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子初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天 21 小时 之前
注册: 05/29/2017 - 06:33
积分: 296

你在这里

难民潮下的德国

 


德国正面临史无前例的难民潮的冲击,联合国难民署称德国去年接收的难民申请者总数成为全球第一,
2015年涌入的难民将达到80难民,占德国人口的1%

德国——难民的“圣地”

在欧盟各国中,难民独独偏爱德国。一位来自非洲的难民说:“德国给难民所提供的一切,我不认为世界上会有任何国家的条件和机会比得上德国,特别是德国给难民提供的机会。”根据德国《避难申请者救助法》,每个人都应该有尊严地活着。政府除了承担住宿、医疗费用之外,还须向难民发放基本生活费和零花钱。目前难民家庭户主每月可拿到352欧元,0-6岁儿童每月133欧元,7-13岁孩子每月179欧元,14岁以上的家庭成员(子女或配偶)每月199欧元。他们不用支付房屋水电供暖费,仅需购买食品,这笔钱可以保障充足丰富的食物,更重要的是他们不用付出劳动就可得到这样轻松的生活,这远比大多数难民在本国的生活好很多。除此之外,德国政府所提供的医疗服务,平摊到每个难民的头上是每年4670欧元。在过去的五年中德国政府单就难民的丙型肝炎一项所支付的医疗费用就达到13亿欧元。【今日俄罗斯】披露,德国政府每年在每个难民身上的花费平均为1.2万欧元。难民或许还有可能获得长期居住权,德国今年上半年,约4800名难民被批准为德国的永久居民。这一切就造成难民把德国视为理想“圣地”地的原因。

不仅对于叙利亚难民,即便是来自巴尔干地区的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塞尔维亚、波黑地区等,因为想摆脱贫困,渴望更好的生活,也纷纷来到德国申请难民。一位31岁的巴基斯坦难民说:“我希望留在德国,现在我还在申请难民旅行证,我想工作。”叙利亚难民哈马威说,我只想要我的儿子能够读书学习,最后找到工作。我的两个孩子都想成为工程师,德国是一个工程师的国家。无论我们最后去了哪个城市,这里永远比我们来的地方好得多。

德国政府目前的原则是只接收叙利亚难民,不过95德国海关官员查获几个装有大量叙利亚假护照的包裹,显然是有人试图用此冒充叙利亚难民。不少持有叙利亚护照的难民说的都是阿拉伯语,这些人可能实际上来自北非或中东。

难民潮不会停止 如何应对

德国对叙利亚难民敞开大门,不论他们最先抵达哪一个欧洲国家,都会给予他们庇护,这就破坏了申根国之间“无申根签证的难民必须在首先入境国登记,然后由该国处置,难民不允许在申根国境内自由通行”的协定,法国总统奥朗德说,任由局势发展,欧洲可能将会重回各国边境时代。匈牙利总理欧尔班批评说:东车站目前的混乱状况是因为德国错误的言论导向,他警告说:如果每个国家都这样不负责任,那么申根系统和整个欧盟就会崩溃。他说难民潮不会停止,一旦开放会有源源不断的难民涌入欧洲,终有一天会突然发现自己反而成了欧洲大陆的少数民族。他还表示尊重那些决定与穆斯林群体共同生活的国家,但匈牙利也有权决定是否跟随,如果让他建议,匈牙利人不能学他们。98日斯洛伐克政府宣布只接受信仰基督教的难民,不接受信仰伊斯兰教的难民。

对于当前的难民危机,欧洲急需拿出一致有效的对策,并立即实施,否则更多难民将蜂拥而至,二百万、三百万甚至更多,将一发不可收拾。7日德国政府紧急出台新的难民解决方案,其中明确原籍科索沃、阿尔巴尼亚、和黑山难民将被驱逐出境,对难民只提供物品,不再提供现金。但恐怕这些也不足以制止新难民的涌入。匈牙利已公布本月15日新的移民规定将生效,届时将开始新纪元,新规定让移民更明白,不可以非法进入匈牙利。

难民援助资金不断加码 民众不堪重负

因为难民继续源源不断地涌入德国,政府援助难民拨款也在不断加码,此前估计的2015年投入将达到100亿欧元,826日再次把拨付各州及直辖市用于应对难民危机的资金提高至10亿欧元。97日德国再次增加难民援助资金60亿欧元,增加三千个新的德国警察职位,一万个新的职员服务岗位,新建供十五万难民的安置地。德国经济学家克利斯朵夫H评论说,默克尔正在花那些她根本就没有的钱,这是很荒唐的。这么多钱从哪儿来?这是很多德国人忧虑的。德国律法规定每年要按照通货膨胀率上调退休金,我听到邻居间议论这个话题时说:“哼,等着看吧,今年养老金上调就不用指望了”。

大部分德国百姓的工资及退休金是少得可怜的。一位47岁的邻居,是两个女儿的单身母亲,每月政府发给她每个女儿184欧元补助金,她每月的税后收入只有一千欧元,因此她从不带女儿去外地或出国度假。当我告诉她德国政府每月也发给难民孩子每人199元,给他们母亲199元,父亲352欧元,而且他们还不用工作,问她什么感受,她长叹口气无奈地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很难,我每天这样拼命的工作,才得到这点钱,哦,我真的不知道”。一位邻居,丈夫退休后还在两个社区墓地做绿植维护工作,仅为多赚取400欧元补贴生活,两人税后收入共2000欧元,60多岁了仍背负房贷。在德国这样的收入低微的普通民众占大多数,他们过着勤俭克己的生活,他们收入的45%以上都纳了税。如今大批难民来了,一律给吃、给穿、给住、给零花钱,钱来自哪里?当然是靠民众的税收来养活这些难民,这对德国民众来说是不能承受之重。政府官员已经发话说明年起将每人多征收400欧元税金。59岁的宠物美容师科斯廷•克拉雅克在访谈中说,“对全德国来说,这太过沉重了。我不是右翼分子,我也不是纳粹。”

调动一切可能的资源接待和安置难民

德国为难民准备的标准接待处条件是相当好的,从电视里看到崭新明亮的建筑里,难民们端着餐盘排队领食物,然后到座位上用餐,餐盘里除了鸡肉、土豆、炒鸡蛋面包外,还有一盒酸奶。看这情景与德国大公司里午餐的情景毫无二致,不过那是需要自掏腰包购买的,而这里是每天三餐免费提供的。柏林共有65家难民接待处,其中一家是联邦范围内条件最好、设备最全的机构之一,地处柏林近郊的一座森林深处,环境优美,房间宽敞,原是一个可容纳500多人老人院,现在为了安排难民,遣散了原来住在这里的老。每人每天得到27欧元零花钱,单身难民4人一房间,有家眷的人可住单间,还派人教授他们学习德语,孩子们由专门教师照料。

在法兰克福附近的难民营,几栋二层临时建筑,三人合住一个面积十几平米的房间,大间5-8人,家庭还有套间,冰箱、电视、衣柜齐备。这里的难民来自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还有中国等亚洲人,也有来自科索沃的东欧人,还有非洲的黑人。政府每天派专人来打扫,另派人来教授德语,我的一个球友刚退休,她每周去难民营义务教德语。

随着每日大量难民不断涌入,使各地难民收容点人满为患,超出了承载能力,负责接待难民的机构不堪重负,为解燃眉之急,很多其他的建筑也被利用起来,慕尼黑将难民安置在军营又在奥林匹克运动场里的VIP区域安置了180名难民汉堡把难民安置在一艘船上启用空置的政府办公楼,或租赁酒店,或鼓励私人提供住所,或在运动场搭建临时帐篷,用来安置难民,在几所学校的体育馆被征用安置难民,所以学生的体育课不得不停止。有的城市将废弃的工厂厂房临时改建成难民收容所,许多城市增建了集装箱住宅。在德累斯顿临时搭建的数十个帐篷里,生活着上千难民。

除此之外,德国在各地正在加进建设新的难民安置地。德国不愧为“负责任的大国”,当其他欧洲国家还在互相扯皮时,她已经独自承担了太多太多。

反对和抗议的声音——“靠我们供养”

826在海德瑙,一名抗议者当着电视镜头质问萨克森州州长斯坦尼斯瓦夫•蒂利希,这些难民进入德国,在“靠我们供养”。据【今日俄罗斯】电台报道,抗议的人们对记者说,我们只是认为德国做得太过了,为什么要接受这么多难民?今年一百万,明年还不知道要多少。据我了解大多数德国人对难民并无反感,只是反对政府无限制接受难民的政策,以及反对政府对伊斯兰教的特别庇护,他们担心伊斯兰教的势力会扩大到不可收拾。德国多数设置或建造难民营的城市,都受到居民的抗议。多地居民采用集会、请愿等方式反对政府新建避难场所。德国媒体除了有选择地报道个别难民营遭人放火,并斥责为 “极右翼分子”、“排外主义”、“新纳粹”外,对于大规模群众游行示威抗议活动,以及政党领袖、专家学者的批评从不予报道。德国经济学家克利斯朵夫H批评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说这只会助长更多的难民涌入,难民数量很快会倍增。他指出难民大多数是青壮年男子,他们都要工作挣钱,哪儿来这么多工作?危机过后如何让这一百多万人离开回去?这些人当中有多少是恐怖分子?治安问题,宗教问题等,一系列后续问题的将会非常棘手。

41岁的巴赫曼在Facebook上发起的“爱国欧洲人反对欧洲伊斯兰化”简称PEGID联盟,组织成员以社会中层阶层为主,该组织每周一都会在德国各个城市同步举行集会,旨在抗议政府无限制接收难民政策和以及对伊斯兰教的政策。在德累斯顿PEGIDA游行一开始只有几十至几百人响应,但后来规模越来越大,去年1215日的游行中,示威人数就已达到1.8万人,周围民众自发加入,在柏林达到3万人。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斯图加特、明斯特以及汉堡等地。

难民引发的治安问题

近来由难民引发的治安问题尤为突出,居住条件下降,没有拿到零花钱或者避难申请没有被批准等原因,难民不断地在德国各地举行抗议和游行,他们打出横幅要求给难民更多权利,他们封锁街道,还一度占据柏林的学校、教堂,乃至绿党办事处。仅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至今警察局已经出动了1300次警力,以制止难民营内的打架斗殴,以及维护当地治安使民众免受难民袭扰。

在那些园区设置了难民营的学校,老师们告诫女学生们,不要穿短裤、短裙、背心等“暴露”的衣服,以免会引起难民不必要的误会或不安。一位住在科隆的朋友的两个孩子都在一所贵族学校上学,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就发现学校旁边正在施工建新难民营,仅和学校一墙之隔,家长们都惶惶不安起来。

我所居住的是一个2000人的村庄,是一个祥和幽静的所在,现在被安排了100多名难民,原来准备设置为养老院的建筑,被征用安置这些难民。村民们奔走相告,人们担心这些难民偷盗,门窗加固上锁,有人担心难民抢劫,购买枪支子弹备于家中。以前夜不闭户、门不上锁的平安日子要说再见了,小学生们平日放学后都是自己步行回家的,常常从我家窗户看到女孩子们自己背着书包一蹦一跳地一路唱着歌回家,以后这情景恐怕不会有了。年轻妈妈们常常推着儿童车在村里散步,恐怕也会有所顾忌,夏季里连中年女人都钟爱的短裙短裤、吊带背心,恐怕只能束之高阁了。总之,原来的祥和幽静将一去不返了。

村民们担心这么多男性青壮年难民聚在一起,整天无所事事,会不会滋事,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在全德国外国人的刑事犯罪案大增,在汉堡附近发生过两起多名难民入室抢劫打死打伤独居老人案件。近年来老年人在家中及公共场所遭外国人袭击和抢劫的案件频频发生,被打死者不计其数,据统计平均每天有一名德国人死于外国人的袭击和犯罪。而警察局接到命令对于来自叙利亚的难民所犯的刑事案,一律采取容忍的态度。我的一位住在柏林的德国朋友28岁的女儿告诉我,在柏林有各种外国人黑帮,有土耳其人的、阿拉伯人、意大利人的、俄罗斯人的,他们滋事生非打架斗殴,互相火并,扰乱社会治安,唯独没有德国人黑帮,她愤怒地说:“外国人在德国太无法无天了,你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法律不能惩治他们,公平在哪里?公正又在哪里?”在柏林、慕尼黑、汉堡等一些大城市逐渐出现了治安恶化、犯罪率高的外国人聚集地区,连警察都不愿意前往。

不仅德国面临难民所涉及的治安问题,两周前在瑞典的一艘轮渡上发生了六名外国人强奸一名瑞典妇女的案件,他们是5名叙利亚人和一名阿富汗人。

一位德国友人的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你问我对难民问题怎么看?让我先来问你,如果有人不请自来地闯进你家中,要求长住,你不仅要给好吃好住,给看病就医,还要给足够的零钱花,不然就抗议示威闹事,而在你家门外还有不计其数的人在等着闯进来要一样的待遇,而他们不需要工作,你却要拼命工作养活他们,这就是德国的现状。”

一小部分德国民众积极支持政府的政策,一部分人虽然没那么激进,但也能配合,对难民采取宽容的态度。而大多数反对的德国民众不会选择诸如上街游行抗议这样激烈的表达方式,他们没有激烈的言辞,只有从他们隐忍的眼神中,可以感到他们内心深深的忧虑、不安与无奈。

(以“德国负‘难民重’前行”为标题发表于2015年第18期【世界博览】热点栏目)



分类: 
连接到论坛: 
活动日期: 
星期日, 六月 18, 2017 - 12:00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