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牧童歌谣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9 小时 38 分钟 之前
注册: 11/14/2011 - 17:25
积分: 6587

你在这里

长篇小说《一粟浮沉》 (连载)

    大家好,很高兴有机会跟文轩的注册文友以及作家协会的文友们分享我新近完成的长篇小说《一粟浮沉》。 

    这部小说还未发表,先小范围分享,交流,敬请赐教! 请勿转载,可以阅读,点评。勿转载。 

  谢谢!

小说介绍


在动荡的华北大地,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都如沧海一粟。  中国历史上,恐怕没有哪一段能够像 1940 到 1990 这五十年一样,翻天覆地,波涛汹湧。 一个深受儒家文化浸染的高门大院里,生活着祖祖辈辈富庶,勤劳,和谐的一家人。 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沧海一粟般的家庭,要在历史中,在风口浪尖上经历沉浮。他们的后代,也将在变迁,挣扎,生死抉择和世态炎凉中化茧成蝶,重获新生。

这部小说,以东北乡村生活和城市底层工人生活为基础,以土改,建国,文革和改革开放为历史大背景,演绎了高家三代人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和对生命的执著,是一部底层民生百态的画卷,也是一部历史变迁的重现。


故事梗概

富庶儒雅,富甲一方的高家祖祖辈辈过着安静平和,循规蹈矩的生活。 然而随着土地改革的大潮,高家的命运彻底被颠覆了,他们世世代代信靠的伦理常刚和人伦秩序也在一夜之间荡然无存。 随着全部财产被掠夺,全家几乎尽数被满门抄斩,高家的辉煌似乎一去不复返。

人性的光辉往往在苦难时闪耀,高家一名幼子和一名幼女侥幸存活,逃出虎口。 然而,他们注定要在炼狱里挣扎。 在土改的血雨腥风里,在后来的政治运动中,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饥荒时,以及在残酷的文化大革命期间,高家幸存下来的幼子和幼女历经磨难,面对贫穷,苦工,困顿,暴力,折磨,惨淡婚姻,生死逃亡等劫数,她们在世态炎凉中找到人性的温暖,在社会残酷中搜寻自我存在的意义,在当政者的铁腕下顽强生存,孕育后代。


内焦外困的生活磨灭了很多人性的美好,放大了很多人性的软弱。 高家第四代后代,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也受尽苦难,一度到自杀边缘。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他们化茧成蝶,重获新生? 当回望祖辈人生时,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触?


这部小说以高家后代的回归和崛起结束,短短几辈人,跨越了不可想像的时空,飞向了更广阔的蓝天。


此书是一副大陆民生历史画卷,从一个普通家庭的角度,展现民国,抗日,共产党夺取政权,土改,建国,饥荒,文革,以及改革开放的历史过程。 作者以亲历者的身份,半自传的写法,现实地,细致地展示这一段劫难。 对于希望了解大陆近代历史,民生,民俗的读者群有不可估量的价值。  本书也为年轻读者开启一扇窗口,呈现一幅在他们这个年龄不可想像,却实实在在发生过的画卷。


小说内容触及到在大陆文化中的许多禁忌话题,其中一个话题就是儿童虐待和父母对儿童的家庭暴力。 在广泛宣传孝道,对长辈不能有任何质疑的文化气氛下,这部小说以孩子的视角,结合生活大背景,具体展示了对子女的心理和身体的虐待的杀伤力,儿童的复杂心理和无助境况,以及父母的多方面性格原因。 这部小说在家庭伦理方面对读者揭示了一个惊心的话题,在网络发行片段时,曾引起来自多个国家的几千读者共鸣,来电和交流。


主要人物

高连采,高赵氏:东北乡绅。 拥有良田山峦,是当地的大地主,大雇主,并慈善好施,人称“高善人”。高连采夫妇是中国儒家文化下地主乡绅的代表,过着富庶和谐,规矩安静的生活。中共土地改革时,高连采在公审大会上被当众枪毙,高赵氏悲愤而死。

高占文,高占武:高连采和高赵氏的长子和次子。 中共土地改革时,在公审大会上被当众枪毙。

大少奶奶,二少奶奶: 分別为大少爷高占文,二少爷高占武的妻子。 中共土地改革时失去丈夫和孩子,被抓鬮分给农民当媳妇。 相继死亡。

高占仁:高连采和高赵氏的三子。 中共土地改革时潜逃,回乡后刺杀中共土改干部报血仇,被当场击毙。

李梅笛:三少爷高占仁的元配妻子。生于官宦之家,知书达礼,嫁进高家后,生下小少爷宏哥。两年后因哮喘而亡。

关灵芝:三少爷高占仁的续絃妻子。生于武官之家,稍通武术。 嫁进高家后主管收租,在中共土改时被定罪,关进地窖。不堪凌辱而自尽。

全哥,玉哥:分別为大少爷高占文的儿子,和二少爷高占武的儿子。 中共土改时尚且年幼,都被土改队杀害,以“斩草除根”。

林姐儿:大少爷高占文的大女儿。 中共土改时年仅七岁,抓伤咬伤土改队员,被土改队打死。

宁姐儿:大少爷高占文的二女儿。中共土改时年仅三岁,在混乱中被土改队不小心踩死。

兰姐儿(高兰): 二少爷高占武的女儿。 中共土改时年仅四岁,随其母二少奶奶改嫁,认农民为养父。其母过世后,养父意欲强奸高兰,被高兰杀死。高兰逃亡,几经周折后与丈夫李虎逃到香港。后经商发达,回乡祭祖,修复高家大院和高家祖坟。

宏哥(高宏): 三少爷高占仁和元配妻子李梅笛的儿子。 中共土改时年仅六岁,被高家佣人藏在柴垛里死里逃生,随乳母潜逃到北京。 在堂伯高占祥家长大,是高家唯一存活下来的男孩。 后经历各种磨难,多次有轻生之念。 后与徐水仙结婚,育有二女。在婚姻不幸,文革,和各种生活压抑中挣扎一生。

吴奶娘:高宏乳母。中共土改时带着年仅六岁的高宏死里逃生,后抚养高宏长大成人,病逝於北京。

徐益新: 河北白洋淀边的农民子弟,抗日战争后期入伍参军。后升至副团长,复员后在北京某部位做财政处长。 魏莲花丈夫,徐水仙父亲。

魏莲花: 河北白洋淀边的农家女,嫁给徐益新,生育三子五女,并抚养孙辈,一生操劳。因直肠癌去世於北京。

徐大庆:徐益新与魏莲花的长子。十六岁进入工厂做工,后升为车间主任。

徐二庆:徐益新与魏莲花的次子。 学习成绩优异,后成为大学教授。 育有一女菲菲。

徐水仙:徐益新与魏莲花的长女。十四岁辍学进入工厂,经历磨难和爱情挫折之后,与高宏结婚,育有二女。 因性格偏激,言语无状,固执暴躁而婚姻不幸。

高沐雨:高宏与徐水仙的长女。从小在姥姥家长大,七岁回父母家。性格敏感多思,心理细腻易伤。 在充满暴力,困苦和矛盾的家庭备受身心双重折磨,十一岁时试图自杀。后爱好文学和京剧,建立人生信念。大学后赴美留学,是高家祖祖辈辈第一个走向美国的人。

高沐坤:高宏与徐水仙的次女。 性格开朗,灵活机智,善于应通,深受高宏和徐水仙喜爱。

许狼毫(许应举): 东北破落赌棍,读书人家出身,把家败光,靠坑蒙拐骗生活,赌博成瘾。 中共土改时斗地主出尽风头,在县里做了官,后在文革中被打死。

邱解放:东北农民子弟,长大后加入中共。 在土改运动中担任土改队长,屠杀了高家。后因文革期间挨批斗,抑郁自尽。

史雁若:北京大资本家的女儿。中共在北京夺取政权之后,家产被充公,父亲被逼死,母亲被逼疯。 大学期间与高宏相爱,但迫於避免毕业分配到大西北的生存压力嫁给了政治前途光明的吴满仓,在文革中仰仗吴满仓的政治资本得以保命,但在婚姻生活中备受折磨。

贺广林:山东乡绅之子,中共土改后被剥夺上学权利,发配到工厂做工。 与徐水仙相爱,但迫於留住北京户口的生存压力娶了乡下表姐。

赵民:北京工人,是高宏的工人师傅。他和妻子李爱慈是底层劳动人民的代表,正义善良,曾舍命救高宏。 他们是高宏和徐水仙的结婚介绍人。

李爱慈:北京工人,赵民妻子,徐水仙同事,好友。 是高宏和徐水仙的结婚介绍人。 是封建婆媳关系的受害者。

李参人:原是东北乡间流浪汉,经高老爷高连采恩惠,而成为山里踩参高手。后搭救宏哥和吴奶娘。 其子李虎成人后,在山上偶遇逃亡的高兰,搭救高兰并与其解围夫妻。后夫妻共同被中共通缉,逃亡香港。大陆开放后回乡祭祖。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牧童歌谣小妹出现了,久违了!带来力作,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牧童歌谣的头像
 #

谢谢!不好意思很久没有来文轩了,非常想念大家!近一年一直在写这部小说,别的都没有写。 好在现在接近尾声了,贴上来跟大家交流。 多多赐教啊!

 
海云的头像
 #

好题材!

 
牧童歌谣的头像
 #

谢谢海云!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说怎么这么长时间不露面,原来是闭门耕作去了。带着大部头出现了,干得好!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林导好!非常想你!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