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扶桑真情

 
當年在神戶讀書的時候,日本舉國上下正高歌「國際化」,我們這些外國留學生自然而然地成了國際親善的目標。那年夏天,兵庫縣一個小山村有史以來第一次邀請亞洲留學生去作客,我就這樣走進了一戶山村人家。

 

接待我住宿的那一家,母親不過三十出頭,已生有四個女兒,最大的十一歲了,而她身材依然苗條,穿著又很得體,瓜子臉上明眸皓齒,言談舉止頗有大家閨秀之風,就是到了神戶也堪稱傾城之貌。她的丈夫看上去比她年長些,氣宇軒昂,想他年輕時更是英俊瀟灑。在這距離神戶市兩個鐘頭車路的鄉野居然住有這麼一對夫妻,很叫我好奇,一定有故事。

果然,我慢慢地套出了一段羅曼史。她,出身神戶鄰城明石的富家,到了出嫁之齡,像許多日本有錢人家的女兒一樣,去一所烹飪學校習「花嫁修業」。他,原在大阪當演員,風光了一陣子,後來因為是家中獨子,又是孝子,總歸要回家給父母養老,就放棄了成為大藝人的夢想;為另尋謀生之技,進了同一所烹飪學校學做廚師。美女俊男墜情網,天涯海角也要相隨。她才二十歲就嫁到了他的山村故鄉。出嫁那天,她的母親哭腫了雙眼,哪裡捨得年輕美貌的女兒遠嫁偏僻鄉間呢!

我眼前的她卻不像有一絲的後悔,眉眼舒展著沒有一絲悲哀。她的丈夫在村子附近的水電站工地開了一間餐館,上有老下有小的她料理家務之餘還幫忙餐館,每日忙得團團轉。如此忙碌的兩口子,還主動要求接待我們留學生,大概是想與人分享那份愛的溫馨。

「每天消除疲勞的秘方,就是臨睡前他為我按摩雙腳,那是一天中最享福的時刻。」她對我說這話時,雙頰微紅,兩眼微合,好像剛剛喝下一杯溫熱的日本清酒。

我的腦海裡立刻浮現出一幅溫情畫面,這幅畫面永久地鑲嵌進了我的記憶版圖。那時我還青春年少,對愛情的嚮往多半是不食人間煙火式的幻想,並不太理解這種來自腳底的切實幸福,直到一日,有了一位肯為我按摩雙足的丈夫。

真的是逃不掉了,你的腳跟捏在人家手心裡呢。

(发表于《世界日报》副刊 2005.8.8)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真情的切实体现,好温馨。

 
露得的头像
 #

留言也温馨,谢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