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2 天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4

你在这里

余韵 亚 有神经病(36 )

余韵 亚 有神经病(36 )

 

    醒亚自顾自生着闷气,回到楼上,匆匆梳洗完毕,觉得肚子饿得前胸贴后背,只得趿着拖鞋下来 , 到厨房里去打开冰箱找东西吃。

好容易找到一块栋柱吃剩的起司蛋糕,醒亚自己泡了一杯无咖啡因的咖啡,又到放刀叉的抽屉中找到一支塑料叉子,坐下来打算吃喝。

  她用叉子将那吉士蛋糕送到口边,突然想到小玫那不及盈握的小蛮腰,马上胃口全无,就 将手中的 塑料盘子丶叉子连同蛋糕,赌气一般哗啦一下子全部丢进了垃圾箱。

  想起人家说多喝咖啡对皮肤不好,小玫 那滑得像凝脂一般的皮肤就在醒亚眼前威胁似的晃荡,醒亚索性将那自来水龙头拧开, 把 刚才才泡的那杯热咖啡全部倒进水槽里面让自来水 冲 走, 冲 了 好 一阵子后,才将自来水龙头扭紧。

     醒亚 做完了这些, 就咚咚咚地将脚上的拖鞋死劲地踩着上到楼上卧室,偌大一幢楼房,空荡荡地,使那咚咚咚的声音传到耳中特别刺耳,她听得越发生气,闷闷地抱着枕头躺在床上。

    这么一折腾,肚子索性咕咕地响了起来。

    醒亚下定决心不去管肚子,只是使劲地 使 双眼闭起来。

    不知道闭了多久,她才迷迷糊糊好像要睡去了,门铃又响了起来, 可恶, 是 楼下有人按门铃。

    醒亚只好披了睡袍,把厚厚 酒杯底 的眼镜又戴起来,下楼去应门。

   「上周 末妳家 先生丶太太到敝处来买的游艇....。 」那送货的白人开口道。

   「先生及太太? 」醒亚完全不能进入状况。

   「付 订金 的时候,关照我今天送来,你看,我今天送过来了。 」那人指着手里拿了一张表格又说。

   「今天? 什么今天? 」醒亚想补睡一下觉又被打断了,怒火重新升起。

    那人见醒亚这副样子,也吓了一跳,连忙取出一个本子,仔细查看那日期,查完之后,很肯定地说:「今天是星期六,对的,是要星期六送来的! 」

    难怪栋 柱 今天不必上班,在家教小玫开车,原来今天是星期六,周末。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醒亚问。 也是, 她是真的不知道。

    当然 , 说醒亚真的完全不知道栋柱要买机动船,也不完全对,因为 栋柱曾经 说过不知道有多少次了,要把手中的股票卖掉,卖出来的钱要干什么。

    可惜平常栋柱说些什么,醒亚常常心不在焉地听,他是说要买一辆新车呢? 还是新船呢?

   「是有余.... .... 足足有余。 」他好像老是如此说过。

   「这里的地址是不是5号? 」那人见醒亚沈吟不语,将信将疑地问。

   「是五号没错! 」

   「是不是 家 中国人呢? 」那人也疑惑起来了。

   「是中国人没错。 」醒亚回答道。

   「那你的主人没有关照过妳,难道太太也没有关照你说星期六有人要送机器船来吗? 」这人很不高兴地问醒亚。

   「 什么先生?什么 太太? 」醒亚大怒,一定是栋柱与小玫竟然瞒着她去买了一条船了。

    她想,现在幸好看不见自己的样子,看见的话,蓬着头发, 垢着面孔, 戴了厚重 酒杯底 的近视眼镜, 铁青着一张脸, 肯定是难看极了。

   「他们姓什么? 」醒亚突然怒得快要失去理智了。

   「他们姓李! 妳看,这不是姓李吗? 」那人指者表格上的姓名给醒亚看。

   「我们不姓李! 买船的人长得什么样子? 」可恶不可恶? 难道是栋柱为了要瞒着她买船,连姓名都改了?

   「 先生戴看眼镜, 太太是一个很漂亮的年轻东方女子,喂,你难道不知道你女主人长得什么样子? 还要我来形容给你听吗? 你到底签收不签收,不签收的话我就要运收回去了。 」

   「签收什么? 什么也不签! 」醒亚勃然怒道。

   「妳拒签,运费可得你们付啊! 」

    那人径目带了工人押了机器船回去 了。

难道 是醒亚自己疑心生暗鬼 ? 但是, 她细想了一下,自己 为什么会疑心呢?

    放眼望去, 只见 院子里面,比尔的上衣还挂在原来的树枝上,韵亚及比尔 两人 早已不知去向。

    好在比尔是个诚实的美国白人,说好每小时多少钱,实际上做了几小时就算几小时的工钱,从来不会说谎,这一点不用管它。

     话说机器船被带走了不久,栋柱 后脚 喜滋滋的开了一辆新车回家,后面跟的是小玫,开了他的旧车。

     两人一色白的日本小车,一前一后。

   「怎么样? 现在我们一家四个人,一人一辆车,醒亚,妳看怎么样? 」栋柱好兴致。

醒亚此时,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所以,在栋柱面前,十分不愿意提起有人将机器船押送过来的事,那知道栋柱竟然也绝口不提。

   「看他能瞒多久? 」醒亚心中想。

   「咦? 怎么不说话? 」栋柱居然问起醒亚来了。

   「怎么买新车这么大的事, 竟然 没有征得我同意? 」醒亚终于找到了一句话。

   「好了,好了,现在再征求不也是一样吗? 」栋柱笑嘻嘻地说。

   「買....。 」新亚一时找不出什么反对的话,只能生着更大的闷气。

   「 喂, 坐了我的新车 出去 逛街如何? 」栋柱邀请醒亚。

   「笑话,逛....。 」醒亚还在生气。

   「咦? 妳不是喜欢罗曼蒂克吗? 坐了新车出去逛还不够罗曼蒂克的话? 还有什么更罗的呢? 」栋柱虽然被拥有新车的喜悦冲的昏昏涛涛的,但是还不忘了要去调侃她,这就是栋柱!

    小玫完全被快乐淹没了,手中拎了一只白色的大高杯子, 奔进 车房去取刷子 、 肥皂来洗刷打扫那辆 新 属于她的车子,找 到了 打蜡的工具, 又 拼命 专心一致地替她自己的车子打蜡, 因为栋柱的旧车并不很旧,打了一下蜡,仍然可以光亮如新。

    醒亚被栋柱调侃得啼笑皆非,只得硬着头皮钻进栋柱的新车里,一股新车的气息,向她盖了过来。

    正在此时,他看见栋柱新车内驾驶座旁的杯座上面,也有 一只与 小梅手上 拎 的那一只一模一样的白色大高杯子,这么一看,醒亚的怒火完全上来了。

   「怎么,买了一对新白茶杯! 」醒亚真正爆发, 勃然大怒了,怎么,连杯子都要一对,小玫与栋柱,真的要一人一只一模一样的杯子吗?

    醒亚这一生气,手也发抖了,眼泪也出来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了!

   「哭什么? 车行送的杯子啦! 质料又不好,一股塑料气味,妳想要吗? 拿去最好,我最恨洗杯子,纸杯子多好,不必洗,用完就丢,省了多少事。 」栋柱说。

   「送给我? 你不是....? 」醒亚吓了一跳,回答得非常迟疑。

   「既然妳喜欢,妳拿去,我情愿用免洗纸杯。 」栋柱虽不知醒亚大哭和生气的真正原因,但送杯子给她似乎是送对了,当然很高兴。

    原来这杯子是车行送的,醒亚想,心里觉得非常惭愧,果然是自己误会了。

   「小玫有了车多好,我就不必老是开来开去,做她的车夫,现在,我不但有了新车,又解放不做 方 小玫的司机了,岂不轻松? 」栋柱见醒亚的脸色阴晴不定,不知什么时候又会得罪她,只得拼命找题目来说话。

   「喂,妳想不想试开我的新车? 」栋柱问。

醒亚止住眼泪,点了点头,栋柱见太太点头认可,兴奋得脸都红了,由新车的驾驶座位上跳出来让醒亚坐。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