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农场记事(3)

                 事(3

 

(五)搞怪現颓废

离农埸附近五六里路的地方,有个小镇(多年后有人故地重游,去寻找这个小镇,却因地震找不到了),乡規民约,每逢星期日便有集市,各色人等都会去赶集,当地人叫赶場。在农埸劳动的学生们也会利用这一天去凑趣,去寄信,取款(父母寄来的伙食弗),买洗漱用品,游玩等等。

来农場几个月了,毕业分配的事仍无半点消息,学生们的思想包袱越来越重,情绪越来越低,平时,有解放军管着,有军容,军纪约束,还不敢太放肆,星期天,便是放荡,发泄的绝佳时机。调皮激进的学生去小镇赶集,不修边幅也就罢了,却故意搞怪,有人在深色的衣服上补上显眼的黄补丁,有人在腰上系上一根草绳,有人在集市上买只鸡,返回时把鸡挑在棍子的一端,扛在肩上,活象国民党下乡扫荡的,还有人在集市人多的地方,拉起二胡,扯开喉咙卖唱,等等。

都云学生淘?谁解其中味?

 

(六)曲终人散

半年多过去了,盼星星昐月亮,终于盼来了学校军宣队的军代表来到农埸,他们带来了在学校就筹划好的毕业分配方案,在农埸向学生宣佈,派遣证也拿到农发放,一条龙服务。宣布分配你到那儿,你就到那儿。无调整,更无后门。在此之前,一点儿毕业分配的信息都没传到农埸。尽管如此,学生们个个服从分配,人人二话不说,立马领了自己的手续,离开农场,回到学校拿走自己的行李,奔赴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报到。至于什么毕业典礼,原自然班级的毕业合影留念,同学间的临别赠言等等,一应全无。都无所谓了,只要有工作干就行了。

我们643班的同学大部分都分配到了贵州的遵义和清镇、安顺一带的O83061011系统,以及四川军工。(全农場的成电同学基本都分在大三线。至此,在农場的一段日子就结束了。曲终人散。这批人到单位后都是技术骨干,中坚力量,出了不少厂长,书记,总工程师。

 

尾声若干年后,当成电二O一六年六十周年校庆时,有一成功校友(並非我们农埸的那批)以十亿人民币回馈母校,母校啊,你曾经的学子,无论是老五届还是他们的学长或学弟(妹),都永远不会忘记您的培养、教育之恩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一个系统的,我原来在部里,成电,西电都是部属院校,083基地在凯里,后来的振华公司。

 
兰芷清芬的头像
 #

我们不但同姓还同系统,真是綠分不浅。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