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没有诗意的“梅菜肘子”(获奖作品)

 

没有诗意的梅菜肘子

 

作者 春阳 (美国)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千里莺啼绿映红, 水村山郭酒旗风,。。。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江南,江南,历代文人骚客们笔下的江南,是那样令人神往。仅仅是咀嚼着这些诗人的名句,就能让人感到口齿留香。

 

    到江南去,一直是我的梦想。第一次去西湖,是个炎热的夏天,我带着女儿,跟着旅游团,到了上海,苏州和杭州。特别是游了太湖,西湖,基本上满足了我对“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那江南美景的追求。因为太爱了,后来又专门带妈妈去看那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的西湖。江南与我,总是充满了诗意。

 

     江南风景好,秀丽的风景,给了文人们无限的遐想空间。富庶的江南,赋予人们更多美食的材料,可以做出更多精美的江南美食。各种材料的完美组合,使得江南美食比之其它地区,有了更得天独厚的优势。江南美食,也是文人们讴歌的对象。金农有诗:夜打春雷第一声,满山新笋玉棱棱,”陆游在《洞庭春色》也赞道:人间定无可意,怎换得玉脍丝莼。于是江南美食与我也是充满了诗意。

 

     记得从上海去杭州的路上,司机在嘉兴停了车,我迫不及待地买了两个传说中的嘉兴肉粽”。肉粽子外层的糯米绿莹莹,饱浸了粽叶的清香,在唇齿间缠绕,一块带皮的红烧肉,裹在中间,又把浓浓的肉味揉进了糯米,咬一口,清香与浓香瞬间从舌尖摊开,传递到头颅,而后全身,那感觉真是让人久久不能忘。不爱吃糯米的我,从此爱上了肉粽,虽然后来再没吃过那么好吃的肉粽了。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到了江南怎么能没有鱼?松鼠鳜鱼,在江南的日子里,每次都要点。第一次知道这道菜,好像是在一部老电影里。记得第一次看到这道菜端上来的时候,只见一个大盘子中间,一大条鱼身上刺猬状,一根根柱状散开,上面浇满了红色的汤汁,心里有些失望。也许是在电影里没看清,我一直都以为,松鼠鳜鱼应该是是像刺猬一样有尖尖的刺。不过当我把第一根鱼肉夹到嘴里,立刻不再失望,那小小的一根鱼肉,竟是酸甜可口,脆而不焦,滑而不腻,回味无穷。

 

     对江南名菜梅菜扣肉,我是情有独钟。第一次是在苏州吃的,印象太深,一下子就爱上了它。人在国外,朋友就是亲人,逢年过节都会在一起聚会。聚会的时候,大家常常会带了自己的拿手菜。有一家朋友做的梅菜扣肉堪称一绝,每次去她家聚会都能吃到梅菜扣肉。而请她们来的时候,都是要点那一道梅菜扣肉。一般到别人家去,看到好吃的菜,我是坚决不会问怎么做的。一来是为了可以保持那一年才能吃到一两次的期盼。二来呢,好吃的菜,一般做法都很复杂,而我是情愿不吃也不愿意做的懒人。

 

    去年又到了聚会时节,在另一家朋友家吃到了梅菜肘子。盘子一端上桌子,就是鲜香四溢。只见那肉皮油亮,酥软不腻,入口即化。肉块煮成了一束束肉丝,渗透了梅菜特殊的香味。那梅菜吸足了肉味,吃进嘴里唇齿留香。肉和梅菜,那种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的亲密关系,也与我的味蕾产生深深的共鸣。

 

    知道梅菜扣肉难做,这大块的肘子也许不那么困难吧?于是这次忍不住了,打听了一下做法,女主人表示非常简单。既然非常简单,我何不自己试试?犹豫了几天后,决定周末试试,于是微信去问做法。没料想,朋友以为已经回了微信,一直到了周六下午,终于发现自己忘了回复,赶紧把那“煮了以后炸,炸了以后,加上十几种佐料,再煮三个小时。然后加上已经洗净,炒香的梅干菜,文火炖一整夜的‘非常简单’”的步骤给发了过来。

 

    而在上午,我已经买了一只巨大的肘子和两大包绍兴梅干菜,开始等那非常简单”的做法了。当我看了这么多步骤时,真是后悔莫及。可是也没办法了,肘子和梅干菜都眼睁睁地等着我呢。于是,我开始了和那一只巨大的肘子,两大包梅干菜的一场艰苦斗争。

 

    第一步是煮。先是烧开了一大锅水,把那肘子放了进去,可是没想到肘子太大了,只放了一半,水马上就溢出来了。清理好炉台,开始对着那肘子发愁。如果是肉,还可以切成几块再煮,可这肘子中间是个大骨头,没法切开。 只好找出家里最大的锅,还好这次肘子的大半身已经可以放进水里了。就这样煮一会,帮肘子翻个身,煮一会儿,又得翻身,终于煮完了,去掉了血水。

 

    第二步,该炸了。可是哪里找这么大的锅炸它?想了想,这一步就省了吧,做第三步。 下一步是加了佐料再煮三个小时,立马头就大了。光是第一步我就已经守在炉子边一个多小时了。再守三个小时?我是绝对不干的!这一步也省掉吧,做下一步!

 

    终于到了真正的,非常简单的步骤:把家里能够找到的几种佐料,全部放进了慢炖锅,又请肘子它老人家勉强躺进这个慢炖锅里。本来梅菜也是要泡了再洗,洗了以后还要炒的,这一步也被我省掉了。把洗了几遍的梅干菜盖满肘子的全身,开始炖吧。心里想得很好啊:我就炖个一天一夜,怎么着也能吃了吧。

 

    第二天早上,来到慢炖锅前,看到那肘子上半身的皮还是白的,梅菜满满地挤在锅里,一点水都没有了,单看样子就不像梅菜肘子”。只好把梅菜先捞了起来,又想帮肘子翻个身,把上面的白皮再煮煮,没想到下面的都已经煮烂了,翻不了身。那就算了吧,不翻身了,尝尝下面的肉味道怎么样,可有那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觉?尝了尝,肉里确实有梅菜味道,可是还有另外一种味道不容忽视:沙,很细,能渗进牙缝不出来的那种细沙,一定是梅菜没洗干净!

 

    看了看浮在上面的一大块白肉皮,和那满满一大盘梅菜,我很遗憾地明白了:我的梅菜肘子彻底背叛了我,我的这梅菜肘子”实在是太没有诗意了!然后这一满锅梅菜肘子”,都进了垃圾箱。

    

    从那以后,我对“梅菜肘子”虽然还是痴心不改,不过再也没在自己家厨房试过了。


(本文获得“江南杯美食文化征文”优秀奖。得瑟一下哈。 请勿在自己家厨房尝试。呵呵。)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哈哈哈!这回春阳大厨也尝到很简单的味道了!当年啊,你那简单的武汉热干面,你那么简单的卤鱿鱼,哈哈!我笑得好开心!

 
春阳的头像
 #

哈哈, 在这里等着我呢。 

 
露得的头像
 #

恭喜得奖!我也爱吃肘子,但从来不敢自己做,太费时了。你算勇敢了一回!

 
春阳的头像
 #

谢谢啦。是, 还是到餐馆去比较可靠。

 
老来天真的头像
 #

偷懒的结果

 
春阳的头像
 #

你说得有道理。不过我觉得是锅太小了的原因。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哈,春阳的油墨写实文章,不得将都难啊,的赶脚!焖蹄是(阿立注:杭州话,问题是),春阳选的菜式,严重不简单啊。哦,这个春阳已经说了。做之前问一哈阿立美食家粥河蟹拉。Cool 梅菜扣肉其实是川菜。正宗的杭州菜是‘梅干菜焐肉’。其实真的很容易,至少不用监督N个小时啥的。

 
春阳的头像
 #

别人说是简单啊, 我轻信的结果。 你别告诉我简单的, 我坚决不学了。 

 
予微的头像
 #

梅菜扣肉是粤菜啦!跟芋头扣肉一样,俺从小吃到大。Tongue Out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是啊。好像粤菜和川菜的梅菜扣肉蒜两大菜系,还是有点儿不同的。具体哪里不同,要问四川文友了。文轩有不少四川人。。。吧?粤菜和川菜的梅菜扣肉祖先是否一个村子的呢?艾玛,还是得问四川文友了。CoolTongue Out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梅干菜焐肉’的步骤俺也交代了吧(木有版权):

材料:梅干菜(带点儿笋干的更好),长的话切短点;五花肉(切成方块,大致;带皮、不带皮都可以);糖;其它好像不需要了(严重烹调家请问阿立嫂);肉也许要酱油和糖稍微腌一回儿? (严重烹调家请问阿立嫂)

用一搪瓷缸之类的(可以隔水蒸)容器:一层梅干菜、一层五花肉、撒糖;再一层梅干菜、一层五花肉、撒糖;如此这般,容器装满粥可以了;

隔水蒸熟粥可以辣。

雅蜜!

 
春阳的头像
 #

我都说了不学了。哪一种梅菜?好洗吗?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杭州的梅干菜说明都是‘免洗’的。阿立嫂的梅干菜都不洗的(来路更亲民辣,都是自家晒的之类的)。梅干菜焐肉实在是又方便、又严重下饭呢。好吃啊。。。

 
杭州阿立的头像
 #

阿立嫂说给春阳看照片。可是留言不让贴照片,除非俺已经发的照片。那就干脆发文了《梅干菜和梅干菜焐肉》。不想看文章的朋友,照片在此:

绍兴梅干菜(有笋的、免洗)和秋梅牌梅干菜(无笋,也免洗):

绍兴梅干菜 秋梅梅干菜

 
百草园的头像
 #

佳文。有很多诗意在里面,而且很馋人。

 
春阳的头像
 #

谢谢。你来, 我用有诗意的招待你。 

 
若敏的头像
 #

写得有诗意有幽默

 
春阳的头像
 #

谢谢敏妹妹夸奖。我不会做美食。

 
余國英的头像
 #

鍋用大一點的,梅菜找那不用洗的!記下了!

 
春阳的头像
 #

什么时候试过了, 贴一张照片看一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