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阿朵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个月 3 周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8
积分: 12306

你在这里

北美华二代成长故事(4):艾米 -- 从沉重的学业中碾压出自己的时装路

高中毕业季节来临,大家都沉浸在一片欢庆的气氛中,可是有一个看起来很开朗自信的女孩,却透着她明亮的眼睛告诉我:“高中四年,压力很大,这四年是我浴火重生的四年!”
 
我很震惊,这孩子这么坦率。
 
“但是,我熬过来了!”女孩笑容里又透出了自信。
 
她叫艾米。
 

   好学区 

 

 阿朵:艾米,你是几岁来美国的?


艾米:我13岁的时候,随父母移民美国,到这里开始读7年级。很多人以为英语是个大问题,但我的语言能力比较强,日常英语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大问题,来美两个月以后,我的口音就基本上听不出是“外来户”了。


我在国内不是学霸型的,因为刚来美国,很多事情也都不熟悉,我们家就落脚到了一个学术气氛很浓厚的好学区。
 
阿朵:父母也是为了你们有一个很好的教育,才选择这个学区,对吧?


艾米:是的。可是我虽然语言跟得上,但是美国的文化,地理,政治等知识和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孩子来比起来,就欠缺很多。有一次老师问我加州首府是哪个城市,我答不出来,从这点我意识到,我要努力的地方还很多。 

 

  欺凌

 

阿朵:你从中国的学校到了美国的学校,变化一定很大,你感觉最困难的是什么?


艾米:我也是后来慢慢悟出来,人和人其实是很不一样的。我是典型的“左脑”型的人,艺术细胞超级发达,但学术细胞相对休眠。我到了典型的的理科很强的STEM高中,就显得有些异类了,感觉学业压力非常大。
 

阿朵:可以理解在大家都努力追求完美的学校,你受到的学业上的压力。


艾米:压力不仅来自学业,还有同学的欺凌。我的化学荣誉课,是我最大的噩梦。在我们这个明星高中,我周围的大部分同学都有个很强的理科大脑,而我很快就发现,理科不是我的“菜”!
 
化学课上的那些概念,公式,符号对我来说永远都那么深奥,无论我怎么补课,我按时做作业,我也复习,可一到考试,我就“晕菜”。看到自己考回来的成绩,我很痛苦,也很压抑。有的同学大概想找个垫背的,每次我的考卷发回来之后,我都会收到一个匿名邮件,把我的成绩列出来,比如说,5 out of 17。
 
阿朵:怎么会呢?谁给你寄的邮件?从哪里来的?
 
艾米:每次邮件都来自不同的邮箱,很随机的一个邮件名字,把我考的不好的成绩寄回给我,我知道这是个别同学的恶作剧,可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羞辱。
 

阿朵:真想不到,学校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你怎么处理的呢?
 
艾米:我一开始也很气愤啊,可这事如果揪下去也很费精力。高中压力那么大,要操心的事太多了,我真的没精力去纠结在其中。因为把自己掉进去会很难拔出来,所以我就对自己说,他这样做是错的,我不想在他做错的事情上浪费自己的时间,我就采取不理这个事情的态度。后来我知道了是哪个同学做的,但不想继续纠结下去,就退出了化学荣誉课。
 
阿朵:也就是说,你从这门课withdraw了?


艾米:对。我退出化学荣誉课以后,那个同学就在班上宣布:“丽莎退出了以后,我就是班上最笨的了。”我一方面痛恨这种行为,另一方面也理解这是学术压力下产生的变态心理。

 

说实在的,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学校的个案,在湾区很多高中,很多同学都背负着沉重的心理负担,在我们最后毕业的晚会上,有不止一个同学表达了四年来的压力和曾经走过的忧郁,也有一些同学不愿意说出来。


 突破

 

阿朵:谢谢你把很多同学不愿意说的话说出来,这对家长,对学生都是一个惊醒:学业,在我们的生活中到底应该占多大的比重?除了学业,我们更应该注重什么?
 
艾米:对。在很多学校,很多学生被某些硬性学业成绩束缚了手脚,比如GPA,SAT,得全A是很多学生追求的目标。当然作为一个学生,努力学习是应该的,但每个人的强项是不一样的,对于像我这样一个艺术细胞发达,但学术细胞休眠的人来说,就有困兽般的境遇。在加上我是初中才来, 很多人都有了自己的朋友圈了,我感觉自己是个“外来人”。不太容易融进别人的朋友圈。
 

阿朵:那你如何突破自己的?
 
艾米:我就想了,与其这样被动,这样等着别人来和我交朋友,还不如主动去寻找和参与。于是我就主动爬出自己的壳,主动去和别人讲话,介绍自己。从高中开始我参加了学校的啦啦队等好几个俱乐部,为学校的各种活动加油,我也加入了时装俱乐部,在组织活动上花了很多时间。


渐渐地我交了几个朋友,有了自己的朋友圈,这让我有融入的感觉。在高中有朋友很重要,很多事情不一定和父母讲,但会和朋友讲,朋友之间互相支持可以帮助渡过难关。
 
阿朵:渡过这么一个困难时期,还真是不太容易啊,不过这些事情也锻炼你成长,对不对?
 
艾米:对。在很多同学都把目标放在学业,成绩的时候,我把我时间和精力放到了我喜欢,擅长的事情上。 我不再为理科成绩好坏而纠结,从沉重的学业中碾压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


爱好


阿朵: 那你都做了什么呢?


艾米:我从我的爱好开始,串珠、纸艺、做木工,拿自己的指甲做画布、画帆布鞋、画牛仔衣、为本市画电表箱,到服装设计,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高中4年参加学校的服装设计俱乐部,11年级开始担任Secretary,12年级担任Vice President。在俱乐部一年一度的时装秀上,展示自己设计、制作的服装、做模特,12年级时承担了时装秀的大量组织工作。我连续3年在Maker Faire上展示自己设计的夜光裙(light-up dress)。

 


阿朵:真棒啊,这夜光裙都是你自己缝纫,设计的?


艾米:是,我家里有缝纫机,我自己选材,设计,缝纫,做这些事情,我很有热情,也得心应手。
 
阿朵:上帝是公平的,你在一个方面弱,一定在另一个方面强。说不定将来你那些理科很牛的同学,要穿你设计的服装呢。你还参加了哪些课外活动?
 

支教

 

艾米:2013年-2015年,我与同学一起,每年为国内的贫困小学的孩子们举办为期5天的夏令营,我主导活动策划,并利用自己的特长,负责场地布置、做手工与艺术的教员。
 
阿朵:你不可以多谈一下这个活动?
 
艾米:我做捐学助教,一开始年龄还小,只是单纯地出于对贫困地区儿童的同情。第三年开始,我感受到,物质、金钱的捐助对当地孩子们的帮助是很有限的,相对无力从根本上改变太多他们的状况。我和我的搭档商量,付出更多的时间,通过每年五天的夏令营,用我们的特长,与贫困孩子分享为人处世、待人接物的方法(这方面,我们引入了部分美国Project Cornerstone的内容)、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快乐学习(比如教会他们演奏简易打击乐器、用数码相机)、丰富他们的娱乐生活(比如教会他们用树叶、花朵、鹅卵石、回收塑料瓶等做艺术作品、介绍正规的球类比赛规则等等)。
 
我们也通过课程,很有心地展示一些新颖的教学方法,来启发当地的老师丰富他们的教课体验,因为他们与孩子们朝夕相处,他们的点滴改变会对孩子们产生几何级的连锁效应。
 

七年来,我跟贫困小学的孩子们建立了深厚的友情,也见证了他们点点滴滴的成长。每年看见他们,每次听到他们的好消息,看到照片上他们的笑脸,我都感觉很开心、很欣慰。觉得虽然自己个人能力有限,但我的绵薄之力确实或多或少在改变着贫困地区孩子们,真的很有成就感。想起这些孩子,我常常会想起这句话“Change the world, one at a time.”(一步一个脚印地改变世界)。
 
2017年,我去缅甸支教,用上了我过去几年组织夏令营的经验。我突然感觉到,过去7年,在我付出爱心、付出时间、付出心血捐学助教的过程中,我自己也见证了自己的成长 -- 我其实是那个收获最多的人。

艺术

 
阿朵:真棒!通过教贫困地区的孩子,自己也成长了,这真是双赢的事情。
 

艾米:我还参加了城市电表箱大赛并得奖,现在街道上的那个电表箱,就是我设计绘制的。
 

阿朵:谢谢你为这个城市做出贡献。你的艺术天份得到了认可,真好!
 
艾米:是的,这些事情让我更加认清了我自己,也可以淋漓尽致地发挥我自己的特长。
 
阿朵:你是一个有艺术细胞的孩子,所以你应该走和别人不一样的路。
 
艾米:是的。我知道这辈子我要快乐,就必须做自己喜欢而且擅长的事情。我虽然知道我自己喜欢艺术,但不明确什么专业,我父母就在我10年级的时候带我参观了纽约的很多艺术院校。有了直观的体验,我很快就定下了装设计方向。
 

  大学

 

阿朵:所以申请大学时就决定申请艺术院校?
 
艾米:我知道藤校不是我的“菜”。当初我妈也领我找过几个升学机构,他们都说我的学习成绩不太好,要我补习功课,要我多考AP,我和我妈都觉得他们的经验不适合我,所以我们就决定自己申请。
 
阿朵:那你都申请了哪些时装学校?
 
艾米:我申请了时装界的几个顶尖学校,比如老牌的PARSON,和新兴的FIDM,都被录取了。
 
阿朵:真为你高兴!我虽然对时装界不太懂,但很高兴你找到自己的爱好,并被自己喜欢的学校录取。
 
艾米: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父母,他们对我付出很多。
 
阿朵:我相信,经过几年的培训,你一定会让人刮目相看的。虽然你在高中经历了一些不愉快,但这些成长经历,对你来说都是在装备你,对不对?
 
艾米:是的, 高中四年对来说犹如炼狱,有浴火重生的感觉。“明星”高中的学业环境和压力对学业不是很好的同学,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应该说这样的高中不适合像我这种类型的学生,因为我们在追求艺术梦的同时,也必须要应付那些对我么来说很“纠结”的课程。
 
很高兴现在终于毕业了,不用再纠结于我不喜欢的课程之中,我很期盼飞出这个环境范围,有一个新的开始。高中我学到的一件事是:The world is not perfect, you have to fight for everything you desire and everything you stand for!


阿朵:祝福你!等着参加你将来的时装展览!


编者按:每个孩子都是不同的,个性不同,天分也不同。让孩子发挥自己的长项,寻找适合自己个性发展的环境很重要,很高兴艾米从沉重的学业中碾压出了自己的时装路。不学数理化,她们也有春天!也希望我们的社区,学校对不是“数理化”大脑的孩子给予更多的理解,包容和祝福!


 

The End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