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 38 )

余韵亚有神经病(38 )

 

    比尔红着脸,对醒亚说:「赵太太,韵妮小姐曾对我说,她喜欢粉红色的玫瑰花,所以我特地去选了好几株粉红色玫瑰的树苗,今年秋天下土,明年春天就会长出问韵妮小姐喜欢的粉红色玫瑰。 」

    比尔一面说,一面回到小卡车中去去找出他辛辛苦苦买到的树苗,拿过去给醒亚看:「今年秋天先种下长根发芽,让冬天的雪花压着,明春雪水化了滋润根基,花朵就会份外美丽。 」接着,他又热心地笑着说道:「我想要韵妮小姐先看一下...。 」

    平常避韵亚唯恐不及,而且做得那么明显没有风度,难得这个少年比尔如此善良,对韵亚又如此友善,醒亚心里着实安慰感激。

    还没有等到醒亚开口,站在一旁的勇勇,早就一迭连声地跑到楼下,一面用英语喊道;「韵妮阿姨,韵妮阿姨,比尔找你去看花苗...

    没有回音,原来韵亚不在家。

    勇勇小孩子爱玩心切,没有找到阿姨,径自与一伙同学门到学校参加球队练球不提。

且说比尔知道韵亚不在家,脸上的笑容马上消失,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醒亚没有想到他如此之失望,不由得安慰他道:「比尔,初初种下的玫瑰树苗,叶子都没有几张,几枝秃苗,没有什么看头,等将来抽芽长出花蕾,韵妮小姐自然会看见,那种惊喜,不是比只看几枝光秃的树苗更好吗? 」

    比尔一听醒亚此言有理,脸色立刻转,兴致冲冲地说道:「对极了,等开出花来再给韵亚小姐看,肯定更好! 」比尔失望变成为希望,马上快乐地一面挖地种苗浇水,一面还哼着美国近来流行的乡土情歌。

    栋柱坐在客厅等运船公司的电话的时候,就坐在那儿翻看报纸,所以院子里比尔与醒亚的对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比尔哼着美国乡土情歌的声音传过来,竟然是一支比一支清新愉快,一支比一支高昂快乐,忍不住放下报纸来,笑着对醒亚说道:「看来我们这位小情人比尔并不知道他遇见的是个神经病! 」

    醒亚看见栋柱一直带着讽刺的笑容,心中已经十分不悦,现在见他又用中国话来讥笑比尔及韵亚,更加不高兴,正待反唇相讥,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栋柱正在等电话,急忙取过电话来听。

   「什么余小姐? 余小姐的妹妹在这里,你问她妹妹吧! 」栋柱把手里的电话筒交给醒亚,醒亚接过来听,原来是老人院打来的。

   「请问你是余小姐的妹妹吗? 我们想知道你的姐姐什么时候再来我们老人院唱歌? 」电话里是一位老先生的声音。

   「嗯,这个吗? 不知道呢! 」醒亚回答。

   「我们都喜欢听她唱的可爱的中国歌曲,怎么好久没有来了呢? 余妹妹,可不可以麻烦妳转告她,我们老人院的老人,都十分盼望她,希望她能常来。 」另一位老太太的声音说道。

     醒亚听了,心中更加欣慰,看,年轻的比尔,老人院的老人,都很喜欢姐姐呢! 想到这里,醒亚心里一动,忙叫对方等一下,自己赶快放下电话筒,奔到楼下,打开韵亚的房间门,只见姐姐的房内凌乱如故,与上周亳无分别,唯独不见了她的两只箱子,那箱子本来就竖在门口,上周还被醒亚的光脚踢到,现在明明白白就是不见了。

     醒亚心里又突然恢复了那种空空的感觉,急忙跑上楼,奔到电话旁边,对电话里的老太太说:「我姐姐不见了,他说要到加州去结婚,不告而别。 」

   「太好了,像她这样可爱的人,是应该结婚,去加州结婚是好事,韵妮也向我们提起过,只是没有告诉我们详细的日期,没有想到她说结婚就结婚,等她结婚回来以后,我们要为她举行一个派对来庆贺祝福她。 」电话里说。

   「好,等她回来再庆祝好了! 」醒亚口里敷衍地说,可是心里马上更加乱糟糟的了。

「怎么办呢? 她有没有吃药,现在情况更加不大好了,韵亚的房里那么乱,就明显的表示姐姐的脑筋又开始不太清醒了。 」醒亚说,心里又慌又乱。

   「她这个神经病,不在眼前活现世最好! 」栋柱在一旁说道。 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手机,栋柱正在等电话,现在家中电话被醒亚占住了,心中十分不悦。

   「告诉你我在等电话,妳要做什么,打电话给谁? 」栋柱问醒亚。

   「打个电话给报馆,登个寻人启事吧! 」醒亚告诉栋柱。

   「我从一早就在等外面打进来的电话,妳又不是不知道!我劝妳不要再一人霸占电话罢!」 栋柱开始生气了!

    有什么稀奇! 醒亚心里想,那时虽然手机还没有普遍,但是公用电话亭街边巷口比比皆是。 于是拿了钥匙,开了车子,到附近公用电话亭打电话给报馆要登寻人启事广告。 醒亚是有准备的,身分证信用卡什么的全在手边。

    寻人广告在报纸上一露面,由清晨七点半开始,到半夜十二点,赵家的电话就24小时响个不停。

   「我昨天在中国城看见一个长发大约有40余岁的东方女子。 」一大清早就有陌生的热心人士提供消息。

   「昨天? 你知道今天现在她在哪里吗? 」

   「嗯,今天没有看见。 」那人不是白说废话吗?

   「铃.....。 」电话铃又响了。

   「我昨天在哥伦布广场上,看见...! 」哥伦布广场在纽约城内。

   「奇怪,怎么似乎人人都看见一个约40岁长发东方女子呢? 」勇勇问。

   「大概这种形容太广泛了,符合这特征的东方女性太多了。 」小玫轻轻地对勇勇说。

   「大阿姨若不留长发...。 」勇勇问。

   「那些短头发的东方女子也是很多的。 」小玫说道。

    为了要向游艇公司要求退款,栋柱打了无数的电话,对方说是赵家不遵守合约,送过来又退回去,坚持要扣下手续费丶运费以及赔偿费等等,浪费了不少的金钱与口舌,弄得只要有电话铃响全家就触目惊心,没有好气。

半夜,「铃...! 」不识时务的电话铃又响了。

    栋柱被铃声惊醒,气得由床上跳下来,将电话叭地一声,连筒带缐一齐由墙上扯了下来,墙上扯了_个大口,灰粉纷纷掉在地上

   「你、你... 这是做什么? 」醒亚气急败坏地问。

   「怎么样? 大家都听不成! 」栋柱也气得脸色发白。

   这、这...我们怎么办? 」那时他们还没有手机,家中没有电话是不行的。

   「我们总不能为了一个神经病儿全家都发狂,我白天还要上班的! 」栋柱大声地吼道。

    醒亚用右手的食指作他,身体气得发抖。

    乱了一阵,醒亚冷静了下来,也觉得这24小时的电话骚扰,实在吃不消,就去买了一个答话机,又开车到附近公用电话亭,用公用电话打电话给电话公司,要他们来将被栋柱扯断的电话线接通,让小玫在家专门等待他们的技术人员过来接线。

   「这样,我什么地方都去不成了。 」小玫接到醒亚给他的这个任务,有点失望。

栋柱一时气愤,扯断了电线,没有想到受害的是小玫,心里着实过意不去,一直看着自己的表妹,没有说话。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