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教钟纪念日

 

我们村坐落在德国中北部,村里有一座很小的教堂,人们叫它CHAPLE,建于1745年,当时村里只有几十人,它大约只有几十平米,是我见过的最小的教堂。可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特别是那架管风琴也是我所见过的最小的一架。如今村里已有二千余人了,这座小小教堂承载着村人的信仰和寄托。一日人们发现教堂屋顶的教钟出了问题,不再准确报时,这钟还是当年教堂初建时安装的,一定是太老旧了,该换一只新的了。可当它被拆卸下来时,人们发现那钟只是部分部件受损而且是可修的,于是它被送去一个专业公司来维修,花了三个月安装了新的敲钟设备,村里为此支付了4000多欧元。等到那钟再次敲响之时,村里为它举办了一场隆重的纪念活动——教钟纪念日。

 

消息提早就发出去了,我的邻居安卡是村里的积极分子,各项活动她都会在其中大显身手。我去找她告诉她我很乐意帮忙,她很高兴。就像每一次活动一样,村里对这次活动有周密的安排,很多主妇自告奋勇负责制作蛋糕和饼干,德国主妇的蛋糕名闻遐迩,每个女儿都被母亲传授制作各式蛋糕、饼干的秘诀,结婚后又会从婆婆那里得到毫无保留的真传,一代代传授下去,经久不衰,成为传统。有人负责邀请乐队;有人负责安排布置活动现场;有人从家里带来咖啡、牛奶、白糖,负责现场的咖啡提供;有人负责制作关于教堂和教钟历史知识的幻灯片。。。。。。每个项目为一组,每组由若干人组成。而安卡是负责儿童节目的,我就跟了她这一组。 

 

纪念日安排在周六,活动的举办地点是村里的活动中心。教堂就坐落在活动中心正前方五十米处,这里空间不很开阔,要举办一个能容纳几百上千人的活动,恐怕施展不开。旁边是姓霍托普的一个大户人家,村里向霍托普家征询可否借他家的院子一用,结果获得慷慨相助,不但院子可以用,索性院里最大的、原本用作仓库的房子也打开、布置好,供老人、体弱者休息,以及存放当天需要的物品。这天我们相约十二点半来到这里时,院子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这里布置了长条桌椅,人们喝着啤酒、吃着烤香肠,一支请来的流行乐队正在演奏。人们正在络绎不绝地到来,他们携家带口,有拄拐杖的、有坐着轮椅的、有坐着童车的、有坐在爸爸肩膀上的。。。。。。 

 

因为有任务在身,我们没有耽搁,直接来到活动中心二层厨房,已经有一个同组里的主妇先到了,紧挨着厨房的一间房间已经布置好铺了白布的长条桌,安卡打开带来的大包,拿出事先在家里制作好的一大盆面,这是要做饼干用的,又拿出一堆做饼干的用具和模具,这是专为孩子们准备的。我们做着各种准备工作,不一会儿第一波孩子们由家长带着来了,他们是两三岁到七八岁的儿童,被请来参与制作饼干。过程很简单,将安卡事先和好的面团,分成一个个圆球,将圆球用擀面杖压平压薄,然后用特制的钟形模具在面片上压出钟的形状,再将它们一个个放入烤盘,然后放进烤箱烤制,十几分钟后饼干就成型了,这是最简单的饼干。这时还可以在饼干表面抹一层橄榄油,将彩色小糖粒粘在饼干上,再放入烤箱快速烤制,便可制作出更具花色的饼干来。饼干做好后装入纸口袋,口袋上写好制作人的名字,送给那个制作的孩子。我的任务就是辅导和帮助孩子们制作饼干,如此简单的任务,而我却有些诚惶诚恐,因为不会德语的缘故,担心孩子们不懂我的话。但是孩子们冰雪聪明、可爱之极,他们领会了我的意思,明白该做什么,非常认真、非常投入地做着,有些两三岁的孩子弄得满脸、满身都是面屑,有的孩子还会把生面坯放进嘴里吃,父母却在旁边笑着对我说“不碍事的”、“不要紧”,孩子们沾着满身面屑、忙着跑来跑去,父母们站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很满意的样子。望着孩子们认真地、饶有兴致地学着制作饼干,和他们拿到饼干时的高兴劲儿,我真的感到很有成就感。孩子们一波一波地到来,又一波一波地走了。领到饼干的孩子们,由家长带着来到旁边的大厅坐下来,拿出自己做的饼干吃起来,家长会在旁边说:“喏,我们教堂的教钟和这是一样的,新修好了,又可以敲钟了,你不是听到了吗?噹噹噹。。。。”如此寓教于乐,孩子们吃着自己制作的钟形饼干,自然也记住了教堂的教钟。 

 

 

与此同时,一层的咖啡厅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大家互相打招呼、握手问候,然后做下来喝咖啡、吃蛋糕、边聊天。厨房里五六个人在忙着煮咖啡、往咖啡厅里端咖啡,他们收起用过的咖啡杯和盘子,送到厨房去洗净、擦干,又忙不迭地送进咖啡厅摆放在桌上。人们走了一拨又来一拨,又走一拨又来一拨,用过的杯盘被不断地送进厨房,转眼被洗净擦干又摆在了桌子上,迎接新到的客人,他们就这样连轴转地干着。

 

咖啡厅的一角大约有二十几个各式蛋糕摆放在桌子上,它们出自各家主妇之手,桌子后面十几位十几岁的男女青年站成了一排,他们是负责分派蛋糕的,客人们端着盘子指着自己喜欢的蛋糕,“给我一块这个,再来一块那个。。。。”一块、两块、三块,随便要,不用付钱,然后端着蛋糕在桌子边坐下,咖啡每桌都有一壶,喝完了还有新的呈上来,厨房里正在不断地煮着。有一个硬币罐,也正在客人们手里传来传去,一枚一枚的硬币被投放在罐里,一欧元、两欧元甚至更多,这些钱就作为村里的公用基金。而今天所有付出劳动和拿出各种东西的人们,都是义务的,没有报酬。村里的所有活动都是以这样的方式,人人参与,人人出力,只有从外面邀请乐队的费用要由村里的基金支付。 

 

相比之下此时教堂是最安静的所在,那里正滚动放映着幻灯片,详细介绍教堂的历史沿革,特别是教钟的渊源。一支5人弦乐队正在演奏着舒曼的【梦幻】,他们是村子所属的GIFORN区音乐学校的弦乐队,被邀请来此助兴演奏。舒缓的音乐为无声的幻灯片做配乐再合适不过了。 

 

一只教钟旧貌换新颜,看似平常之事,被人们这样郑重其事地举办了一个教钟纪念日,安排了丰富的活动,全村从孩子到青年到成人都饶有兴致地参与其中,人们身体力行地做出了各自的贡献,在娱乐中传统被不知不觉地传承与发扬了。

 

(发表于2014年第14期【世界博览】文化栏目)

 

(发表于2014年【欧洲新报】)​

 

分类: 
连接到论坛: 
活动日期: 
星期六, 六月 17, 2017 - 21:45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