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海外淘宝

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国内兴起淘宝,不仅风靡一时,还愈演愈烈,历久不衰。追看了一阵淘宝节目,如中央台的“寻宝”,北京台的“鉴宝”,特别是安徽台的“周末赛宝会”,远在海外的南来客也动了心思: 咱也在海外淘淘?

其实上世纪80年代初,南来客就在国内淘过宝。那时,南来客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上课炒更,手头比较宽裕,一次经过清平路,顺道拣了件“古董”刀币。拿回去请同届同学宋史专家老张掌眼,老张泼了盆冷水,说,“刀币多为汉以前的货币,真东西不多。” 无所谓,不就几块钱嘛,真假不拘,好看就行。

国人造假,由来已久,造诣之深,可以乱真。有的糊弄行家,有的糊弄外行,更有甚者,糊弄人。南来客藏品有一“仿古”陶瓷笔筒,唐人欧阳询书宋人欧阳修《醉翁亭记》。明知是假,爱其难得,藏之。

其后出国深造及工作,淘宝一度中断,长达二十余载,直到数年前在美利坚合众国一家店铺看到一尊飞天塑像,心血来潮,才旧情复燃。

塑像土木结构,襁褓婴儿大小,面目慈祥,赤足半卧在一块木座上,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发髻以及璎珞裙折无不精工细作。南来客看准是老物件 (谁去仿那玩意儿),而且认定是帝国主义分子当年从某个窟(如果不是莫高窟)盗运出来的,于是买下搬回家中。太太见了,说了句,“都唔知买来做乜也。摆边到(也不知买来干嘛,摆哪)?” 委屈先在旧茶几上将就一下吧。说来也巧,没多久,赶上一个教授变卖家产,内有一红木神案出售,塑像放上去再合适不过了。不过,母亲后来看了照片有不同意见,评阅,“怪吓人的”。

淘宝讲眼缘,淘来的自然是“一见钟情”的东西,真假反倒变得次要了。南来客淘的主要是艺术品,一个原则,要好看。在同一家店,见过古董中药柜,也见过古董龙凤床,那玩意白给不要 – 家里不开博物馆;屁塞之类的更不会加以考虑。瓷器类,精细美观,看上眼了,价钱合适就买下来。买过几件瓷器,花瓶碟碗之类的,底款不是“大明万历”就是“大清乾隆”。南来客知道那底款当不得真,花点小钱买几件入得眼的工艺品,纯粹为了讨自己开心。就这样,凭眼缘而不是凭经验,南来客收了不少“古董”瓷器。大部分不用问都是赝品。真东西可遇不可求,真遇上了又未必识货。南来客曾遇上一个天球瓶,开价千五美元。洋人店家说行家鉴定是清代真货,行家周末来。周末,南来客见到行家,一个很干练的老美中年女士。南来客请教她如何得知该瓶是清代的东西,听了回答南来客差点没晕过去: 底款写着清朝。南来客告诉她,还写着“大清嘉庆”呢。上网查了一下,没见到类似的,还透着贼光,身边几个不认识的同胞也都持否定态度,终因没有眼缘放弃。南来客淘到的能比较确定是真品的几件瓷器都是清末民初的。有一个花鸟彩绘瓶台灯,网上可查到一模一样的;一个青花壁挂花瓶;几个花卉观赏大碟和碗碟,底款分别是“澳门制造”、“永胜堂”、和“福寿选制”,以及几件“伊万里”及“库山窑”款的日本瓷器。这些东西都符合南来客不贵与美观的淘宝原则,无论真假,摆那儿客人见到都会打听哪儿弄来的。

南来客另一个目标是国画。

南来客出国时带来一些字画。主要是亲朋好友所赠亲朋好友及亲朋好友的好友如陈雄立、姬德顺、林墉、方楚雄、吴静山、伍启中、陈永锵等名家的画作。近两年,南来客在海外又淘到几幅画作,为寒舍藏画增色不少。先是淘到一幅景长海的“黄山松云”立轴,颇得黄山风韵;后又淘到一幅钟长生的“黄山天都峰”立轴,画法别具一格;最近更淘到一幅泼墨山水立轴,网上看图片已经感到气势非凡,到卖家,画挂在过道暗处,南来客凑近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欲借岩阿著茆屋,还从溪口泊渔舟。绢本,装裱精美,提起极轻。二话不说,当即买下。回家遍查诸网,只见有大师类似笔墨风格题材甚至题款的,但看不到有同一版本,也查不到有高仿记录。把画挂在书房,南来客越看越喜欢。“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与不似都奇绝”。南来客可没白日做梦以为捡到金了。南来客书房里就挂着一幅徐悲鸿的 “漓江春雨”,八十年代作品, 几可乱真。南来客喜出望外,原因在于这样的画作,即使是赝品,到哪儿去买? 这点钱买的画,重要的不在真假,而在是否入眼。真品也好赝品也罢,从欣赏角度而非倒卖角度看,悦目怡情,高仿赝品跟真品实无区别。说到赝品,南来客曾在网上标得清代画僧石庄的“长江春色”,东西到了货不对板,是高仿。另外还在网上标得台湾林中行、邵幼轩伉俪的画作,几条鱼,布局精妙,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可货到一看,更离谱,居然是影印件。有点上当的感觉。不过有位懂行的看了影印版说“难得,不亏 ”。网上的字画,真真假假,南来客交过学费,也碰上过真货: 胡轩的两幅立轴 – “溪山游兴”和 “ 晴川胜境 ”。经查,胡轩是广东中山沙溪人,黄埔毕业生,早年追随孙中山,曾官拜国民党中将,后居香港,擅长书画。两幅画都是竹轴,装裱已经相当残破,但画本身完好无损,相信是真品,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

南来客淘宝,用广东话说,是“揾点世艺”(找点乐子)。淘宝乐,重在喜欢,一定要持平常心态。读苏东坡《前赤壁赋》,南来客领会最深的一段是,“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这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南来客曾见一名家所画《牡丹图》,晚去了一步,给人买走了。而钟长生的 《黄山天都峰》,南来客在卖家开卖后隔了一天才去,一看画还在,当即认定就是自己的。刚买下,一个老中推门而入,“Where  is  that Chinese painting?”

也淘过有价无市的东西。一次,十块钱淘到一个景德镇彩色瓷碟,上面画的是薛宝钗。回去一查,是赵惠民大师的“金陵十二钗”之一。南来客小时候曾集邮,想方设法凑齐一套邮票诚一大乐事。当时想,把另外那十一钗都找来,岂不是美事一桩?于是锲而不舍地在网上淘了个把月,等最后一张彩碟从意大利寄到,终于凑齐全套。网上说这套赵惠民绘观赏瓷碟,即使是山东仿制版,也价值多少多少;开价从数百到数千美元不等。价是明码实价,也得有人买才行。

南来客淘宝,太太既不支持也没反对,淘来的好东西一件件摆放起来,嘴里一边嘟嘟囔囔,“都摆满地了”。儿子充分理解,用实际行动表示支持。几年前圣诞节,儿子送老爹的礼物是一个大磁碗,底款是“大清乾隆年制”,花了一百大洋。南来客一边感谢主赐给我这么个好儿子,一边告诉儿子,老爹早看到这碗了,要是我去买,没准六十元能拿下(没告诉他的是,这是仿制品)。儿子听后不以为然,丢下一句,“Whatever”。到老爹生日,儿子又投爹所好,UPS 寄来一彩磁瓶,底款是“华荣堂制”,这件是老的。再往后,手机发来几张图片: 棱角花瓶,底款“大清雍正年制”,某处看到的,问要不要。南来客赶紧回话说不要。这家伙不问价钱,老爹说要,只要他出得起,一定买下来,还要把发票撕了。

伦敦某女士的一个东方花缸价值千万,纽约某人当小费给外卖郎的一个小花盆是老物件,价值数万,英文新闻台不时有这类报道,于是老美也加入淘中国古董的行列,南来客就见过这么一位。本地有户人家变卖家产,相片上的一只小玉象和三只大小不等的一组石象引起了南来客的注意,到场却没看见。“这么快就给人买走了?”南来客问管销售的经纪老头。“有人说那玩意儿价值一个不止五块钱,收起来了。”“我大老远就冲这来的,拿出来看看,给个价。”“OK”。 “我也想要,我也是大老远来的,比你来得早。” 老头东西刚拿出来,一个声音抢着说。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挺nerd的中年老美白人男子,挎着个包,露出几件不值钱的工艺品,手里拿着IPad对来对去。真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你先来的你不先问?”南来客一把拿过老头手里的四只小象,最小那只白里透绿,像是玉质。 “这只给我看看,”那家伙想拿“玉象”。“玉象”南来客攥在手里,一个不留神松手让他拿了一组象中的一只。“至少这只归我,”那家伙东西拿到手后说,还充行家补充一句,“那只玉的至少值六十。” 老头不好意思地对南来客说,“价都开到六十了。要嘛我收回不卖?” 南来客志在必得,哪给老nerd机会。不就六十嘛,小样,以为老中都是跑堂的? 也不到外面看看老头开的是什么车。学淘中国古董? 你那IPad 充其量是根盲公竹,挑了一堆假货,眼前有宝都看不见。三象到手后,南来客再接再厉,一摞底款是“大清乾隆年制 ”Made in Japan 的 彩鸡大碗,1块1个,悉数收入囊中,看得老nerd一愣一愣的。那玩意儿乾隆年制是假,老物件是真(有一说是解放初期的东西)。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去年回国时,跟罗叔叔见了一面,相谈甚欢。罗叔叔拿出一份文件,说,“我有两个古董瓦当,有人出高价要买我舍不得,想送你一个,这是鉴定书。”南来客看了鉴定书,坚辞不受。价值连城的宝贝,南来客消受不起。罗叔叔又说,以前我送给你父亲一个汉代的碗,碗沿崩了一点,好好找找,别扔了。”南来客遵嘱把陶碗找了出来。那是一件汉代陶器。70年代广州“深挖洞”,挖出不少汉代陶器。那时候大家不会哄抢,一般就上交街道办事处,谁要拿几件回家也没人在意,要买也花不了几个钱。罗叔叔多年前送过南来客一个小陶罐,陶罐和碗估计都是那时出土的。

回国时还见到另一位朋友。老先生把南来客拉到一旁,悄声说: 家里有真东西,感兴趣过来一看。南来客终未去。淘宝图个乐,若为东西的真假或价钱伤了感情,不淘也罢。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南来君得了淘宝的真谛了,赞!

 
南来客的头像
 #

谢谢临帖点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