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长篇小说《擦肩而过——我与大鼻子畏婚夫》八——《偶遇清莲》

 

            (八)偶遇清莲

 

约克先祝我和孩子们圣诞节快乐,又说他很想念我,因为很突然收到我的绝交信,非常难过。那封信让他难以消化,所以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他希望我不要生他的气,他是鼓足了勇气,才打了这个电话。

这反应也太慢了点儿吧?一封信消化三个月!这就是典型的“慢热”的不莱梅男人!

不过,要是以前,就算黄瓜菜都凉了,我也会原谅他,跟他重归于好——他虽然没有罗德英俊,但是他身上艺术家的气质和眼睛里淡淡的忧郁,其实更符合我对男人的口味。可是,这三个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对他好像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了。

这个人我后来再也没有见过,可是却在每个圣诞节和我生日的时候收到他亲手设计的电子贺卡——不愧是学设计的。他的存在好像就是为了不断地给我发贺卡,即使没有任何的回应。

那天他听说我要回国,立刻问要不要送。我淡淡地回了一句,不需要,有人送了。在不莱梅生活这么久,几乎所有的同胞我都认识,找个人送机还真不是难事儿。

小机场的好处就是在哪里都不用排队,办理登记也非常快捷。当我带着儿子一起走进候机大厅的时候,一个熟悉的人影朝着我们母子走来。

是清莲!可她从没透露过春节也要回国啊。

“我也是突然决定的,家里实在一天也不想呆,回去躲躲清闲。”有这么严重吗?

难得在无聊的候机时间遇见和独处,让我终于有机会多了解一点儿清莲的坎坷情路和如今的无奈。

清莲是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漂亮女人,三年前从中国的南方嫁到德国。比我小一个多月,令我惊讶的是,我们圣诞节平安夜还见过面,一个多月她就憔悴得像是老了几年!

想起三年前,我第一次在朋友的聚会见到她,第一眼真是惊为天人!也难怪,她年轻时候曾经做过服装模特儿,在家乡是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可是,在追求七年之久终于在众多追求者种脱颖而出的老公,却在婚后不久被清莲捉奸在床!

清莲拒绝了苦苦哀求的老公,愤而离婚,断绝了年幼女儿跟父亲的一切联系。

漂亮的女人从来都不缺乏追求者,清莲在众多的追求者中选择了一个年龄略大级别不低的政府官员。快结婚时,同样的噩梦让她把同胞中的男性一杆子全部打出她的视线之外,发誓再也不嫁国男!而给她造成最大伤害令她决定远嫁他乡的最主要原因,是那个被捉奸在床的官员,竟然大颜不惭地狡辩说:

“你已经老了呀!谁不喜欢年轻的女人呢?”其实,我初见清莲的时候,她虽已四十好几却依旧身材如少女面色若桃花!

“跟我去德国吧。”娘家邻居的妹妹,几年前嫁到德国,幸福甜蜜,最让清莲动心的就是邻居妹妹一直夸赞的德国男人的忠诚。

“保证给你找一个高富帅的好男人。”邻居家妹妹很快就给清莲看了一张德国帅哥的照片。据说是个医生,一米九的大个子;喜欢中国文化,特别喜欢中国女人。

可是,清莲来到德国之后,那帅哥儿却迟迟不肯露面,后来居然变卦了!

眼看着她三个月的旅游签证就要到期,找不到人结婚就得回国,而当初那邻居从清莲那儿拿到的清莲卖掉国内房子的钱,就得如数退还!

那女人急中生智,赶快登报替清莲征婚,居然很快就征来了现在这个如意郎君。

他是一家著名的跨国公司的部门经理,工作稳定收入丰厚,特别会过日子,家里带花园的大房子,是很多国女梦寐以求、大部分国男在德国打拼多年才能挣到的。

美中不足的是这个老公个子不高模样一般,还有一双正值青春期的儿女。

但是,无论如何,大家都很羡慕清莲的好命,清莲自己也幸福甜蜜了好一阵子。德国老公的儿女也非常喜欢这个来自中国漂亮继母。特别是年长些的女儿,初恋失败后,头靠在继母的肩膀上哭了很久。

    如今我看着清莲憔悴的面容和失去了神采的眼睛,黯然神伤。

“这个家我实在呆不下去了。”  这句话她重复了好几遍。“等那个小鬼毕业了,也搬出去也许就好了。”

我知道,她说的“小鬼”,是指他老公的小儿子。如今她老公在她嘴里是“老鬼”,老公的女儿是“女鬼”。

    “那你女儿怎么办啊?”当年她一忍再忍,都是为了这个女儿,而现在留下女儿单独跟“鬼子”们住在一起,不担心吗?

   “咳,原以为女儿来了就好了,可是女儿大了,也不像刚来的时候那么听话了。常常跟我顶嘴惹我生气。”

    她一直梦寐以求母女团聚,给她带来的好像是更多的烦恼?我一问,她的眼圈儿有些发红,话匣子又关不上了。

清莲婚后,幸福了不到半年的光景,就开始跟德国老公闹矛盾,最大的矛盾还是在老公那两个青春期的孩子身上。他们过了最初看到漂亮继母时候的新鲜劲儿,就开始对她不尊重,十八岁的大女儿常常在背后出坏主意,比女儿小两岁的儿子就出面气他;有一次居然当着同学的面,拉开裤子拉链,问清莲:我的大还是爸爸的大?清莲气炸了,向老公投诉,可她老公不但不替她撑腰,有时候甚至追着她连续一两个小时不停地咒骂。

    清莲本想离婚,可是一听说嫁过来的外国人,如果不到三年就离婚,马上就会被取消签证并收到外国人管理局发来的“逐客令”。想当初她的旅游签证已经过期,还是这个老公跟外管局据理力争,甚至花钱请律师、跟她结了婚才得以留下。为了正上初中的女儿能来德国,她把一切的屈辱和痛苦都咽下去了。

    “女儿大了就好了。”我劝她道。我自己也有一个正值青青期的女儿,所以我理解她的烦恼。以前听到一句“家有小女初长成”,看着一直乖巧的女儿一天天长大,谁想得到,她突然有一天会跟自己对着干呢?

    她擦干眼泪,勉强笑笑:“希望是吧。”

我劝清莲不要跟孩子们较真儿,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人高兴的时候,细胞是圆满的,抵抗力也强。可是,有谁知道,就在我苦口婆心地劝解别人的时候,别说身上的细胞都是瘪了,那心口里其实正在滴着血呢!

想换个轻松的话题,突然想起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地传说的大红跟清莲老公的“误会”,就问到:

“大红跟你老公是怎么回事儿啊?”清莲的回答却令我啼笑皆非。

有道是:“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不久,就有“好事者”,看到清莲新来乍到语言不通,热心帮她跟住在不远的大红牵线,让她们有个用母语谈闺房话的机会。

清莲看到大红,像见到亲人一般,头回见面,就把自己的经历和心事儿,竹筒倒豆子一般向大红全盘托出。

    第二天一早,清莲家的电话就响了。清莲德语不好,电话都是她老公来接。一听是中国女人,她老公就乐得跟个孩子似,冲着电话大叫:

    “我爱你!”这是他学到的第一句中文。然后就要把电话给老婆。

    可是,电话里的大红却很奇怪地说:“不,我不找你老婆,我找个地方单独见面,去喝杯咖啡吧。”

   “什么?你是我老婆的朋友,为什么要跟我单独见面呢?”鬼子咋这么实诚?好在清莲还听不懂。

    “我有话跟你说。”面对大红毫无由来的坚持,清莲的老公也表现了德国男人更加执拗的坚持。

    “不行,我不能答应。如果你跟我老婆说话,我就把电话给她,如果没有什么事儿,那就去死(谐音,中文意为“再见”)吧。”

    虽说那时清莲跟他的老公的交流,还局限于请人翻译和从一本《德汉词典》里挑字儿,可是,这个电话,清莲还是明白了大意。后来大红也逢人就说,清莲是想利用这个男人办居留,之后把女儿办过来再说。大红是为那个德国男人打抱不平,想把清莲的“阴谋”揭穿。没成想不但碰了一鼻子的灰,且成就了清莲德国老公的忠诚仗义“德国松柏”的美名。

“德国松柏”就是罗德一直引以为荣也是在德国夸赞男人们忠诚专一的专有名词。

大红约清莲老公喝咖啡的愿望,直到清莲死后才得以实现,而那最初喝咖啡的意义却已经不存在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