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牧童歌谣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1 天 之前
注册: 11/14/2011 - 17:25
积分: 6595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长篇小说 《一粟浮沉》(六) 孤儿寡母受怜恤,懒汉泼妇拒交租

(六) 孤儿寡母受怜恤,懒汉泼妇拒交租

后晌轮到了佃户交租。 灵芝虽说第一次收租,但有管家帮助,赵二跑腿,倒也顺利,看着粮食一石石入了仓。 灵芝嘱咐下人:“乡里乡亲一年到头都不容易,不用量得满盈满灌,差不多就行了。” 每个交租的临走都有一篮子点了洋红春字的面果子做年礼,图个喜庆吉利,也是主人家的心意。 

 

忙了十几天后,租子差不多都收齐了,就剩下了邱二果家和柳寡妇家还没有交租。 柳寡妇颤颤惊惊走上前来跪下:“三少奶奶,求您行行好,好歹宽限几天吧。 我当家的春天里就没了,就我这不中用的寡妇带一个十几岁的半瓜子嫩娃,娃还病了,地也荒了,真是没法子了!” 灵芝站了起来,走到地当中,亲手扶起了柳寡妇。 “柳嫂子坐下说话罢。” 灵芝回到座位上,说:“我过门不久,还没来得及熟认乡里乡亲的。 才知道嫂子家有变故,我要不跟太太请个示下,嫂子今年的租子就免了罢。” 说着就叫丫鬟去回太太。 丫鬟过会儿回来说:“太太说了,三少奶奶说咋办就咋办,她孤儿寡母免租也是应该,还让三少奶奶裁夺着给些钱让她母子过个年。” 灵芝连说太太仁慈。 “就照太太说的,免你一年的租,明年要是你儿子能下地就能交多少交多少,后年你儿子也长大了,照惯例交租。要是不想种地,你儿子来府上谋个差事也行。” 柳寡妇千恩万谢,磕头不止。

 

邱二果是个有名的懒汉,十成地九成荒,每逢交租就耍赖。 这次他推病,让媳妇来高家见三少奶奶。 二果家的进门也不行礼,就叫了声:“三少奶奶。” 灵芝并不认识此人,见她举止无礼,穿着艳俗,心里已有几分不快。 碍于面子,只好说:“请坐。” 

 

邱二果家的一屁股坐下,开始哭穷:“俺们小门小户,饭都吃不上,比不得您家,家大业大,听说一个赤目玉观音,就占半个屋子的大小。 就看娶三少奶奶时那个排场,啧啧啧,续弦还那个排场,啧啧!” 

 

灵芝皱皱眉头:“有什么话直说吧。”  

 

邱二果家的说:“求三少奶奶把俺们的租子也免了吧,今年实在是不凑手。 您家给俺们的地不好,俺们怎么种它也不出数!" 

 

灵芝还没有回答,大管家先坐不住了:”邱二果家的,你摸良心说话。 那地怎么不好了,你们前面的租户年年交满租子,人家自己还缸满瓮满的。 你们来了咱乡,到俺家求着租地,还说是新户,要挑好地,你们自己挑的这块地呀。这几年你们哪年交过满租子? 好地都荒在你们手里,还来扯淡!“ 

 

邱二果媳妇一下蹦起来:”你这老狗,主人不叫你先叫!还别得瑟!” 灵芝咣当一下把茶碗放在桌子上。 赵二一看三少奶奶脸色,对着邱二果媳妇一声大喝:“住口!这是啥地方,你敢当着三少奶奶撒野!” 

 

邱二果媳妇把话咽下去,悻悻地坐下。 然后又撇着嘴说:“天要变,世道要转,谁也挡不住。 俺家侄儿在上阳镇干土改,给俺们捎话了,收租子的日子长不了,你们这叫个啥,啥,啥剥,啥削,就是自己不种地白拿粮食,新政府说了,那是有罪名的!”  

 

大管家刚坐下,听了这话忽地又站起来:“你个忘恩负义的老瞎婆,租地交租,天经地义!” 

 

“坐下。” 灵芝一发话,大管家嘟囔着坐下了。 “这位大嫂,我过门才一年,也不大认识你,以前的事,我也不大知道。 就说眼前吧,大嫂是想明年还租我这地呢,还是想把地退了?” 邱二果媳妇小声说:“不,不退。” 

 

“即是不退,那就是愿意租,愿意租,就要按规矩交租子。大嫂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邱二果媳妇脖子一耿:“原来是这个理儿,以后兴许不是了呢。” 

 

灵芝笑了:“大嫂也有年纪了,自己说的啥话好好想想,到底和不和伦理常纲。你若是现在交租有难,宽限几天,减免些许,倒也是乡里间该帮忙的事,太太一向好行善,想必太太也不会怪我。 可张口就说租地不交租,恕我年轻不知事,这个我可没听说过。 大嫂回去先跟你当家的商量商量,下次让你当家的来回话罢。赵二,送客!”

 

赵二上来,连推带搡把邱二果媳妇往外轰。 那妇人边走还边回头道:“过了年土改队就到咱镇上,不信你们就看着!”

 

邱二果家的走了,灵芝问管家:“土改队是啥?”

 

管家说:“没听说过,莫非是给土里上肥,改种别的粮食?”  

 

高家上下谁也没有想到,一股滔天浪潮正在席卷中国大地。 他们所信靠的,中国几千年的伦理常纲,不久就要土崩瓦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