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长篇小说《擦肩而过——我与大鼻子畏婚夫》

                          (五)开心圣诞

 

        圣诞节那天,我们都聚到了绿茗的家里,立即自动分成三个小组,但是这次小组所在地点有所变化——男人们在厨房里忙乎,女人们却在客厅里品着香茗,叽叽喳喳。只有孩子们还是兴奋地在楼上跑来跑去,把楼板踏得咚咚作响,差不多把绿茗家的房子给拆了。

        圣诞大餐真是没得说,吃得大家赞不绝口,加上绿茗的老公做烧鹅的时候烫伤了大拇指,更让人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孩子们的心思却根本不在美味上,他们匆匆吃完就跑到楼上去疯玩,中间不断跑下楼来问圣诞老人来了没有。就在他们第三次跑下来的时候,客厅的灯突然灭了,一片漆黑中,只听到孩子们兴奋的尖叫声。惊魂未定之时,花园里的灯突然亮起来,罗德指着后花园儿大叫一声:

        “看啊,圣诞老人来啦!”

        大家一齐朝外看,孩子们惊呼着跑到客厅通向花园的门口儿和落地大玻璃窗那儿,只见一个身穿大红袍的圣诞老人,飘着长长的白胡子,背着个大麻袋,缓缓地从花园门口儿朝着我们走过来。他边走边摇着手里的铃铛,我注意到那只摇铃的手,大拇指上包着一节白纱布!

          孩子们却根本顾不上这些细节,眼睛都在那个满满当当的大麻袋上。只有绿茗的儿子,兴奋地冲到圣诞老人面前,大人们都吃了一惊!

         只听见那孩子奶声奶气地喊道:“圣诞老人,你的驴呢?”

        “圣诞老人”看见孩子跑过去,先是一惊,听到孩子的问话,松了口气,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指着黑黢黢的树顶,忍着笑说:      

        “我把它拴在那儿了。”

        孩子们都很神往地朝空中寻觅着,大人们在客厅里已经笑翻了。

        “圣诞老人”倒很机智,赶快转移了孩子们的注意力,说:“看,我给你们带来了好多的礼物啊!”孩子们兴奋地尖叫着,往屋子里搬运带着各色包装的礼物盒子,“圣诞老人”大声地念着上面的名字。

        罗德站在我身边,轻轻捏捏我的手,悄悄地说:“这个圣诞老人省略了很多细节——有点儿偷工减料啊!”

        我原已笑得上不来气儿了,被他一说,回过味儿来——是啊,通常这个时候,“圣诞老人”还得跟孩子们聊会儿天儿,问问他们这一年乖不乖,去年不爱刷牙的孩子刷牙了没、不爱吃蔬菜的孩子改了没……然后才到发礼物的环节呢。

        “不过,这圣诞老人已经很不容易了,给大家做烧鹅烫伤了手,要是再磨蹭一会儿,恐怕就要露出马脚了!”

        孩子们都得到了令他们惊喜的礼物。

        其实在圣诞节前,孩子们就把自己的愿望写在小纸条上,压在枕头下面,被“圣诞老人”取走,所以常常“正中下怀”,孩子们惊叹的是圣诞老人能这样神奇地永远正确。

        可是,已经不相信圣诞老人的成年人,选择圣诞礼物就成了一场地地道道的“猜谜活动”,谜底被揭开之后,得到的却不一定全是惊喜,有时候是惊讶或者是惊吓,或者像我和罗德一样,是意味深长的沉默。

        我们是最后一个打开礼物的,装礼物的漂亮盒子在我们身边放了很久,看着闺蜜们一个个跟他们的老公互致感谢热烈地拥抱和亲吻着:

        金叶子捧着他老公送给他的一个微型摄像机,孩子般地大叫:“这是我一直期待的,说了好几次,老公都没有吭声,我以为他觉得我们原来那个还可以用,不想买新的。可是……啊,这真是一个惊喜啊!”

        大红虽然也象征性地拥抱了他的老公,但是私下却用中文悄悄问我好几次:“我老公送我一条项链儿,他说是真金的,你看像真金的吗?”

        绿茗老公送她的礼物是:圣诞节后全家一起飞中国,回她的老家云南,虽然不是惊喜,却也是最贵的。作为家里的独生女,嫁这么老远,思乡心切可想而知的。可是,她每一次回家都要换四五次飞机,而这次回家也就为期一周多,一家三口这么折腾地飞一次,也真的是一种很大的奢侈呢。

        闺蜜们送老公们的礼物虽比较廉价,却也得到了老公们近乎夸张的惊呼:金叶子送老公一条围巾——我们都知道那是出自一个著名的咖啡店。咖啡店卖的围巾,就好像书店卖的衣服、副食店卖的珠宝,谁都知道那不可能是什么珍品,但是却得到老公非常贴心的回应;绿茗送她老公的是一张健康中心“马杀鸡”(谐音,意为“按摩”)的“代金卷”,美其名曰:老公辛苦一年,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还要帮她料理茶叶店的生意,非常需要好好享受休息和“马杀鸡”一回;大红呢,送比她老三十多岁的老公一块手表!

      “送钟?”我们几个闺蜜都大笑着问大红:“你什么意思啊?”

      我们知道大红其实没有那个意思,她除了对房子有兴趣,每天都在改变房间颜色,在房子改造上面动脑筋,其他什么都不懂。有一次,我对日渐发胖而心生烦恼的大红说:   

     “其实你不用减肥,这样也挺好看,像杨贵妃似的。”她却一脸的茫然:“杨贵妃是谁啊?”从那时起,我就再也不知道跟她还能说些什么了。

        而我跟罗德呢,终于在最后一刻鼓足了勇气打开了礼物,我们也礼节性地互致谢意,可是,从对方的眼睛里,我们明显地看到“失望”两个大字。

         罗德送了我两件礼物:在今晚“圣诞老人”从花园门口运进来的所有礼物里最大的那个,是他送给我的一个厨房机器——Bosch牌榨汁机。

        这应该是我家厨房里的第三个榨汁机了!

        幸亏还有一个意大利真皮小手袋作陪衬,不然,我心里那个落差可就太大了!

        而对我精心选购的新款诺基亚手机,他虽然表示了感谢,打开后却放在一边儿,看都没有仔细看。事后我才知道,他家里放着至少三部比这个更好的暂新的诺基亚手机!

        打开礼物后,我们俩都在第一瞬间清晰地看到了对方对自己在未来交往中角色的期望值和我们此时此刻彼此眼中深深的失望。

       我当时甚至开始羡慕清莲老公送她的礼物——三百欧元现金!而罗德却说,那是他今生看到最奇葩最庸俗最不可思议的圣诞礼物。

         清莲老公个子不高,相貌平平,但是人很幽默搞笑。他常常开玩笑地说:清莲到德国三年多,说得最好最标准的德语单词就是“银行”、“钱”、“现金”。清莲也说反唇相讥,说他老公买的东西都是带着红标签。在德国,只有降价甩卖的东西才用红标签。

        “他送礼物从来都送不到我的心里,还不如送现金来得实在,我自己去买喜欢的东西!”清莲比刚来德国的时候老了很多,但跟同龄的女人相比,还是一个大美人。

          为了缓解我和罗德之间的尴尬,绿茗老公又提出一个新的话题——“生肖和血型”。可是,罗德再次确认了我的生日后,突然迸发出一阵大笑,惊得众人莫名其妙。

        “你一直说你是兔子,我以为你很温顺可爱,原来你是一头狮子!”

        “我们中国人就是讲属相,我就是兔子啊。”我很疑惑,这个很重要吗?

        “我对这个星座的女人太熟悉了,我跟这样一个女人相处了四十多年,我太了解这样的女人了!真是报应啊!”

 

         他一边大笑一边夸张地捶胸顿足。不是喝醉了吧?我更加莫名其妙了。我知道他是二十年前离了一次婚,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她相处了四十多年的女人?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