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初恋

       初恋 (小说)

妮子和大山成了同桌,那是他们八年级的时候。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八年级也就意味着他们是中学(高中)三年级,当时,大家九年级一念完,就都中学毕业了。

在大山之前,妮子曾经有过两个同桌。那时的老师挺爱折腾地,每年大家都会重新排坐,由于大家个子长得速度不一样,每年排座的结果也就不同。

妮子的第一任同桌是强子,这小子很聪明,不过也很淘气,妮子常听见他给别的男生支招儿。那些招儿也许不是干巨坏透顶的事,但像在别人的椅子上放一只青蛙了,或者在别人的书桌里放几条毛毛虫这样的事儿,强子没少干。不过有一点,强子从来不欺负妮子。

妮子的第二任同桌是立伟,立伟是班干部,是那种妈妈爱老师疼的男孩子,也就是说立伟是那种一本正经的好学生。妮子对他没什么印象,因为立伟坐在妮子旁边,永远都是目不斜视。

现在好了,这回妮子的同桌换成大山了。

大山在班里很有威信,他不是那种打架斗殴的孩子王,他是那种好孩子和淘气孩子都喜欢跟随的权威领班。大山高高的个子,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话不多,但他是那种他出一言,班里的同学都会向鼎的男孩子。

妮子很开心,有这样一位帅哥当同桌,她感觉自己在班里也是傲傲的。

大山其实话不多,坐在妮子旁边,常常是安安静静的。妮子呢,她自己是班里的乖乖听话生,虽然那时的老师讲课不多,但是只要老师讲,妮子就会一心一意地听课。

一年的时间过得真快,这一年里,妮子觉得大山跟她可以说是相安无事。到了高中的最后一年,老师又重新给他们排座了,这次妮子居然又跟大山是同桌!

妮子第一次跟大山打趣,“嘿,这么巧,咱俩又是同桌。”

大山的一双大眼睛深深地看着妮子,看得妮子有一些慌乱,大山看出妮子有一些紧张,马上移开他的目光笑笑说,“你觉得很巧吗?可能吧。嗯,大概咱俩长个子的速度一样吧!”

这一年里,妮子感觉到了什么,可又说不清楚。大山似乎有意无意地照顾她,比如她觉得后面的课桌挤着她了,第二天就会发现她的位置空间忽然变大了;再或者是轮到她打扫卫生了,等她去打扫,好像教室的清洁已经做过了。可每次她要认真地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是大山在帮她吗?好像又都没什么答案。

快毕业了,一天,从来不和妮子聊天的大山忽然问她,“你毕业了干什么?”

妮子觉得这个问题好奇怪,能干什么,那时候大家毕业了不都是上山下乡吗?

第二天,平时总是潇潇洒洒的大山,忽然现出一幅犹豫的样子,他居然又用他那双大眼睛很深沉地看着妮子,看得妮子又开始不自在,这回,大山像下了决心似地,从书桌里拿出一本蓝色的本子说,“这个送给你。”

妮子很好奇地接过那个本子,打开一看,噢,是一本新日记。那时毕业前同学之间都兴送个小礼物,大家之间交换的最多的就是这种日记,只不过男同学送女同学礼物的不多。妮子打开一看,日记里还有一首手写的诗。

匆匆两载同桌同窗

学文学武四年真忙

渴望一朝举案齐眉

革命不分留城下乡

妮子太惊讶了,大山居然会写诗,而且还挺押韵。

妮子轻巧地笑笑,“谢谢大山,我很喜欢你的礼物。”

这时坐在妮子前面的萍儿回头说,“妮子,啥好东西?给我看看。”

心里坦荡荡的妮子把蓝皮日记递给了萍儿。萍儿打开一看,立马抿着嘴儿笑,“还举案齐眉呢!”

妮子心里也一动,是啊,妮子爱看小说,虽然那年代的小说不多,提到举案齐眉的就更少,可妮子看的小说,写到举案齐眉的都是形容男女恋人啊!她赶快看了大山一眼,还好,大山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平静地一如往常。

76年的夏天,妮子毕业了,这回她可是真地伤心了,抹着眼泪儿跟大家告别。

妮子下乡了,妮子还知道大山由于只有一个姐姐,而且姐姐下乡了,所以大山留城了。

妮子叹了一口气,不管大山是真地喜欢她,还是她自己自作多情,以后的路就是各走各的阳关大道了。

妮子没带那本日记下乡,每天的农田劳作都累得走不动路,没人会想要记日记。

这天,有人忽然对妮子说,“妮子,有你的信!”

啊,在知青点能收到信,那是一件让人非常高兴雀跃的事。妮子迫不及待地打开信,熟悉的字体马上跳入眼帘,是大山写给妮子的信。

大山的信就像他的人,妮子感觉到了他的关怀,大山告诉妮子别累着了,干活跟不上就不跟,自己的身体最要紧。

妮子翻来覆去地把信看了几遍,就是关心,就是问候,其它什么也没有啊!妮子自己苦笑了一下,那你还想有什么,别忘了,你可是在农村。

就这样,妮子和大山通起信来,鸿雁在他们之间飞翔,但不频繁。到了77年的夏秋,大山寄来了一封厚厚的信。里面似乎有更多的话,但最主要的一点是恳请妮子回城探亲时去他家看看,信里还附了一张他家的手绘地图。

妮子算算,下次回城就是春节了,春节一定要去大山家看看。

77年的秋冬,国家恢复高考,周围的事情都改变了。妮子参加高考,她考上了省城的重点大学。

妮子终于松了一口气。春节了,她要去大山家看看,这次他们终于在一个水平线上了,也许,这次她可以跟大山捅破那层隔在他们之间的薄纸。

那天好巧,妮子去大山家,大山在家,而且妮子的另一个同桌强子也在。

大山很有礼貌地招待妮子。可不知道为什么,妮子感觉大山好像在他们之间筑起了一堵墙。强子也怪怪地,怎么总是吞吞吐吐地在捣乱?

出了大山的家,妮子觉得她已经把大山给丢了,是那种再也找不回来的丢法。

她没想到这一丢就丢了四十年。

2016年,在美国生活了近三十年的妮子终于跟当年的同学联系上了。踏上回国路,怀揣着忐忑的心情,妮子来到了同学聚会的现场。

妮子看到了站在饭店大门口的大山,岁月带走了当年的帅气和英武,换上了现在的成熟和沧桑。

没想到一向沉稳的大山,居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宣布,“妮子,你是我的初恋。”

还是那双眼睛,看向妮子,不过这次妮子用满眼的惊讶迎接了那目光。为什么,那究竟为了什么没下文?

大山什么也没说。强子像个蹦豆似地,“妮子,你以为大山第四年就应该又跟你同桌啊?当年是他硬把我挤下去,要不我该跟你是两年的同桌!”

妮子其实心里也明白,当年大山忽然不追了,是因为她成大学生,他们又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了。大山爱她,既然爱,那就让她飞得更高、生活得更好吧。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还以为百草交待自己的初恋呢。。。是吗?Cool

粥末鱼块!

 
百草园的头像
 #

阿立,小说了,咋读都行。

 

周末愉快!

 
梅子的头像
 #

怎读都行,我读出来的就是纪实。Laughing

周末愉悦!

 
百草园的头像
 #

嘻嘻,梅子姐,还是那句,咋读都行。周末愉快!

 
香台的头像
 #

不能咋读都行,还是要有点感触的呢

 
百草园的头像
 #

天,海云鼓励俺写小说,俺就编一个看看。是大家都有感触,还是写得大家觉得像纪实?应该搞得再复杂一些?

 
若敏的头像
 #

好感人的初恋,谢谢百草姐分享!

 
百草园的头像
 #

敏子妹妹,小说里的初恋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水平高,就是让大家感觉,小说,纪实一体了,更主要的,大家都怀念那时、那年、那月。。。

 
百草园的头像
 #

一弘,你这一说,我太高兴了。因为还有人让我写得更心动一点。可我觉得这就是那时候的纯真之恋啊。

 
北雁高飞的头像
 #

草儿姐开始写小说了?梦像开始插上翅膀了!加油!Smile

 
百草园的头像
 #

雁妹,你进文轩了?太高兴了!赶快多写,这面的人都和蔼,而且海云鼓励我们挑战自己,写小说。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应该鼓励北雁像百草学习,写初恋纪实先Cool

 
百草园的头像
 #

同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