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儿时曾经的梦想

儿时曾经的梦想 

写于2009年

两个月前在欧洲旅游途中的大巴上,我们的导游总喜欢把气氛搞得活跃些。在我们行程接进尾声的一天,他说“你们知道我们车上谁的声音最好听?”,大家摇头,他接着说“我观察了好几天,你们中间有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像播音员,我们请她唱个歌,好不好?有请韩阿姨”。我以为他会叫一个年轻人,怎么会是我?我忙推托: 老歌新歌都不会唱,他执意让我到前面,那怕就说几句话给大家听听。我实再拗不过,先生也催我快说几句吧。我只好拿起话筒:“我小的时候确实梦想过做播音员,没想到几十年后还能让咱们的导游给听出来......”

回想我上小学的时候,喜欢朗读课文,朗诵诗歌,唱歌,说快板,甚至说相声,听广播里的配乐诗朗诵更让我陶醉。可以说当个播音员是我记事起的第一个愿望和梦想。小学毕业那年文革开始,由于出身不好,说话变的谨小慎微,少言寡语了,在小组会上发言都心跳。高中时我又异想天开的幻想将来能从事天文或考古的工作,反映了我当时对现实的不满,和逃避现实以及好奇的心理。插队以后,村里的姑娘们喜欢和我一起干活,锄草,间苗都要和我挨着,就为了听我说话的声音,这是她们告诉我的。有一次我有幸在大队部的高音喇叭上播了一篇批判稿,加上各小队的有线广播,那可是在方圆十里有两千多村民都能听到的,着实让我过了一把隐。77年考上大学读了理科,彻底的和播音无缘了。不过后来在国内大学和在美国大学都给学生上过课,这嗓子也没歇着少用。这几年也有人时不时地说我唱歌声音一定好听。开个玩笑,要是我早年碰到导游这样的“伯乐”,就又是另一番命运了。
 
虽然我的梦想从未实现,但我有个漂亮容貌,甜美声音的外甥女在学播音主持。这终于和我的播音梦想有点关联了。我常和她说“你在实现大姨的梦”。去年回国,她给我表演了一段日本电影“望乡”的配音,让我耳目一新,真是好极了!我简直不相信,当时近在咫尺的外甥女能那样投入,那样专业的为我做出精湛的表演。接着又看了她的播音录像,她的字正腔圆让我非常佩服。想想我儿时也不过是做过播音的梦,并没有为此努力和实践过。眼前外甥女娴熟的播音技巧是经过多少次的磨炼,真不易呀。前天收到妹妹发来的邮件,是一组外甥女第一次在某电视台主持节目的照片。我真为她有这样的才艺高兴,有感而发,写了此文。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若慧姐好,好久没见啦,好高兴你分享儿时梦想,希望有机会听你美妙的声音。

 
若慧的头像
 #

予微,你好!是的,好久不 “见”。我退休了,变的越来越懒,不愿意动手动脑了。梅子姐总督促我发文,好不容易,一冲动,发了最近录的朗诵。你可以打开我昨天发的  “朗诵:有那么一天”, 就听到我的声音了。

我看到你写了不少诗,很好哟!

 
司马冰的头像
 #

有一副好嗓子是上帝的馈赠。若慧好!

 
若慧的头像
 #

司马姐,你好!刚到你那儿串了个“门”,看到你还在不停的耕耘,写诗作文,非常佩服!最近来过休斯顿看儿子一家吗?有直飞眞方便。

 
春阳的头像
 #

声音真好听,有播音员气质。 真高兴又看到你  贴文了。

 
若慧的头像
 #

谢谢春阳!你好吧!想念朋友们!我也希望我能继续写下去。

 
北雁高飞的头像
 #

声音很好听啊! 不知道若慧姐还有这个才华。好久不见,问候!

 
若慧的头像
 #

北雁,你飞到文轩啦!谢谢你还记得我。我也会“跟踪“ 你,有空我去看看你得近作。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果然有播音员的天赋。赞!

 
若慧的头像
 #

谢谢阿立鼓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