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长篇小说《擦肩而过——我与大鼻子畏婚夫》

 

(一)      一见钟情

 

        我跟罗德的住处仅隔一条街道而已,可如果不是通过网络,我们可能连擦肩而过的缘份都没有。虽然时空相同,我们却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下午,我正准备带五岁的儿子去附近的儿童乐园。

        自从有了儿子,我才发现德国城市里有那么多儿童游乐园,各种主题,各种材质,各种项目。人少的时候,我也会跟着孩子们一起在秋千和滑梯上重温孩童时期的欢乐。

        穿戴整齐,正要出门,电话铃儿响了。

        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说他新注册的交友网站上宣称我就是那个跟他百分之百相配的女人,所以想约我见面。

         我猜想,这些交友网站跟谁都是这么说的,男人们的伎俩也都差不了多少,这样的开场白也一点儿都不新鲜。但我还是答应了见面。反正没事儿,闲着也是闲着。

        他问我在哪里见面,我想了一下儿,说:“保险公司大楼附近有个邮局,五点半,在邮局门口儿吧。”电话那头儿,他笑了。

        我也知道这个主意有点儿可笑,在平常取包裹的地方接女朋友——好像女朋友是快递来的。其实我是不想让他知道我的地址,免得日后麻烦。

        邮局就在我家楼下,我可以从窗口清楚地看到那里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清静。德国的邮局跟其它商店一样,周六早早收工,周日就根本不开门了。

 

        我看好时间,准时到达邮局门口儿,正好奇那个跟我约会的人可能的藏身之处,一辆银灰色的帕萨特缓缓驶来,悄声停在我面前。车门打开,一位高大英俊的德国帅哥儿向我走来,握手招呼之后,他又潇洒绅士地为我打开车门儿。

        一切恍然梦中!

        我实在无法将电话里略带苍老的声音,跟眼前这位帅哥儿联系在一起。虽已经年近五十,却像从好莱坞大片里走出来的男主角,只是比《007》里的詹姆斯邦德更英俊,比《欲望都市》里的Mr. Big还多几分男人气概。身姿矫健、目光如炬、面色黝黑——那是德国人梦寐以求的阳光颜色和成功富有的标志。而他刚从车上下来时对我匆匆一瞥中赞赏的眼神儿和一系列潇洒的动作,霎那间都深深地定格在我的脑海里,令我今生都无法忘怀。

        他建议去日本餐厅吃寿司——这么喜欢亚洲食品又给他加分不少。

        一路上,他的眼光几乎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我,让我一直担心他会把车开上逆行。此时此刻,“一见钟情”、“相见恨晚”都可以毫不夸张地用在他的身上。用餐过程中,他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认识你我太幸运了!

        我说儿子还在邻居家玩,我不能太晚回家;第二天我要去大学的中文学校教课,也不能见面。他很遗憾地送我回家,路上有一段居然真的开上了逆行!幸亏晚上车少,才没有发生事故。

        我知道,这位帅哥儿已经中了丘比特的箭,而且伤得不轻。

        第二天,中文学校下课后,我照旧跟老海拉一起下楼。她是我班上最老的学生——比我母亲还大两岁。我通常都开车绕一段路,送她回家,可今天看来是不行了。那辆熟悉的帕萨特停在教学楼门口儿,电动车窗徐徐落下,昨天刚认识的帅哥儿把脸露出来。海拉轻声惊叫一声: 

        “哇!有情况啊!”

        我赶忙解释道:“昨天刚认识的,我不知道他会来。”

        海拉知趣地说:“没关系,我自己坐公共汽车回家。不过,可不能轻易就让他装进口袋啊!给我打电话!”说着就一溜烟儿跑走了。

        海拉是我刚到德国时德语班的老师,现在却成了我中文班的学生。如果说德国人学中文大部分都有功利目的——想有一天跟中国人做生意或者去中国旅行,而她则纯粹出于对这种文字的迷恋。她说,每个汉字都像一幅图画。中文和西方拼音文字在人脑中启用的区域是不同的,大脑用得越多就越灵活,不易得老年痴呆症。她每天写很多中文字,明知一定会忘记,但她说写的过程很有趣,而且在不断刺激大脑,一定能留下一些印记。

        她为人很随和,我们是无事不谈的忘年交。她说:“德国男人请你吃饭,一般都是AA制,如果女人任凭男人结帐,那就是暗示对方——任凭发落!有时候甚至只是一杯咖啡。”我对此将信将疑,德国男人也未免太不浪漫了吧!

        坐上帅哥儿的车,心里想着海拉的话,有些嘀咕:他觉得请我吃了寿司,就得跟他怎么样吗?而他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很想见到你,顺便来道别。”

        道别?我心里一沉。刚认识就道别?

        他说,已经十月份,天气越来越冷了,帆船必须放进库里,不然冬天来了,河水上冻,冰块儿会伤到船身,所以他明天必须去汉堡一趟。

        还有私家船?莫非遇到了钻石级别的王老五?

        想起上次回国时,妹妹的一位闺蜜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姐姐,有愿意娶你的,就赶快嫁了吧。国内像我这样三十多岁出色的单身女人一把一把的,都没人要。您都四张四了,离过两次婚,还带着俩孩子(她很客气,没用“拖油瓶”那个词儿)。就别再慎着啦!”是啊,用国内时下流行的话说,我是齐天大圣(剩)还拐弯儿呢!

        既然帅哥儿不嫌,那就再一起吃顿饭吧。这次我们在威悉河边一家水岸餐厅用餐,之后就沿着美景如画的河边儿散步。

        天色渐渐暗下来,微风带着凉意袭来,我们都裹紧了外套。前方不远处是不莱梅足球队的体育场,安安静静,却灯火通明!

        他告诉我说,那是人工太阳灯,为了让足球场的草坪有充足的“阳光”,可以长得更好。原来如此啊!

        不莱梅一年四季都很美,但是跟中国哈尔滨相似的纬度和温和多雨的海洋性气候,虽说可以保持普通草坪一年四季都是绿色,可对于专业的足球场草坪就显得阳光不足了。

        人工“阳光”?这得费多少电啊?

        不莱梅作为德国排名第十的城市,却能在中国闻名,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足球。曾经三次德甲冠军的历史,令不莱梅人非常自豪。当年听说我出国要去的是德国,是不莱梅,我那年近七旬的老母没有特别反对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出与中国球迷对不莱梅的敬意。虽说我妈是国安的忠实粉丝,但每次德甲和世界杯,她都半夜独自悄悄在电视机前观战,还得忍住不叫好不欢呼,为的是不影响养生重于一切、睡眠质量是重中之重的父亲休息。

        “你一定也是不莱梅队的球迷吧?”我问。

        罗德赶快摇头否认。

        “人们都以为德国人都爱喝啤酒、爱看足球,其实那是一种误解。比起坐在那儿看别人踢球,大多数我们更喜欢亲自锻炼身体;虽然德国有四千多个啤酒坊,两万多种啤酒,但我还是更喜欢品红酒。再说,就算是球迷,我也会是柏林队的,在人家的主场地盘上哪敢出大声?还不被不莱梅球迷打死?”他开玩笑地说。

        快分手的时候,说他很想知道,跟中国女人一起吃过两次饭之后会发生什么。

        我说,什么也不会发生的。

        果然什么也没有发生,不过他像普通朋友一样礼貌友好地拥抱了我一下儿,说他一回来就联系我。

        从汉堡回来之后,他果然马上就打了电话。我说这个周末我已经有了安排——几个闺蜜要带着孩子去“自由市场”。

        所谓的“自由市场”,就是不莱梅一年一度的秋季游乐场。同样的市场,在德国不同的城市却有不同的名字。有的叫“年度市场”,有的叫“秋天市场”,在慕尼黑叫“啤酒节”。虽然名称不同,内容却大同小异——就是在火车站或者市政厅前面最大的广场上,一夜之间冒出无数的大小游乐设施,吃喝玩乐,一应俱全;男女老幼,都能在这里找到他们钟情的项目。

        自由市场通常持续三个星期左右,开头和结尾的周末都会放焰火,开始的那个周日还会有大型的化妆游行,之后每天中午至午夜,便处处是音乐灯光欢笑伴着空气里食物腻腻的甜香,游人如织,热闹非凡。

        我的几个闺蜜,虽说来自国内不同的地方,但是在德国因着孩子的缘故相识,像亲戚一样越走越近。

        “如果你不介意,我也可以跟你们一起去自由市场。”他居然主动要求参加我们的聚会!

        我说,那我得问问我的朋友们介意不介意。

        “好啊,见见你的新男友,也给你把把关!”大家都很关心我的私人生活,齐声同意见面,而且倡议游乐场之后一起去绿茗家包饺子。当然,像每一次聚会那样,她们的德国老公和混血宝宝们,也一个都不能少。

         不,少了一个!就是嫁过来没几年的清莲,有一阵子不见,就听说跟德国老公闹得要活不下去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写得真好,追看。建议发布的时候标题表明顺序,或者副标题,否则,读者容易迷惑,以为是同一篇文章发错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