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人间四月天,最美是江南 -海外文轩欧美华人作家太仓古镇行随笔

江南,对于生长在南国的羊城,如今又身在海外的我,的确有些遥远。八十年代初,因为大学实习,顺道游玩了闻名遐迩的上海,苏杭,而对于近年来悄然兴起的江南水乡周庄,乌镇,虽然心生一份向往,却还无暇去一睹它们小桥流水之古镇风韵,然而,因文字之缘,陌生的江南水乡-太仓,却在不经意间率先闯进了我的生活,并从此成为我心灵驻足的地方。

阳春的四月,在太仓市侨办,文联的诚挚邀请和盛情款待下,我们海外文轩一行十六位欧美华人作家,走进了太仓沙溪,进行了为期三天的采风和文化交流活动,把足迹留在了这个江南的古镇,也把水乡刻进了记忆的细胞。

 

太仓沙溪-一首抒情的田园诗

太仓,一座有着4500多年的文明历史的江南名城,春秋时期,吴王在此设立粮仓,故得名太仓,素有"锦绣江南金太仓"的美誉。这趟匆匆的太仓沙溪之行,让我们不仅领略了它田园诗般的浪漫,水墨画般的淡雅,也感受到了这个鱼米之乡的富饶,以及千年古镇深深的文化底蕴。

到达太仓的第一天,我们入住于沙溪的田园生活馆。午后,当大巴驶出繁华的大上海,进入江苏境内,窗外掠过的一道道风景,就带着浓浓的江南水乡气息,直击眼帘,杨柳石桥,小河弯弯,黛瓦粉墙……而当我们走进这个田园坊,随即仿如置身于一个恬静清雅的世外桃源。在这片精雕却又不乏天然的小天地里,一排排整洁的农家小楼,黑瓦顶,方格窗,古朴明亮,一下颠覆了我们心目中“农舍”的概念。院子里,一簇簇黄澄澄的油菜花在舞动春风,一垄垄绿油油的蔬菜小麦在吐露春意,一道道木漆长廊质朴典雅,院子外,还有杨柳轻拂,流水潺潺……置身于这样一个诗画的世界,这群爱舞文弄墨的作家们,都按奈不住内心的雀跃,纷纷拿起手机,忘情地把一处处的美景摄入镜头,又把自己的倩影,定格在一幅幅亮丽的田园画中。

晚餐,我们品尝了一顿地道的农家菜。新鲜的时疏,江南的菜肴,高粱酿制的黄酒……美食的清香,美酒的醇香,充斥着小小的餐室;而平日文静儒雅的淑女绅士们,此刻,都禁不住酒兴大发,诗情泛滥,在这个春天的夜晚,欢声笑语,碰杯喝彩,还有即兴的高吟低诵,为这个宁静的农家大院,平添了几分的热闹,喜庆和诗意。

饭后,与几位文友漫步院外的小路,春风和煦的夜色下,路旁是一簇簇摇曳的油菜花,放眼是一片无边的田野,近看是一幢幢新建的,象别墅般豪华的楼房,据说,这是沙溪农民的回迁房,心中不禁感叹,这些“农舍”也太奢侈,太有诗意了。

 

之前,当我置身于链条般忙碌的苟且时,曾是那样向往诗和远方,今天,当我与一群诗意盎然的文友,走进这个如诗似画的田园,我仿佛找到了我所追逐的诗意,在这个温婉恬淡江南沙溪。



太仓沙溪-一幅淡雅的水墨画  

如果说,沙溪的田园是一首醉人的抒情诗,那么,沙溪的古镇,则是一幅淡雅的水墨画。

次日,我们走出了沙溪的田园,步入了沙溪的古镇。这个千年的古镇也被改革开放之风渲染得越来越现代了。主干马路两旁,散落着时尚的店铺,楼房;小商店的大喇叭,传出阵阵节奏强劲的流行歌曲;连舶来的肯德基炸鸡,也不甘落后地在古镇占上一席之位……然而,在路旁一个青石牌坊的里面,却是另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仿佛与外界的喧哗,时尚都无关,它,是闹市里的一块静土,是沙溪古镇里一条保留着原生态的老街。

从挂满一串串小红灯笼的牌坊,走进这条古朴陈旧的街巷,仿如穿越时光的隧道回到远古,又好象跃然进入了从前拍摄电影的场景。这里,没有行色匆匆,没有忙于奔命,一群居住在这条老街的人们,以他们古老的方式,悠然地生活着。摆摊的小贩,没有刻意而是很随缘地招揽着生意;邻里间在和睦地细语拉家常;人们用木桶从水井里打水,用大木盘清洗时鲜的蔬菜,用洗衣板搓洗衣服,用手工做出传统点心,并在小推车上摆卖;很多住家的门前,晒着新鲜的榨菜,萝卜干,浓郁的生活气息让人处处闻到家的味道;偶尔间,还有一阵阵悠扬的笛声,从一家老屋里传出……眼前的一景一物,无不让人感到民风的纯朴,老街的和谐。

踏着刻满几个世纪印记的青石板路,漫步于这条古朴陈旧的街巷,有如品读一幅渊博而又淡然的历史画卷。封尘的木门板,花格窗内陈旧的老屋,是否见证过几代人的故事?那些退了色的老字号牌匾,是否记载着它们主人的起落兴衰?而从那些缺角的黛瓦,斑驳的粉墙,是否可以追寻到它们昔日曾经的光彩? 这幅在眼前慢慢舒展着的画卷,引领着我们这群远方的游客,带着好奇在小巷里兜兜转转,走走停停,不经意间,来到一道正在修缮的青石拱桥。

拾级步上拱桥,眼前的画卷,骤然从封尘的古朴,变成了水墨般的儒雅。缓缓的小河,两岸倚水而立的老屋,黛瓦粉墙,投影水中;飘拂的杨柳,吐艳的桃花,偶有一串小红灯笼,恰到好处地点缀着那些黑瓦白墙的古建筑……面对这梦中的江南,我们都忘情地举起手机,贪婪地把这一道道宁静经典的水乡美景,定格在永恒的镜头里。相信,那一刻,即使是最笨拙的摄影师,也能拍出最完美的构图,因为,每一个角度,每一处景致,都是一幅画,一幅淡雅的江南水墨画。

阳光下的水乡,是明快亮丽的,然而,待到烟雨江南时,那又是一份何等的唯美呢?爱雨的我,也许,一定,再赴江南,再约沙溪。

 

顺着小巷的深处,走出老街的尽头,眼前又是一派闹市的车水马龙,令人仿佛从远古的超凡脱俗又回到现实的俗世烦嚣,然而,那一幅古朴淡雅的水墨画,连同画中的故事,将会象烙印一样,铭刻于记忆的深处。历史的车轮会滚滚向前,时代也会不断地更迭变迁,但愿,沙溪老街,这幅描摹着千百年历史沧桑的浓厚画卷,依然能保持着它的完整,宁静,古朴和淡雅……



乡愁,作家笔下永恒的主题

 

我们这趟太仓沙溪之行,除了采风和文化交流外,还有一项最意义深远的议程-为海外文轩在太仓沙溪的创作基地揭幕,从此,文轩的作家们,在这个地杰人灵,文化底蕴丰厚的江南水乡,就有了自己写作的家园,这的确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文轩在沙溪的创作基地,相邻于一代舞蹈宗师,画家胡晓邦的故居,位于沙溪图书馆的二楼,简朴明亮的小木楼上,透着文气,散着书香,一侧还有一小堵文轩作家墙,上面贴着这趟太仓之行十六位作家的个人照片和简介,令文轩人俨然产生一种“家”的感觉。



揭幕仪式之后,文轩的作家们向基地捐赠了自己出版的文集和绘画,而主办方,也把《静秀太仓》和《太仓概览》回赠给文轩的作家们。午后,我们与太仓的几位作家,展开了一场以“抒写乡愁”为主题的文学研讨会。无论是正在漂泊海外,还是身在异乡,作家们都从不同的视角,相似的情怀,抒发了对故土,亲人的思念,对渐行渐远的往事的追忆,以及对笔下的乡愁,进行了一番有趣的研讨。整个下午,“乡愁”,这两个带着淡淡的伤感和无奈,又令人百感交集的文字,飘忽在太仓沙溪这所小楼里。

乡愁是什么?乡愁,不是一份矫情,也不是作家笔下的无病呻吟。对于远离故土的人来说,乡愁,也许就是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怀旧情愫,那些再也找不回来的故乡岁月,那些已经离我们而去的亲人好友,那一丝丝深藏舌尖下故乡的味道……也许,它是一盘儿时的菜肴,一缕曾今的花香,或是一首为之而动过情的乐曲,但是,在它们的背后,一定藏着一个能让你用一生去回味的故事,一份挥之不去的情感。漂泊的游子,无论外面的世界多么的精彩,也多么的无奈,在他们游历世界,浪迹天涯的足迹里,给予他们陪伴,温暖,或是心灵触动的,一定是内心最温柔的角落里那一股浓得化不开的乡愁。

 

对于生长在南方羊城的我,如果说“太仓,是我安放乡愁的地方”,那,未免有些造作和不真实,但是,今天,我找到了一个抒写乡愁的地方-太仓!






分类: 

评论

春阳的头像
 #

哈哈,太仓成了我们永久的乡愁。

 
深秋红叶的头像
 #

是啊,三天的回忆,编织了一股永恒的乡愁:-))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