽。竟然将在科隆南部艾玛曹甄(EMMERZHAUSEN)村庄附近的一个军营腾出一部分给5000名难民住,难民与士兵共用一个食堂,军营这样的军事重地,难民与武器弹药仅一墙之隔。在汉诺瓦舜顿(Hannoversch Monden)政府把一所警察学校腾出来给难民住,警察学校只好停课。当下德国全国警察人手急缺,而警察学校却拱手让给了难民。如此种种麻痹大意、掉以轻心、丝毫不加防范,令人匪夷所思。巴黎恐袭之后,这一切都亟待纠正。

 

政府对难民一切大开绿灯、难民至上的政策,以及难民的种种行为,使很多一度曾持欢迎态度的民众倒戈,人心向背。不少人认为巴黎恐袭可以随时在德国发生,因为德国国内有太多的穆斯林难民,德国也再无宁日。他们呼吁关闭边境,封锁难民营限制难民活动。同时民众抱怨现行的政策,欧洲绝大多数穆斯林恐怖分子正是靠欧洲社会福利供养生活的,什么工作都不干,一旦自己被捕了政府还得养活其家人,就算你把恐怖分子抓获,结果到了监狱,律师还要帮他捍卫自己的权利,比如抱怨伙食什么的。

 

但是这种与政府政策相悖的观点和情绪,被主流媒体所排斥。一部分人认为不能把难民等同为恐怖分子,难民不应成为恐袭主义的替罪羊。然而人道主义与国家安全,孰轻孰重?!在不能有效保证安全和防范的前提下,暂停接受难民是必要的。同时政府内部反对的声音也日益强烈,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马库斯索德尔接受【周日世界报】采访时怒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他说巴黎的血色恐怖已经改变了一切,欧洲打开了自己的边界,恐怖主义得以轻易地向这片大陆触手,默克尔需要在难民政策上悬崖勒马。当被问道难民局势是否与恐怖袭击不相干时,他回答说:“法国已关闭了国境,我们也该在难民事物上有所保留,无登记注册的难民在大开绿灯的边境上大行其道,我们并不清楚,都是些什么人进入了德国,他们在这里会干什么。这种状况必须改变,当然并非每一名难民都是伊斯兰国恐怖分子,但是如果认为难民不会引发战争,就太天真了。法国的遭遇已经证明,在安全问题上我们不能有丝毫妥协。。。。。。我们不可以向这股非法的、汹涌的难民迁入潮投降。当被问道人到主义难道不是一种普世价值吗,他答说德国政府必须最优先地考虑本国民众,这不是简单地宣誓要增进民众福祉那么简单,德国老百姓没有义务为全世界担责。他随后说如果联邦政府保护不了巴伐利亚边境,我们自己来!

 

 

 (发表于2015年第23期【世界博览】热点栏目)

  (以“恐怖袭击剑指何方?德国危机四伏”为标题发表于2015年12月15日第399期德国【华商报】)

 

 

分类: 
连接到论坛: 
活动日期: 
星期一, 六月 19, 2017 - 15:15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这种矛盾在美国也存在。欢迎来文轩。

 
子初的头像
 #

近一年多来发生在欧洲的多起恐怖袭击已经印证了这篇2015年文章的忧虑不无道理,美国虽难民少但极端穆斯林分子并不少,同样令人堪忧。谢海运点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