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考试,在化学系

考试,在化学系

 

文/姜尼

 

中学时代是辉煌的,成绩优秀,波澜不惊地考入理想大学和专业。从进入大学校门的第一天起,就充满了自信,要延续这份荣耀,在科学道路上勇攀高峰。中学课本里郭沫若那篇有名的文章《科学的春天》,当时可是要求背诵的,总之多少对自己将来在科学事业上追求颇有激励。

 

我们的基础课是在生物系的生化专业,当年的生化专业是生物系里高考录取分数最高的专业,很多本市高考的尖子生都在这个专业里。学习生物化学又必须有坚实的化学基础,于是生物系又把我们送到化学系学习基础课。化学系是本校的建校专业,实力强大,师资雄厚,学部委员就有好几个,能到化学系学习大家都很兴奋。然而,谁也没料到在化学系有多么严峻的考验正等待着我们,记忆之深刻直到今天,很多事还记忆犹新,恍如昨日。

 

上大学的第一堂课就是在化学系第一教学楼上无机化学。上课的老师姓咸,五十多岁,个不高,头顶已稀疏,带个眼睛架鼻梁上,看人的时候一般从眼镜上方看人,目光犀利,让我们这些大一新生有些胆怯。

 

我在中学时化学成绩虽然没有数学物理好,但也还不错,所以还是 比较有信心,没想到第一堂课下来竟然我信心全无。咸老师讲的第一堂课讲的是到现在我还不明白的薛定谔方程,公式之复杂,名词之生僻,让我整个人如掉在五里雾中,完全蒙圈。一堂课下来就记住两个字“泊赛”,其他一概不懂。

 

第一堂化学课对自信心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完成大学课程,甚至有些羡慕那些没有上大学而直接上技校准备工作的同学。当然这也不是坏事,让自己在大学的最初阶段就警醒起来,很快就进入了紧张刻苦的大学生活。相对有些中学成绩很好的同学存在一个相对长的虚幻阶段要好的多,因为这类高考成绩好的同学往往要待学期考试见红或是极不理想时,才意识到大学课程的艰辛。相比最初课程的瞬间压力,后来的无机化学期中和期末考试成绩还不错,相对满意。

 

化学课不仅仅理论课有考试,实验课考的更勤,每一次实验结束,带教老师根据实验情况当时就给出百分制的成绩,这些成绩将来就作为期末的实验考核成绩。分析化学实验要测定产品含量,所以实验的过程要格外小心,各种化学反映后所需要的产品有的在水相,有的在有机相。有基层和水层不相溶,所以有一个清楚的界面,这个把产品弄出来的过程叫“萃取”,一定要注意最后是保留水相还是有机相。所以每次实验都要把步骤记得清清楚楚,不然扔了产品,那这次实验只能是零分,即使老师想通融让你过去都没办法,因为根本没有产品。有一次分析化学实验很长,直到下午才基本做完,可在萃取产品的时候一时犯糊涂把含有产品的水相给扔了,留下了没有产品的有机相。当时我就意识到了问题,可一点儿挽救的办法都没有,这次实验成绩只能以零分计了。现在只有一个挽救的办法就是重做实验,于是只好忍着饥饿重新做实验,好像当时紧张的厉害,交感兴奋也没有太多的饥饿感。待到把实验做完已是星光满天,夜半时分。那次的实验成绩还不错,好在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后来出国在多大的第一个课题就是和化工系合作,实验的关键步骤就是萃取产品,当时那些教授们发现我一个医学生化学实验竟然做的挺好,熟不知我可是经过严格的正规化学系训练。

 

在化学系令人心情起伏最大的就是有机化学课程,教有机化学的老师姓田,是化学系的副教授。田老师四十多岁,个挺高,人挺帅,讲课条例清楚,幽默风趣。长长的有机方程式最后都能合成意想不到的产品。田老师在完成了一个非常复杂,令人眼花缭乱的有机合成方程式后留下一句名言让我记忆至今,“有机合成不是技术,而是艺术”。有些女生更是兴奋,吵着闹着毕业就要考田老师的研究生。

 

有机化学的书很厚,反反复复的看,书被划的几乎每行字都画了线,遍数多了只好用彩笔划线以示区别。和我们住一个宿舍楼的是法学系,文科生课后打牌唱歌,好不欢快!而我们只能背着重重的书包去图书馆占座。在图书馆占座我颇有经验,很多人其实人不去,就扔本旧书或一个破书包在座位上,有些其实是谈恋爱的占的位子。这时候可以一下子收起一排书或书包扔到一处,自己就坐下看书。当人们看到我们那厚厚的有机化学和参考书和一屁股坐下一动不动的尽头,就知道这是要熬通宵的,就自然退却不和我们为伍。

 

艰苦的一学期终于结束了,大家还像从前一样准备着期末考试,谁都没有意识到一场考试灾难正悄然袭来。有机化学考试的试卷没有什么太特别,就是各种合成,配平方程式更难些,卷面上并没有像平常卷子上标明每题的分数。期末考试不久突然传来消息,这田老师批卷子格外严格,普遍分数很低,我们班学习最好的同学才得了75分,整个化学系好多同学不及格。原来这次考试预定了不及格率,考试成绩的最后百分之十就是不及格率,也就是若是没有考到前百分之九十群里,就是不及格。一旦考试不及格,就必须参加下学期始的补考,这就意味着整个暑假还要像平常一样复习有机化学。大家一下子都像热锅上的蚂蚁,焦急地等待着发放考试成绩。我深知自己考的很不理想,估计很可能过不去,焦躁烦闷之余已开始准备暑期留校复习参加补考。

 

放假前三天,考试成绩终于出来了,我们班好几个人翻船见红必须参加补考,我则幸运地考了65分,刚刚过线。我深深地舒了一口气,紧张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可以轻松地过暑假了。那些曾今闹着要考田教授研究生的女生们也都安静下来,大家终于体会到了有机化学的厉害,从此在化学系流传着一句话“要想学有机,不死也得脱层皮”,学有机真把我累的够呛,我虽然没死,但真的脱了层皮。

 

化学系的训练是严格的,考试也把我们折腾的够呛,不过也为我们打下了坚实的化学基础。直到十几年后出国在国外做医学基础研究,更进一步体会到坚实化学基础的作用。化学系的学习给我的生命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我忘不了化学系。海外漂泊十几年后终于有机会重回校园,不知不觉中走进的教学楼还是当年的化学系,只是人已老两鬓染霜,化学系那栋老楼还是那个样子,依稀昨日忽隐忽现,像梦境一般。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就无往不胜了。我喜欢化学课,尤其喜欢实验课,分组做实验时我永远是动手的那一个,决不旁观,可惜大学的专业与化学无关。

 
司马冰的头像
 #

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就无往不胜了。我喜欢化学课,尤其喜欢实验课,分组做实验时我永远是动手的那一个,决不旁观,可惜大学的专业与化学无关。

 
姜尼的头像
 #

化学挺不好学

 
深秋红叶的头像
 #

对于我来说,比起其他的科目,化学算是最好学的了,所以我大学选择了化学专业,毕业后又当了化学老师,直到现在,还逃不过化学实验室,这辈子都与化学结下不解之缘啦:-))

 
姜尼的头像
 #
化学老师好
 
春阳的头像
 #

化学不好, 我不喜欢, 却干了几十年。

 
姜尼的头像
 #

这就是命运,缘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