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长篇小说《擦肩而过——我与大鼻子畏婚夫》

 

                   (二)见“娘家人”

 

        那天罗德如约来接我们,殷勤而绅士地打开车门儿,照顾我儿子上车。

        到了火车站后面的“自由市场”入口处——我们几个家庭约定的见面地点,正好是我们约定的时间,分秒不差。德国人就像按着电子显示器上的时间到站的汽车,十分准时。可是,我们耐心地等待了近一个小时,在人潮中跟无数的熟人赔笑脸打招呼,就是不见我那几个闺蜜的影子!

        我终于知道了尴尬两个子怎么写——好像满城的中国人都知道我们今天的约会,都在这个时间,或扶老携幼或手推童车,浩浩荡荡地通过这里,涌向市场。

        我一边儿对着那些意味深长的笑脸们打着招呼,一边儿忙着跟罗德解释:

        绿茗要打理茶叶店的生意,中午关了门才能出发;

        金叶子打电话说他们已经到了,找不到停车位,正在附近兜圈儿。

        ……

        罗德则一直很理解地微笑着,还安慰我说他明白:“我看过一本书上说:中国人在约定时间前后三小时到达,都算准时。”  

        这是谁说的混账话啊——竟然这么准确!

        后来每次跟我提起这一段儿,他都非常肯定地说那些“路过”的中国人都是我事先安排来帮我相亲考核的。他哪里知道,我当时尴尬得真是恨不得有个地缝儿钻进去!本来在这个不大的城市里,关于我的传说就没消停过,我还站在那里展览我刚认识一个星期的新男友?不是找死吗?

        终于,在人潮中陆陆续续四平八稳地走来我的闺蜜和她们的“家眷们”,大家互相握手寒暄,又随着人流向市场走去。

        闺蜜们边走边悄悄跟我说:“这是你所有男朋友里面最帅的一个,也是跟你外表最般配的一个。”

        “你们很有夫妻相啊。”

        真的吗?虽说我一直都对自己的外貌很自信,可是今天却觉得大家真的过奖了。

        他呢,也非常贴心,跟那几个闺蜜的老公们走在一起,礼貌周到,举止得体。遇到一些惊险的项目,他就当仁不让地拉起我儿子一起上,悉心保护着他,让人看着心里暖暖的。他总是能看出孩子们对什么项目有兴趣,也总会很敏捷地抢先给大家买票。

        罗德那天的绅士风度,真是没挑了。事后他也不止一次地说:       

        “我知道,那是对我的面试,我必须得表现好。”

        到绿茗家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我们几个中国女人都挤在厨房里包饺子,几个德国老公则非常自然聚在客厅里喝酒聊天儿。

        厨房里,闺蜜们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发表意见。

        大红的反应特别激烈,她说:“这个不行,太帅了,不可靠。你们才相差四岁,他又这么帅!我们广东人最讲实际,帅哥没用的,跟这种人在一起不踏实,没有安全感。”

        我知道,她的老公比她大三十多岁,最让她踏实的应该是她老公那带花园的大房子。

        金叶子却一直说好,她是比较感性的人,说只要两个人有感觉,别的都不重要。

         聊着聊着,就聊起了缺席的清莲。

        金叶子跟清莲的交往不多,倒是大红,因为跟清莲住得比较近,清莲刚一嫁过来,就有人介绍她们相识,还闹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误会”,因此甚至成就了清莲老公忠诚专一的美名。

       “啊?怎么就至于都不活不下去了?”金叶子的提问被绿茗开饭的呼声打断了。

        自由市场把大家都走累了,她们几个南方人包饺子又都没速度,所以到饺子下锅的时候,大家都饿得不行了。一个没留神,版纳姑娘绿茗一锅下了太多饺子,端上桌子的基本上是一堆分不出个儿的面片儿和肉团儿。可大家却都吃得特别香,起劲儿地聊天儿——特别是罗德——极具吸引力的口才,让大家忽略了自己盘中的食物。

        罗德当时都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只记得“柏林”、“挪威”、“帆船”、“舞会”这些充满诱惑的词汇……他神采飞扬,风趣幽默,成为当晚的焦点。不知是他云山雾罩的口才,还是红酒的作用,每个人都有些醉意。

        我无意间望一下窗外的夜色,他马上很贴心地在桌子下面捏捏我的腿,悄悄说:“如果你觉得我们该走了,就给我一个暗示。”

        我悄声说:“过半个小时就走吧。”

        他很会掌握时间,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就起身告辞。

        我儿子和绿茗的儿子相差一岁,非常和得来,被热情邀请留宿,绿茗和她老公也很知趣地挽留。于是,我和罗德就顺理成章地独自开车回家了。

        晚上车少,我们很快就开到了我家楼下,他问:“你住在几层?”

        我说:“最上面那个窗户就是。”

        那几扇窗户黑着灯。

        这个时刻,如果是在电影里,导演就该让女主人公请男主角上楼喝咖啡了。而且绿茗跟他老公留下我儿子的用意也非常明显——面试通过,下面就该动真格儿的了——万一他是中看不中用呢?

        记得一位德国老人很失望地说:“我多么希望女儿在结婚前多找几个男朋友,好好地选选啊,可是她却跟第一个恋爱对象结了婚!

        “多玄啊!万一他不行,我女儿一辈子的幸(性)福就被葬送了啊!”所以,要说考试,这才是最重要的一门儿!。

        但是海拉的话一直在耳边回响——不能随便让他把自己装进口袋里!

        但是,我也并没有马上下车,一种神奇微妙的力量让我没有勇气告辞。

        终于,他开口说:“让我上楼吧”。

        “不行,家里很乱,我没收拾。”这是真话。

        “没关系,这才能看到真实的你”。

        “真的不行,我不愿意让你这么快就对我失望。”

         这样短暂的僵持中,我觉得身体里一种奇妙的力量,借着酒劲儿,从我嘴里冒出一句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

        “去你那儿吧。”

         他很惊讶地看着我,说:“你确定吗?”我咬一下嘴唇,用力点点头。

        他又问:“真的确定?”我又点头。

        于是,他启动了车子,缓缓地向他的住处开去。

        路上,他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一直拉着我的手,不时地转头瞥一下我的脸,我们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他住的地方离我家真近,拐一个弯儿就到了。他说他在这里住了三四年,而我自从儿子三个月大时候搬过来,就一直住在这条街,我们居然从来都没有碰过面。

        “你做好心理准备,我的家很乱的啊。”他一边拉着我的手上楼,一边给我打预防针。

        我心里想,还能比我家更乱?说真的,做家务是我最大的短板。

        他的公寓很小,只有两个房间。确实有些乱,不过我觉得,一个单身男人的家,就应该是这样的。如果太整齐,反而很可疑。

        可令我疑惑不解的是——他很像是刚搬来,或者是正要搬走——很多东西都打着包装着箱!

        他察觉到我目光中的疑问,却并没有急于作任何的解释,我也没有多问一个字。此时此刻,任何的语言都是多余和败兴的。脱掉高跟鞋的我,仰视着他英俊的面庞,那目光中雄性的火焰,已经把我完全彻底地融化了……

        第二天一早,去绿茗家接儿子之前,我们先去了一个德国餐厅吃早餐。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和他家里大包小包的行李,我们都只字未提。

        我虽然是个傻女人,但是也知道女人应该在什么时候保持沉默。我们像两个“过家家”的孩子,又像一对共同生活了多年的老夫老妻,自然而然地手拉着手,走进餐厅,落座、点餐、喝咖啡。可是,从对方的眼神儿里,我们知道,此时此刻我们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在绿茗家门口儿,绿茗跟他老公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们俩。之前我们常笑谈大红的老公爱上大红,是老房子着火——没救了。此时我和罗德也都意识到:我们这两栋老房子,这回也着了大火——没得救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