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南粤那一片片花海-木棉与凤凰

木棉,树干挺拔,花红似血,故又称英雄树,同时被选为羊城广州的市花。阳春三月,是属于木棉花的季节,一簇簇鲜红的花朵如火如荼地怒放枝头,放眼望去,一树树,一片片的花海,有如燃烧的烈焰,又似天降的红云,为广州这个动感大都市平添几分的热烈和喜庆。木棉花,那是一股挥之不去的故乡的味道。

今年四月初回广州,以为可以赶上花季,重拾久违了二十多年的那一片片红色的花海,然而,我还是迟了一步。当我带着期待踏上故乡的土地时,花海已经退潮,花季已接近尾声,迎接我的,只有寥寥的木棉花,寂寞地挂在枝头上,而更多的,是那些带着不舍诀别枝头的花朵,静静地亲吻着树下潮润的泥土,遍地殷红,面对此情此景,我仿佛目睹了一场木棉之殇的悲壮,也看到了“化作春泥更护花”的从容。

 

虽然,我错过了充满期待的那一片红色花海,但却收获了意想不到的一场六月飞雪;木棉花以季末的苍凉迎接我,却以果实的丰盈送别我。在花开花落的悲喜中孕育出来的木棉之果,踏着季节的时钟欣然而至,安然地挂在繁枝茂叶间,那一团团洁白的木棉花絮,随着夏日的微风飘舞,在炎炎的艳阳下飞扬,那样的奔放,那样的肆无忌惮,而我呢,已经在这场热情得有些恼人的“白色飞雪”中期盼下一季红色的海洋了。



在广州,除了木棉树,在绽放的季节,会让城市淹没在一片殷红花海之外,还有一种树,叫凤凰木。花季时,一簇簇艳丽的鲜红怒放于绿叶婆娑间,象一群群热烈的火凤凰,让羊城,继木棉花海之后,再一次沉没在一片如火如荼的红色海洋之中,而这片凤凰花海,我也久违了二十多年。

这次,当我回到广州时,木棉的花海已经退潮,只剩稀疏的花朵静挂枝头,而等到我要离开时,凤凰的花潮才刚刚开始,簇簇的殷红若现绿叶间,因而,我再次错过了它们生命里最灿烂的绽放!

 

花开花落,潮涨潮退,在每天不经意间的行色匆匆里,我们都在无意中巧遇,又在无奈里错过,如果,有那么一瞬间,在我到来的时候,你正好也在那里,那将是一份多么值得珍惜的惊喜和缘分啊,花事如是,人生不也一样吗?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广州不愧为花城,永远有鲜花扮美城市。

 
深秋红叶的头像
 #

的确是这样,四季都有鲜花,而且现在因为重视绿化,越来越美啦。谢谢!:-)

 
余國英的头像
 #

我的夢裡全是鳳凰,可美國人郤叫它為trash flower,因為會掉得滿地!

民情不同呵!

 
深秋红叶的头像
 #

称它为trauish flower?我可是第一次听呢,这对凤凰有些不公平啊。其实很多开花的树,花谢了都会掉一地的,特别是在加州,有很多开满花的树,美国人要称trash的话,也得分等级啦LaughingLaughing,谢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