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子初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8 小时 之前
注册: 05/29/2017 - 06:33
积分: 400

你在这里

9/11到底发生了什么?

标签: 


又是9/11周年纪念日,过往虽已14载,往事依然历历在目,美国永远不能忘记那血雨腥风的一天,谁又能忘记呢?如果有人告诉你,事实可能并不像我们所知道的那样,这可能是一个弥天大谎,大多数人都不会相信。

事实上来自世界各地对9/11的质疑声从未间断过,尽管他们始终被排斥在主流媒体之外,却像雨后春笋般地不断涌现,美国国内各界人士也从未放弃过对真相的追索、挖掘、调查和研究,他们出版书刊,建立网页,制作DVD,他们追索事实真相的努力从未停止过,他们称作为9/11真相运动。其中一个名叫“9/11飞行员真相组织”(http://www.pilotsfor911truth.org),在该组织网页上列出的核心成员名单中,有亚特兰大海岸航空公司独立公司大副、首席飞行家、资深多机种飞行教官罗伯特巴尔萨莫;美国空军上校、地面指挥官拉斯威滕伯格;前美联航机长罗斯阿米尔;美国空军事故调查局主席、航空工程师杰夫拉塔斯;美国空军战斗机武器学校教官、北约战术领导组教官盖伊雷泽;美国宇航局(NASA)德莱顿研究中心前主任德韦恩迪茨;澳洲航空公司机长鲍尔托德、曾在美联航、美国国际航空公司、太平洋航空公司以及美西北航空公司机长、驾驶过波音、道格拉斯和麦道飞机的吉姆慕斯丹尼斯;前美国海军后备队指挥官泰德穆伽等等等等,一长串曾经或者仍在美国军方任要职、及美国各民航公司资深飞行专家、教官的名字赫然在目。人们会问,这些人放着自己的好日子不过,在9/11这样关系到反恐和国家安全的重大事务上,这么偏执地上质疑美国政府,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他们的网页首页上这样写到:

9/11真相飞行员组织”是一个集合了全球飞行专业人员和飞行员的组织,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寻找2001911所发生事件的真相,我们的主要焦点在于四个所报道的航班,在这个时间点上我们不提供理论或观点。然而我们的重点是基于可靠的数据和事实来确定那个决定命运的一天的真相,因为2001911日,是当今世界许多事件形成的催化剂,而美国政府似乎并没有可靠的事实和答案。我们不接受9/11委员会的报告。9/11委员会主席的说法,不能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解释,持续地严重违反了美国政府承诺的美国宪法,持续地牺牲了每一个美国公民的利益,对一些人的伤害比其他人更大些。我们同许多其他不断发展的组织站在一起,包括消防员、医疗专业人士、律师、学者、军官、退伍军人、士兵、宗教和政治领袖,以及幸存者、受害者的家庭成员,包括许多英勇捐躯的“归零地”工人,那些为此生病或已经去世的人们,我们要求一个9/11事件真正的、新的独立调查。

但是这种要求当然从未得到美国政府的回应,这些组织、个人便自行对9/11系列袭击进行调查。他们访问了无数目击证人、消防员、飞行专家、军事专家,对采集到的大量数据、文件和样本进行详细分析、解读、比对,最后得出结论,即所有的事实均与政府所公布的数据相违背。倘若你好奇心尚存,那么你不妨睁开眼睛看一看、听一听这些人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世贸中心7号楼的诡秘倒塌

世界贸易中心7号楼是一座47层高、坐落在纽约双子塔旁边的建筑,911日在世贸双塔的倒塌中,碎片击中了世贸中心7号楼,引起几个楼层轻微着火,下午1720分整个建筑在几秒钟内倒塌。从当时多个不同角度拍摄到的倒塌瞬间录像看,整个建筑完好无损的情况下,突然从底部塌陷,像自由落体一样瞬间坍塌并化作滚滚烟尘。1900多名建筑师和工程师研究了视频和碎片及尘埃样本,得出的结论是办公室火灾不可能造成这种自由落体式的崩溃。在所有灰尘样本中发现了铝热剂,一种特殊形式的、用于定向爆破的炸药,至此调查引发的一系列尤为严峻的问题是人们所不敢想象的。一篇科学论文发表了他们的一些研究,大学教授详细地描述了他们的发现。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严重问题是,BBC世界电视“意外地”地在世贸中心7号楼倒塌前20分钟报道了它的倒塌,这就又给了任何一个理性思维的人太多无法解答的问题。BBC怎么可以提前知道世贸中心7号楼的倒塌呢?最重要的问题可能是:为什么在9/11委员会的报告中根本就没有提及世贸中心7号楼的坍塌,直至今日在官方所写的历史中,这座建筑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五角大楼的爆炸缺乏飞机撞击证据

根据当时官方的报道,一架民航波音UA757客机起飞后被来自中东的恐怖分子劫持,在空中做了270度的大弧度转向,并以时速800公里撞击了五角大楼,而这是由一位未曾接受飞行专业系统训练的人所为。美国达拉斯机场空中管制中心人员丹尼尔布莱恩和他的同事当时在空管中心的雷达显示屏上看到一个飞行物正以高速低空飞行,当时他们认为这不是民航客机,一定是架战斗机,因为民航客机不可能完成那样的高难技术动作。波士顿机场空管员罗宾霍顿说,对于一位有着几千小时飞行经验的飞行员来说,也许要经过十次乃至二十次的演练,才有可能做到像报道的那样袭击五角大楼,新手完全没有可能。他说他们空管中心经验丰富的空管人员认为,那不可能是民航客机,只有战斗机才有可能做到。

曾为美国空军服役30多年、之后为泛美航空公司和美联航工作多年的前美国空军高级飞行专家洛士维特伯格拉斯说,这架飞机要在它所在的位置对五角大楼进行袭击,必须以800公里时速,在据地面6米的高度飞行1公里,一路越过山坡、高速路、砍断无数根高压线架和路灯杆、树木,在这样的低空飞行,空气的高密度,即使是战斗机也难以人工实施这样的高难度飞行,只有用系统自动操作才能完成,所谓民航757客机撞击五角大楼的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官方的报道说这架波音757客机由一位中东人哈兹迷罕约尔控制撞击了五角大楼,而这位中东人在飞机驾驶学校的教官洛士维特伯格说,他连最小的飞机都不能控制,只能说他是一位很糟糕的飞行员。他说:“假设波音757客机能做到以那样的高难动作撞击了五角大楼,而这家伙也做不到,打个比方,你看到我可以宰杀一只圣诞火鸡,取出它的内脏,但是我却不可能像心脏大夫那样完成一个心脏手术。”

前美国空军事故调查专家乔治内尔森曾经专门负责事故评估和分析,他说他不知道是什么撞击了五角大楼,但肯定不是波音757客机。

北美空中防御联合系统总指挥官杰里阿诺德,在事发后第一时间命令其下属战斗机飞行员立即飞到现场查看情况,飞行员回来报告说,没有看到有飞机撞击五角大楼。

五角大楼幸存者之一的史蒂夫迟奥罗和凯伦奎亚特罗斯基都说没有看到过任何飞机,只看见一个炸塌的大洞。军事记者芭芭拉虹妮格说,在五角大楼周边的饭店、咖啡厅、超市、加油站、小卖店、高速路、停车场等一共安装有86个摄像头,FBI在事后第一时间取走了所有摄像头里的录像带并对外封锁,直到2006年根据美国一项信息自由的法律条文,他们要求当局公开当时保密的文件资料,然而在这些文件资料中却找不到任何当时的影像和图片,只找到了在一处停车场入口处的摄像头记录下的两张图片,两张图片分别是在五角大楼被撞击之前的数秒时间内拍摄的,图片上仅有一股白烟冲向五角大楼,而没有飞机,飞机在哪儿?官方的解释是当时飞机的速度太快,以致飞机在两张图片之间的瞬间而没有被摄像头扑捉到。美国空军高级飞行员洛士维特伯格说,波音客机的喷气发动机在高速运转时是不会产生白烟的。

五角大楼被撞击后爆炸起火,大楼坍塌形成了一个大洞,但是临近洞口的窗户玻璃却都保存完好没有破裂和震碎,废墟中找不到任何波音757客机机身上的任何碎片和飞机部件,机身的任何部位包括外部、机翼、发动机、黑匣子、座椅、行李箱等乘客物品,全部没有。美国空军高级飞行专家洛士维特伯格说,他曾经亲历过无数飞机事故,每一起都会留下成千上万的飞机碎片残骸,却从未见过飞机失事后找不到任何飞机残骸的,飞机撞击五角大楼并爆炸后,必定会留下成千上万的碎片,飞机上很多部分是不可销毁的,比如发动机、传送装置、机翼、轮毂等等,特别是黑匣子,飞机的残骸和碎片去哪儿了?而官方的解释是当时飞机在如此高速飞行后撞击、爆炸、起火,所有这些物体全部在高温中化为灰烬了、蒸发了,实际上制造飞机发动机所用的钢,只有在摄氏3286.85度时才会熔为液体。

飞机撞击五角大楼后爆炸,在楼与地面间留下一个直径为5米大洞。而飞机的直径是40米,宽度是38米,高度是13.5米。冷战期间担任美国国家安全部情报部门指挥官的艾伯特斯戴伯宾,他所在的部门主要工作是从照片和图片评估和分析其他国家的武器装备和军事部署等,当他看到图片上五角大楼被撞击后留下的大洞时,再看看757飞机的图片,当即说飞机和这洞显然不吻合,不是这架飞机撞的。

那么是什么撞击了五角大楼?一些美国公民自发地成立了公民调查小组,开始采访9/11当天在五角大楼附近的目击者,在被采访的目击者中有两位警察和一位五角大楼直升机空中交通控制员。调查的关键是飞机的飞行路径,他们根据目击者所描述的飞机飞行轨迹以及他们所处的位置绘制了一张图,所得出的飞机在撞击五角大楼前的飞行轨迹与政府所公布的轨迹相左,没有目击者实际看到飞机撞击五角大楼,因为在他们与五角大楼之间有一座山丘,一位目击者看到了爆炸,一位处于五角大楼另一侧的目击者,在听到爆炸声几秒钟后看到一架飞机低空飞走。这个调查小组之后制作了一个文件和DVD在网上发表,名叫“国家安全警报”来总结他们的发现,其中包括对目击者的采访以及分析。

9/11前一天五角大楼宣布2.3万亿美元失踪

五角大楼据称被民航班机撞击的一侧,是唯一在当年装修工程中在结构上加强和改造的部分,因此这一侧除了部分会计办公室搬进来以外实际上还是空空如也。2001910当时的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在五角大楼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有2.3万亿美元在五角大楼失踪。而一天后当五角大楼会计办公室这一侧被毁时,所有本可供追踪的证据也正合时宜地消失在大火和爆炸中了,然而此时忽然间有了比打击腐败更重要的问题要对付。

世界贸易中心双子塔的倒塌疑点重重

(一)建筑学上的14个疑点

建筑师和工程师研究对世贸中心双塔和7号楼的倒塌做了大量的科学研究,并建立了一个网页,公布了所有的研究、发现和证据,以及对于部分成员的采访录像,还有这个组织的创始人理查德·盖奇的演讲,他们一致确认关于9/11世贸中心双塔的倒塌,技术上有14个关键疑点:

 

n        恒定的加速度通过阻力最大的路径——甚至没有时间“粉碎”

n        非自然均匀的碎片分布

n        极其快速地被摧毁

n        超过100多人报告有爆炸和由此产生的闪光

n        数吨重的钢架外侧足以抵御每小时600英尺速度的飞机撞击

n        9万吨混凝土、金属盖板、地板桁架不可思议地在半空中粉碎

n        像云一样巨量扩大的火屑

n        1200英尺直径的碎片范围,而没有“平降楼层”

n        孤立的爆炸性抛射

n        总建筑破坏:钢框架的肢解

n        所有三个建筑下面都发现有几吨的熔铁水

n        在世贸中心尘埃样本和钢制品中发现了含有铝热剂的熔铁水

n        在世贸中心尘埃样本中发现纳米铝热剂芯片  

n        没有钢架高层建筑因大火而倒塌的先例

(二)官方发布的飞机速度“在技术上不可能”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于200227日发布了一份报告,9/11雷达数据的分析显示UA175航班在撞击世贸中心时的速度是510节触,这个速度等于944公里/小时或586英里/小时。而波音767 - 200的最大地面操作速度是360节触,商业飞机并没有设计为可以在低空高速飞行,因为地面上的大气压力比高空大很多,所产生的空气阻力可能摧毁整个飞机。“9/11飞行员真相组织”,调查了所有四个航班的互相矛盾的证据,包括太高的飞行速度,尤其是他们认为完全不可能由没有经验的飞行员完成。美国政府不愿意承认所提供的证据相互矛盾,也不就此做任何解释。“9/11飞行员真相组织”制作了一个45分钟的纪录片“世贸中心袭击”,发布在网页上,以他们作为航空专业人员的观点,对官方公布的数据中的重重矛盾做了分析和总结。

(三)撞击在物理上不可能

美国人约翰·里尔,曾是美国中央情报局飞行员和民航飞行员,他是里尔喷气式飞机的发明者比尔·里尔的儿子。他给出了他的专家证据,在物理上波音767飞机不可能像9/11那天AA11以及UA175航班那样袭击世贸双子塔,尤其是由非专业的飞行员驾驶,他在证词中写道:“没有波音大型客机像政府、媒体、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所以及其承包商谎称的那样撞向双子座。这种撞击根本就没有发生,这在物理上根本就不可能,因为以下原因:当UAL175航班进入南塔时,一架真正的波音767飞机当其鼻子撞向中心为39英寸的14英寸钢柱时会叠缩,垂直和水平尾部就会立即从机身分离、撞向钢结构箱柱然后掉落到地面,而发动机,即使飞机撞向钢柱后掉落到地面,或在倒塌的瓦砾中被发现时,仍然能保持起基本形状。另外波音767飞机不可能在海拔1000英尺的高度能达到每小时540英里的时速。发动机风扇的设计不允许接受在那样海拔和时速的大量高密度的空气。一块包含34个窗口的外部飞机机身以500英里的时速撞向14英寸的钢体箱型柱时,它会褶皱在一起,大片波音767机身或发动机不可能穿透14英寸厚的钢柱和37英尺的巨大核心塔,合理的情形是它在撞击大楼后,机身瞬间折叠在一起,机翼和机尾立即脱落,然后整个飞机会掉落到地面上。而官方报道的电视画面却是,飞机完美地嵌入大楼,其头部从大楼的另一冒出,并有碎片从大楼的另一侧冲出,这显然在物理上不可能。此外在大楼倒塌的废墟中,应该找到的飞机残骸应该包含巨大的波音767截面,包括三个发动机核心每个重量约达9000磅,这些是不可能隐藏而不被发现、或被燃烧的高温所熔化的,然而在世贸中心的废墟中没有证据发现这些767大型结构组件的任何一个,这种767的彻底失踪是完全不可能的。

2014128里尔在法官和公证人面前写下证词,发誓9/11那天没有飞机撞击世贸中心双子塔,因为这在物理上完全不可能,他的证词成为在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开庭由摩根雷诺兹起诉的一个法律诉讼案的一部分。

(四)撞击不可能由非专业的飞行员操作完成

65岁的约翰·里尔曾是航空公司机长和前中央情报局飞行员,有超过19000小时的飞行经验,他说:“所谓由一个新手飞行员‘控制’飞机,实施袭击世贸中心是极端不可能的,因为航向控制的难度,下降速度和参数控制的飞行,需要一个高度熟练的飞行员读解电子飞行信息系统的显示,没有劫机者飞行员会掌握熟悉或接受培训,并使用他的控制,包括副翼、方向舵、升降舵、阻力板和节流阀达到控制和实施一个袭击。里尔在他40年的飞行生涯中,已经飞行超过100种不同类型的飞机,他持有的美国联邦航空局飞行员证书,超过任何其他FAA认证飞行员。他在1967年至1983年之间,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东南亚、东欧、中东和非洲执行秘密飞行任务,之后他为几个客运和货运航空公司工作,担任队长,训练飞行员和教练。

(五)目击者亲历多次爆炸

有一长串的目击者在911身处于世界贸易中心。这里只提最重要的几个。巴里·詹宁斯是纽约房屋委员会紧急服务部副主任,当第一架飞机撞击世贸中心1塔时,他立即前往位于世贸中心7号楼23层的办公室。当他到达时,那里已经被关闭,他和另一人一起通过楼梯离开大楼。当他们介于68层时忽然在下方发生了爆炸,摧毁了整个楼梯,这时世贸中心1号楼和2号楼还没有倒塌,他们被困在了那里,之后世贸中心1号楼和2号楼倒塌,而在7号楼倒塌前他获救了。他目睹了7号楼的多次爆炸。当他在下午1点获救时,他注意到整个7号楼的大堂已经被完全摧毁,他通过墙上一个巨大的洞离开了7号楼。当他刚刚被救时,他接受了ABC7的采访。他说:我知道为什么7号楼倒塌,是因为爆炸。

威廉·罗德里格斯是世贸中心北塔的门卫,当时他冒着生命危险帮助那些无助的人们,利用他的万能钥匙打开上锁的门帮助人们逃出大楼。他的英雄行为受到了许多人包括总统乔治·布什称赞。9/11威廉大约8:30到达世贸北塔,进了地下B1他的办公室。当他与上司谈话时大爆炸发生在他们下面的地下层,之后不久他听到了第一架飞机撞击大楼顶部的撞击声。

两个消防员在9/11上午接受采访,他们都见证了在世贸中心大堂区域的多个爆炸,爆炸是如此严重以致他们都受了重伤。采访是从下午1:30开始的。消防队员约翰·施罗德目睹了电梯爆炸,当时他正在世贸中心大堂里。

一个安装在世贸中心大堂的摄像头,录下了一段30秒钟的视频录像,记录下了在大楼倒塌之前几个消防员的对话,他们说大堂看起来像是被炸弹击中。

(六)可疑的手机报告电话

9/11发生后立即有大约15个手机电话报警,报告来自被劫持飞机上的乘客,这些电话成为了官方报道的“中东恐怖分子用刀具劫持飞机”故事的机上“目击证人”,但是手机电话通话在8000英尺上空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已经是通过实验证实了的,在2003年由A.K. Dewdney 所做的“阿基里斯项目——低空手机电话实验”。

以下是官方认可的手机报告电话内容摘要:UA175航班814分起飞,833分到达31000英尺并保持在这个高度直到851分,第一个手机电话是由彼得·汉森在852分打来的。AA77航班810分起飞,846分抵达35000英尺高空,856分机上雷达应答器被关闭,几个手机电话9:12打来,929分自动驾驶仪在7000英尺脱离,在机上916分至26CNN评论员芭芭拉·奥尔森致电她丈夫 (根据9/11委员会的报告一个空中电话)2006年确认了AA77完全没有安装空中手机,所以她如何打电话给丈夫? ! ?

美联航UA93航班842分起飞,902分抵达35000英尺高度,928分被劫持,932分开始打来手机电话,雷达应答器在941分关闭,958分汤姆·伯内特打电话给妻子,告诉她“我们要做点什么”,飞机1003分在在宾夕法尼亚尚克斯韦尔坠毁。AA11航班,这个航班上没有手机报告电话,贝蒂昂用空中电话打了一个电话。

关于这些手机报告电话,近几年来的研究与发现与官方20049/11委员会发布的报告相矛盾,美国政府对此未予置评。

(七)小布什的扯谎

9/11过去三个月后小布什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声明,当时他正在学校参加一个活动,在进入教室之前,他在外面等候时从电视里看到第一架飞机袭击了世贸中心。这里的问题是第一架飞机袭击世贸中心的影像直到912日才在电视中播放。所以他在看哪个电视?当小布什在新闻发布会上被问道他是否预先知晓9/11袭击时,他的表情很古怪。

20073月前首席经济学家雷诺兹在乔治·W·布什政府时期提出请求,要求纠正美国国家科学和技术研究所引用他的证言,他说没有商业飞机袭击世贸中心大楼。

宾夕法尼亚州尚克斯韦尔飞机坠毁事故现场缺乏证据

根据官方报道美联航93号航班的乘客试图进入驾驶舱从恐怖分子手中重新控制飞机,导致飞机坠毁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尚克斯韦尔,但是大部分证据并不支持官方的说法。

坠毁现场碎片分布在长达7英里的区域,如果飞机在一个地点坠毁,碎片怎么可能散播得这样得广泛呢? 几乎没有大块的飞机大部件被发现的证据,失事地点周围有大量的小碎片,没有什么比一个电话本还大,官方公布的事故现场图片,看起来很可疑,飞机在哪里? ! ?911日报道飞机坠毁的新闻广播视频是从一架直升机拍摄的,这个失事画面再也没在电视里出现过。

为什么美国军方没有反应

9/11委员会报告没有解答的问题之一是:当四架民航飞机先后偏离了各自的飞行路线并中断了无线电通信时,为什么美国军方没有反应?调查显示,仅在20019/11前,“空中警察”程序就启动了50多次,每一次喷气式战斗机几分钟内便升空并定向到可疑飞机所处的位置,而这一次为什么没有?

以下是摘自官方说法:814AA11航班拒绝空中交通管制中心的命令改变高度,之后失去了无线电联系,此后不久应答器关闭。825分空中交通指挥员报告说听到可能是由一个基地恐怖分子从空中播报的公告。846AA11撞向世界贸易中心。8:53两架战斗机开始升空,但没有接到任何命令飞往哪里,901分空中交通管制中心通知军方民航班机UA175飞往纽约,03UA175撞向世贸中心大楼。那时另外两家民航班机AA77以及UA93都已经被劫持并开始偏离自己的航向。报告说AA77937分撞击在五角大楼,而UA93据称在10:03分在宾夕法尼亚的尚克斯韦尔坠毁,在此之前军方战斗机并没有拦截这两家飞机。

美国国会女议员辛茜娅麦肯尼的9/11科学顾问约翰朱安之女士说,作为美国首府的华盛顿地区以及美国军事要地五角大楼,处于极端飞行监管中,设有自动雷达监控系统P56,它是专门设计保卫白宫、五角大楼、国会山等核心设施的。P56系统按75公里、25公里和核心地区5公里三个区域划分,全天候监控,P56系统自动与一个导弹防卫系统相连,此外在华盛顿南部10英里的安德鲁空军基地,还有数架F18F16战斗机,BCH防空中队全天候处于战备状态,随时准备升空。此外,五角大楼自身还安装有对空导弹防卫系统,会自动对入侵的不明飞行物发射导弹。这里三层外三层的地空防卫系统可谓滴水不漏,然而奇怪的是所有这些系统连同操作人员,在9/11发生当时集体哑火,没有一个做出任何反应。

美国海军军事学院军事记者芭芭拉虹妮格在谈到为什么这些系统没有反应时说,要知道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建筑,导弹防卫系统设有一个自动识别敌友装置IFF,当有不明飞行物接近时,系统会自动发出询问密码,民用机与军事机有不同的密码,而民用机不会知道军事系统的密码,显然如果这家飞机答错密码的话,早就被系统自动发出的导演打飞了。她说很可能那架飞机是美国军方的飞机,当系统发出询问“来者何人?”时,它用密码答说“是朋友”,于是系统自动放行。

曾参加过越战的前美国空军飞行员罗伯特鲍曼说,在美国任何飞机改变航向又关闭了机上雷达收发器的,立刻就会被空军战斗机拦截。而9/11当天,自从第一架客机被劫持,然后改变航向,到飞机撞击世贸大楼,前后有32分钟,期间不见任何拦截。美国著名作家卓尔维窦说,如果我是国会议员的话,第一个要询问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所有这些完备的系统在当时都没有反应。而空中防卫系统的管理人员所不能回答的问题就是他们为什么没有反应,都干什么去了?这种重大失职,导致了这样惨痛的结果,这些人受到责罚、甚至刑法处置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是所有岗位的关键人物,事后都不同程度地获得了升迁。

几个FBI特工声称他们事先知道9/11计划,但他们的警告不被理睬

政府隐瞒真相将国家置于风险

9/11委员会的三名成员最近做了公开声明:

农夫约翰是9/11委员会高级委员,他写了一本关于出任9/11委员会成员经历的书。书名叫在《地面真相——美国9/11袭击中未透露的故事》,在书中他记载了白宫、中央情报局、美国联邦调查局以及北美防空联合司令部做伪证的事实,以下引用他书中的两句话: “政府在某种程度上,在某个时间点上,决定对于9/11全国系列袭击,不告诉真相。我们欠9/11遇难者家庭一个真相,我们也欠美国公众一个真相,因为只有通过了解过去的错误,才能保证我们国家将来的安全。政府隐瞒真相将国家至于风险。

托马斯·肯恩是新泽西州共和党州长及9/11委员会负责人,他做出了下面评论:“至今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北美防空联合司令部当时那样告诉我们,他们所告诉我们的,离事实真相相去甚远。”20081月肯恩在《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文章题为“受阻于中央情报局”,他描述了中情局局长乔治·特内特告诉9/11委员会某些领域的研究范围超越了他们极限。

马克斯·克莱兰德是美国乔治亚州1997年至2003年的参议员,他被任命为9/11委员会成员,但他是唯一辞去了委员会成员职务的人,因为布什政府阻碍调查,阻止委员会对关键文件和证人进行调查访问。200311月克莱兰德说了下面的话:“我不能看着任何美国人的眼睛,特别是那些牺牲者家属的眼睛说,委员会已经尽职尽责了,这个调查现在只是一个妥协的结果。”

世贸中心大楼倒塌使犹太人拉里·希尔弗斯坦获72亿美元保险金赔偿

世贸中心双塔曾是最理想的公司和商业地址,430家来自世界各地的公司在这里租用办公室,加上旅游和商业,为业主来带了丰厚的收入。而仅仅在9/11灾难发生前三个月,业主纽约和新泽西港务局以不可思议的原因与犹太地产商拉里·西尔弗斯坦签署了99年的租赁合同,使后者成为世贸中心双塔及附属建筑的承租人。灾难之后,根据协议拉里不负责债务,而且他却是70多亿美元保险金的唯一受益人,尽管他不是业主,这得意于西尔弗斯坦令人瞠目结舌的商业本能和嗅觉,因为他在7月要求房东增加保险到72亿美元。最不可思议的是西尔弗斯坦在投保时特别地、非同寻常地注明“恐怖分子的袭击”,而这竟然就在几周后、合同签字墨迹刚刚干的时候奇迹般地发生了。

他签订的合同中约定,如世贸中心遭摧毁,他有权进行重建,在纽约市长犹太人麦克尔布隆伯格的帮助下,拉里找到了新的投资者愿意投资兴建新的世贸中心,拉里只需将72亿美元放在银行生利息。外界议论纷纷,是“幸运”、是“职业本能”,还是“阴谋”? 《世界报》评论道:拉里·西尔弗斯坦灵敏的金融嗅觉的完美应用,致使巨额金钱像倾盆大雨一样落到他头上,先是租赁合同落到他的膝盖上,在世贸中心双塔被袭击倒塌前三个月,他适时租赁并增加了保险赔偿,他现在获赔72亿美元尽管他不是业主。

然而有着准确无误的金融本能的还不止拉里·西尔弗斯坦一个,911日三天前一些人跟随自己的直觉,开始押注股价下跌的航空公司,其飞机被劫持的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和美国航空公司在911日前三天被做空量成倍增加,这些人由此大发横财。

一系列相关人员的神秘死亡

巴里·詹宁斯是纽约房屋委员会紧急服务部副主任,他在9/11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世贸中心大楼的倒塌是因为爆炸,在报告公布的两天前他不明原因地死了。贝弗利埃克特就像其他在9/11中因失去亲人而受到创伤的人们一样,她总是把已故丈夫的照片拿在手上,她,911“批评”运动的成员。但这并没有对她有帮助,她所乘坐的飞机坠毁于2009212,结束了她的生命。

肯尼斯约翰尼曼是世贸中心的门卫,他被人提醒表现得太活跃了,特别是对媒体,所以20089月他自愿用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律师迈克尔H多兰,他把遇难亲人的照片贴在胸前,他试图争取赔偿,却在飞机失事中丧生。

克里斯托弗兰迪斯是弗吉尼亚交通安全部负责人,在9/11事件媒体采访中他的表现令人非常紧张。一个星期后他被发现自杀而死。

贝莎香槟,她不幸是马文布什孩子们的保姆,马文布什是乔治布什的堂兄。马文布什曾是阿拉伯裔美国人公司Securacom的负责人并负责世贸中心的安全。此外阿拉伯裔美国公司也负责机场及航班的安全,包括77航班。此外马文布什还是世贸大厦保险公司的董事会成员。香槟夫人可能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方,20031010日在布什家族的车库前她被碾死在了他们的汽车轮下。

保罗·史密斯是ABC的飞行员之一,ABC拍摄了恐怖袭击时的实况录像。2007710日他死于一场不明原因的车祸。

黛博拉帕尔弗里是妓女头用来迎合讨好政客高官的小鲜肉,其中包括前中央情报局局长波特戈斯,他参与了9/11调查委员会,他在9/11上午还见了恐怖分子默罕默德·阿塔并支付了十万美元。帕尔弗里本想在几天后就这件事做一个“重要”陈述,但后来被发现在车库上吊自杀。

大卫威尔雷少将是那个指挥战斗机保卫华盛顿的人,2009622日他死于火车事故,新闻广播员说那是在33年铁路公司历史上最恶性的一次事故。

萨尔瓦多裴瓷奥塔是9/11“9”消防员,2007523日他被发现不明原因地被谋杀了。

。。。。。。。。。。。。。。。。。。。。。。。

结尾:

如果你是第一次听说这些,你可能会问为什么大众媒体从未报道过?如果你开始研究这个题目就会惊奇地发现很多网站已经披露了太多相关信息了解了这些之后,在每个人心中会产生了一个更深刻的问题,就是9/11到底发生了什么?法国作家蒂埃里梅桑写一本书—— 9/11惊天大骗局》,书中说世贸中心双塔是被遥控引导的两架飞机撞击的,此外袭击五角大楼的是一枚导弹而不是民航客机,而全世界都被蒙蔽了。

倘若9/11真是一个弥天大谎,那么隐藏在这谎言背后的,又是怎样的惊天阴谋呢?善良的人们无法想象。


(发表于2015年9月版【欧洲新报】)​



分类: 
连接到论坛: 
活动日期: 
星期一, 六月 19, 2017 - 14:30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美国中央情报局不允许任何飞机撞击五角大楼的录像面试,但是还是有漏出的录像,比如这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UNngyhZQrk

主要还是五角大楼太多政府机密了,可能也是因为此,引起猜测了。

世贸双子座被飞机袭击却是在全世界的镜头下,不可能被藏起来。不过重大事件的发生,总会引起各方推断,就像肯尼迪总统被杀,现在也是各种版本。

 
子初的头像
 #

世贸双子座被飞机撞击全世界都是在电视上看到的,没人亲眼所见,而据说这个画面也是事先制作出来的,对此有专门的组织调查并制作了录像在网上发表。总之,世贸双子座的被撞击和倒塌也是疑点重重,这也是为什么这些由专业人员自发组成的组织不依不饶地质疑美国政府。

 
海云的头像
 #

不是电视报道啊,在我们这里,很多人亲眼所见,我们小镇(离纽约四十分钟车程)就有不少镇民是在曼哈顿上班族,那天死里逃生的人不止几十个,每个人都可以告诉你他们看见飞机撞大厦,还有的在撞过之后,又进入大厦,却因为上不去只好回头下去,刚出门就见整个大厦轰然倒下,自己在烟灰里逃生。看见飞机撞进大厦的纽约人是不计其数啊。

 
子初的头像
 #

哦,真的是这样啊,了解了。

 
子初的头像
 #

@海云,想起来了,当时一位在“China Daily”工作的朋友,他们办公室好像是在世贸48层,她说当天出事后,她从48层走了一个小时走下来死里逃生的。1999年我去曼哈顿时还与她见面一起吃了午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