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牧童歌谣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1 天 之前
注册: 11/14/2011 - 17:25
积分: 6595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长篇小说 《一粟浮沉》(二) 吉祥语遇慈悲人,金麦田迎小宏哥

(二) 吉祥语遇慈悲人,金麦田迎小宏哥

 

高家的五千多亩良田,由上百佃户租种着。春天把小麦,大豆,水稻种下去,六月割麦子,九月收豆子,十月收稻子,直到腊月才打了场收了租,遣散了短工们。高家上下,从老爷太太到佃户长工,这才算松了一口气。

 

棉花片一样的雪花飘了一夜,早晨太阳照着房檐的冰溜子晃得人睁不开眼。太太拨拨手炉里的碳,抬头打发丫鬟去招呼三个儿媳一起来摸纸牌,唠嗑儿。过会儿大少奶奶二少奶奶都来到太太上房,只不见梅笛。丫鬟进来说,三少奶奶说一早没吃东西,身上懒怠,头也疼,回太太说她不来了。大少奶奶快语到:“可怜了她一个读书人家的孩子,跟着学收租子放工钱这些杂事,想是累着了。”太太忙叫管家:“快去请葛先生来看看三少奶奶!”

 

葛先生是慈济堂的郎中,总是在堂上坐诊,一般人家难请得动他上门出诊。但高家的暖轿到了慈济堂门前,葛先生二话不说就坐上去了。到了高家大院,正要上台阶,前边的轿夫突然脚下一拌,差点摔了一个大跟斗!轿夫赶忙叫:“葛先生!葛先生您没摔着碰着吧!?”  葛先生下轿说:“我自己走吧,到了。”

 

正说着,台阶前雪地里的那一堆雪突然蠕动起来,摇摇晃晃坐起来一个人形。大家都一惊:“谁?干啥呢?”那人哆嗦着说:“爷们行行好,给口吃的吧。”说了就又往下倒。葛先生抢上前把住他的脉,然后跟轿夫说,快抬进去!轿夫们七手八脚把那人抬进门房,给灌了点水,那人的眼珠子活动起来。轿夫们对葛先生说:“葛先生放心,咱给他拿点吃的,咱家是有名的高善人,从来没让要饭的空着肚子走过。还是请您移步内院,三少奶奶的病不能耽误啊。”那个要饭的闻言突然扬起头来,一边作揖一边说:“三少奶奶大慈大悲,三少奶奶福寿安康,三少奶奶多子多福!”说得大家都笑了:“他倒是会顺杆儿爬!”

 

一个佣人带着葛先生去了内院,另一个佣人端来一大碗茬子粥。那要饭的像是饿狼见到了羊崽子,两只手捧着碗,在嘴边一转,一边转,一边猛吸一大口,那碗满满的粥顿时变成了半碗。佣人说:“再给你盛上一碗,然后给你揣上两个馍,你就上路吧。”那人不住点头作揖。

 

那要饭的把脸埋在碗里,正呼噜呼噜喝着第二碗粥,里边一个婆子出来了,手里拿了一包腊肉,笑道:“今天好日子,三少奶奶不是病,是有喜了!葛先生说这要饭的会说话儿,三少奶奶说借你吉言,赏你腊肉吃呢!你拿着,吃了上路吧,记得念我们三少奶奶的好儿!”

 

要饭的一下跪在地下:“赵二谢谢三少奶奶!三少奶奶早生贵子,母子平安,大富大贵啊!麻烦您老人家告诉三少奶奶,小人名字叫赵二,小人要去给三少奶奶磕头!”  婆子哪里理会,直说不用不用,三少奶奶身子金贵,没工夫见你。怎奈赵二央求再三,旁边佣人们也说:“您老就传个话,带他在廊上磕个头,也算圆了一桩功德。”婆子只好说:“那就在廊上磕个头,可不让你进屋!”

 

三少爷院子的上房里,三少爷一边差人给老爷太太报喜,一边请了葛先生吃点心喝茶开安胎药方,梅笛有丫鬟们围着在床上拥着锦被靠枕。忽听外边廊上有人咚咚磕响头:“赵二恭喜三少爷三少奶奶,三少爷三少奶奶大慈大悲,是赵二的救命恩人,赵二愿意当牛做马伺候三少爷三少奶奶!”

 

三少爷皱皱眉头说:“咋整个要饭的进院了?吵吵嚷嚷的,啥体统!快打发了!”葛先生不便多言,只赔笑说:“今天大喜的日子,他道个喜也算有心。”正说着,丫鬟进来说:“回三少爷,三少奶奶说那个要饭的赵二是个喜运头,说能收留他做个杂役就留下他吧。就算不能留下,好歹让他在下房里吃了晌午饭,等后晌北风不那么紧了再打发他走。”三少爷听了这话,面有活色说:“三少奶奶发话了,留吧。”稍后,梅笛又说:“屈尊葛先生,能不能给那赵二把把脉,再看看他有没有冻伤,怪可怜的,请葛先生行个好吧。”葛先生一口应承。

 

转年六月,滚滚麦田饱满成熟,麦香遍野。收麦子的长工里,有一个不怕苦不怕累的好手,就是赵二。赵二在高家养好了身体,治愈了冻烂的腿脚,像换了一个新人一样。

 

收麦季节里,梅笛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高家全家拜谢了赤目观音,高家大院挂了九挂喜鞭,连开十天粥场,给新孙子积功德,乡里亲朋送的长命锁,绣荷包,肚兜兜,吉祥物满满堆了一炕头。老爷亲自给起名,孩子是高家鹏字辈的,起名高鹏宏,家里上上下下都称他为宏哥。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