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长篇小说《擦肩而过——我与大鼻子畏婚夫》

          (七)第一次吵架

 

    我和罗德虽然在圣诞节礼物的问题上弄了个“擦肩而过”,可似乎并没有立刻影响到我们的感情。只是我跟他妈妈一样都是狮子座这件事情,让罗德开始用新的眼光审视我,他好像发现了我温和的外表下面,其实隐藏着一颗非常刚强的“狮子心”。

    那是圣诞节之后的一天,我为了让自己好好休息让儿子好好玩儿,跟往常一样把儿子送去了幼儿园。圣诞节到元旦期间学校的孩子放假,可幼儿园倒有值班的,如果家长有需要,可以照旧送孩子去,不过要提前申请。

我看看仍然一脸倦容的罗德,温柔体贴地说:“我送儿子去幼儿园,你再睡会儿吧。”结果,我送儿子回来,他正在客厅里一丝不挂地打电话!

我问:“你怎么还没有穿衣服啊?”我倒没有指望他准备好早餐,可是,就算把暖气开到最大,就算您老先生火力壮,这也是大冬天呢啊!难道不冷吗?

    他见我回来,赶快凑过来亲吻。我连忙躲开,但是声音却尽量保持着温柔:“快穿衣服,小心感冒。”他愣了一下儿,问:“我该穿上衣服吗?”

    “难道你想裸体吃早餐吗?”我忍住笑反问他。

    他很听话地去穿衣服了,但是一脸的不悦,之后一直闷闷不乐。坐到桌前的时候,他突然就跟我说了一段乱七八糟让我几乎窒息的话!

    原话我不记得了,大意是:他有一次去看牙医,那位性感的女牙医主动要去了他的私人电话号码,然后他们就约会,上床了!

    我很震惊,但是中国女性的矜持和本人的修养,让我没有马上发作。我小口品着咖啡,整整一早上都不再跟他说一句话。

    “你生气了吗?”他怯生生第问。      

    “没有。快吃早餐吧。”心里却在想,这是你在这儿的最后一顿了。

    “你就是生气了。”他倒挺明白:“书上说:我们德国人心里生气脸上也生气,可你们中国女人就是气炸了肺,脸上也保持着微笑。

    “快别生气了。那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那时候我离婚不久,单身一人,而且是她主动的啊。就那么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他的话让我更加气不打一处来——像动物一样交配完了各奔东西?!而他说那些话的口气,好像他是跟谁一起吃了一顿饭那么稀松平常!

    “几十年前的事情,你突然拿出来告诉我干嘛啊?!”

    “因为你早上拒绝了我,我就发昏了。”

    “我什么时候拒绝你了?”

    “你刚才送孩子之前,说让我在床上等着你,可是回来后却又反悔了。”他像个孩子一样嘟囔着。

 啊——原来这样啊!我刚才本是想让他多休息一会儿,    结果,他以为还有好事等着他呢!

    “就算这样,我后来不想做了,不行吗?”        

    “如果你一开始就说不行,人家就不抱希望等着你,也就不会那么失望了。”

    “那你就拿十几年前的一夜情来气我?你的目的达到了——告诉你,我很生气!”我一字一顿地说。

    “那个时候我刚离婚,正单身,这女人是送上门儿来的。再说这在德国也很平常啊。”      

    平常?其实这在中国也不算新鲜!可是,这种事情为什么突然拿出来跟自己热恋的女人说呢?说这话的,通常都是“东窗事发“之后,当事人破罐破摔:

    “老子就是做了,你怎么着吧?不过了!”

     但凡两个人还想在一起,这种事儿,不管发生在什么时候,只要不是被捉奸在床,那就打死都不能说的啊!

    有人说:聪明的女人不问过去,成熟的女人不问未来。

我一直努力,想做一个既聪明又成熟的女人。可是,他这种自撞枪口的“找死”方式,还真闻所未闻。这人不是装傻,就是真傻!还能怪我出手太重吗?!

    他呢?像个做错事儿的孩子,可怜巴巴地看着我的脸色。

    “你说新年聚会的时候,我穿哪一套西装啊?”过了一会儿,他怯生生地问打破沉默。

    “哦——我忘记告诉你了,计划有变。我儿子明年就要上学了,上了学,在中国新年的时候,这儿的孩子就没有假了,我想趁他上学之前,带他回国跟我父母一起,再过一次中国新年。也趁我正失业有时间,所以,我准备这几天就飞。”

    他沉默了一会儿,委屈地说:“你知道我刚才是跟谁通电话吗?”

    我管你跟谁通电话?!爱谁谁!

    “是我女儿的外婆。她说女儿的妈妈跟孩子说,我会去跟他们一起过圣诞,等了一夜不见我的人影,孩子非常伤心,她妈妈也勃然大怒,说以后再也不让我见女儿了。

    “你答应了人家为什么不去呢?”我问。

    “我没答应啊!自从我母亲去世,我父亲老年痴呆症住进养老院,已经好几年都认不出我了。前几个圣诞节,我有时候去得勒斯顿到朋友马丁家,有时候去发小乌韦家——他们也都是单身;去年是在不莱梅的公寓里独自过节——非常孤单冷清,我发誓再也不一个人过圣诞节了。今年跟你们在朋友家过节,我非常开心。

    “我跟她,在女儿出生之前就分手了。但是几年前我在柏林出了很严重的车祸,一个朋友打电话让她过来照顾我。我们冲动一次,她就怀孕了。她骗了我——她说她吃了避孕药。可是……”

    我觉得这个昨天——不——今天早上之前在我眼里还是近乎完美的男人,此时变得越来越渺小,简直就是卑鄙无耻!

    他继续说道:“当时她说她一个人负起全部的责任,我什么都不用管,她只是想要我的孩子。可我一直都主动支付生活费,在孩子生日和大小节日的时候给孩子买礼物,还常常带着孩子去度假。我知道她一直不死心——今年圣诞节她又在争取机会复合。可是,我跟她再也没有过关系——她一碰我,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买礼物倒是真的,她女儿的生日是圣诞节前不久,他确实特意去送了礼物。他女儿喜欢骑马,那家马具用品专卖店,还是我帮他在网上查到的。至于“起鸡皮疙瘩“的事情,我本来也是可以相信的,而听了他跟女牙医那一出儿,我就是再愚蠢,也不想再犯傻了。

    他从餐桌对面伸过手来,用力握住我的手,我轻轻地挣脱了。他蓝色的眼睛,在清晨的阳光里变得颜色那么浅,显得那么空洞。

    “别生气了。我的事业正在起飞,我们正找房子要搬到一起,你在这个时候不能离开我啊。”他几乎哀求着。

    我却淡淡地说:“我们的关系发展得太快了,我们之间还缺乏了解,现在搬到一起,太不理智了。再说你也需要好好了解我呀!”我故作轻松地说:“再说,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我想趁回国的时间好好想想。”

后来他接到工地的电话,说有紧急情况需要他处理,他匆匆穿好外套就走了。下了几个台阶,又回头忧伤地看看我。

我轻轻地关上门,泪水潸然而下。

 

很快订好了机票,带着儿子,奔着不莱梅机场出发了。

罗德没有来送行,说是公司有事儿。我知道,我跟他已经完了。

 

就在我跟罗德闹别扭的那天,三个月前分手的男友约克居然打来了电话!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