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3 分钟 28 秒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0668

你在这里

《海角孤舟》(11)伊晒

 

 
从巴西到乌拉圭,所到游艇会都是地中海式泊船,船跟栈桥垂直,艏艉系缆在水中锚球和栈桥牛角上,服务好的游艇会有人驾着小皮艇在水里帮着捞锚球,还有人在栈桥上接从船上扔过来的缆绳;乌拉圭大部分游艇会没有这些服务,没人帮忙自己泊船挺费劲,我们的套路是先慢慢驶进泊位,然后倒车靠近锚球,老公在船尾用船钩勾住锚球简单拴住,再进车慢慢靠近栈桥,距离适当时我像扔套马索似地扔缆绳套住栈桥上的牛角,这样船就艏艉简单固定住了,然后先放下小皮艇,把锚球拴系妥当,再上岸多加几根系缆。

(老公划着小皮艇去帮忙)

在Piriapolis游艇会,“海友”船艏四根缆绳、船侧一根缆绳拴在栈桥上,船艉四根缆绳交叉着拴在两个锚球上,乌拉圭隔三差五就刮大风,“海友”像个大蜘蛛,悠悠地荡在九根缆绳之间。Piriapolis港口能吊100吨重船出水,“海友”将在这里陆地停船厂过冬,出水之前要检修马达,机械师水准很高也很忙,“海友“足足等了两个星期,其间船进船出,我们认识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以色列船友,他有个典型的犹太名字:伊晒(ishai)。

伊晒进港的那天下午刮着大风,他单人驾着船做地中海式靠泊,两个人泊船已经很费劲了,更何况一个人,老公赶紧放下小皮艇帮着捞锚球,我也上岸准备接扔过来的缆绳。伊晒的船没有船艏横向马达(bow thrust),拐弯时必须有一定的船速,结果在游艇会里横冲直撞,老公惊讶地发现他没有事先准备好缆绳,手忙脚乱地临时现拴,但他一点儿也不紧张,泊妥后对我们千谢万谢的,然后放下小皮艇,剩下的活全都自己干了,他还是蛮独立的。

(老公拿着艉缆准备拴锚球)

之后几天伊晒骑自行车早出晚归,把小城摸得个门儿清,历史人物的来龙去脉、哪个咖啡厅有情调、哪个酒吧有演出、等等说得头头是道,他尽情享受小城的一切,完全忽略了乌拉圭政府机构对公文手续的热爱,直到有天晚上两个武装警员在游艇会堵住了他,伊晒这才拿着护照去办了到港手续。我们邀请伊晒上“海友”喝酒,度过了一个头脑风暴的晚上。
 
伊晒的医生祖父是欧洲犹太人,二战期间躲避纳粹跑到了阿根廷,骑着毛驴在乡间行医,以色列有了地盘后回到了中东。伊晒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数学博士,毕业后在墨西哥待了一段时间,能说流利的西班牙语,回到以色列服了三年义务兵役,做计算机信息系统。伊晒爱上了一个酒吧女老板,以闪电的速度结了婚,一双儿女现在十几岁了,婚后夫妻一起开了个餐馆,苦苦经营了八年,最后还是倒闭了,干餐饮使伊晒了解了服务行业,他说讨好顾客跟卖身没什么两样。后来伊晒跟几个朋友在 Tel Aviv 开了个创业软件公司,若干年后公司被微软收购,经济上便可以独立了,伊晒在微软又干了几年,2014年退休航海。
 
说到工作伊晒说他最享受两个时期,服兵役三年非常兴奋,因为身边都是以色列最优秀的年轻人,在微软的几年也很有意思,他一生都是给自己打工,这是他第一次进入企业,没有经济压力,没有晋升的雄心,以傍观者清的态度混迹于白领之间,就像肥皂喜剧《Seinfeld》里有一集Kramer混进大公司的感觉一样,伊晒对微软的企业文化有自己的剖析,最有意思的是听他分析高科技行业里的印度人和中国人,他对本民族犹太人和以色列的评论也很有意思呢。

(伊晒改主意决定泊在“海友”傍边,正向我这边驶来)

伊晒思维敏捷妙语连珠,有很强的逻辑性,也许跟他的科学背景有关吧,他思想上很自由开放,论点不落窠臼,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味道,我们讨论理论物理和数学的关系、如何区分“证明”和“演示”(Proof & Demonstration)、宗教和科学的关系,等等,顺着他的逻辑不知不觉就被带进坑里了,好久我们都没有这么烧脑的对话了,真的好享受啊。伊晒对很多问题都有“Ready Answer”,说明他对此曾经充分思考过,伊晒说他有“思考强迫症”,航海最大的好处是让他想得少了,更多时间活在当下。
 
看看伊晒的船就明白了,一个人驾驶这艘邋遢船,他必须全力以赴活在当下,船艏缺了一个牛角,艏帆缭绳严重磨损,右舷上沿缺了一块,甲板肯定漏水,Hallberg Rassy 42  (Centre Cockpit ketch) 是精品远航船,虽然年份长了点(1982年),如果维护得当船应该还是很坚实的。伊晒2014年在西班牙买了这艘船,很快发现太太和两个孩子不喜欢航海,他只能找临时船员航行,太太规定分开的时间不能超过六个星期,或者伊晒回以色列、或者太太上船相聚,这样的安排伊晒永远是在赶时间,他本来要从阿根廷回以色列的,把船航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才发现停船手续很繁琐,才掉头来到乌拉圭,重新买了张机票回以色列,这么跑来跑去,伊晒根本没有时间做船的维护。另外伊晒自己说他对修船没有兴趣,他更愿意花时间去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他是个旅行家,不是航海家,船只是一个旅行手段。
 
这样的航海态度非常危险,因为大海是不喜欢人马马虎虎的,在直布罗陀附近,伊晒的船一个穿帮接口脱落,船进水眼看要沉了,他发出May Day危险呼救,被海防巡警营救,庆幸船也保住了。在巴西有一段单手航行,伊晒太累了,就抛锚休息,没成想半夜风向变了,抛锚水域变成了迎风的 lee shore,锚脱位,大风把船吹向岸边,最后搁浅在礁石上,东跌西撞的过程中伊晒伤了两根肋骨,渔船试图把船拖回深水时船艏的一个牛角被拉掉了(这就是船艏少了一个牛角的原因),船舵也有一定损坏。
 
(最后拴系好了)
 
得知伊晒转天就回以色列了,就留他吃了个简单的蛋炒饭。转天他8点钟要去游艇会缴费,然后乘8.50的长途汽车,一个半小时到达首都机场,赶12.30分的飞机……时间卡得太紧了,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可能误了飞机,我们主动提出开车送他去机场,伊晒很感激地接受了,我们也长舒了一口气。为了上岸方便伊晒的船头离栈桥很近,因为他要把船泊在这里两个半月,老公建议他把船向后退两米多加几条缆绳重新拴系,这样的话来了大风船头不会撞到栈桥,一根缆绳一动,其它缆绳都要跟着动,折腾了一个小时终于拴妥当,老公找了块木板临时搭在船头让伊晒下了船。

(老公搭木板让伊晒下船)

伊晒八月份回来,他要带着太太去阿根廷参加探戈节,但愿他能挤出一点时间维护一下他的船,我们很喜欢伊晒,同时也很为他担心,以船为家环球旅行,不想做航海家的旅行家是不大可能的啊。
 
2017年6月1日于乌拉圭Piriapolis。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看的惊心动魄似的,然后又严重烧脑Cool

艏艉这两字第一次见,蒜启蒙了?继续烧脑的赶脚。:-)))

 
追梦的头像
 #

哈哈,艏艉就是船头船尾呀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俺白字大王读半边,看来也有蒙对的时候Cool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