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为铡石狮的朱新战点赞(外三首)

为铡石狮的朱新战点赞

 

过去我在一座兵工厂上班

门口蹲着两头石狮子监督劳动

还有银行门口,还有郊区政府站

还有法院,他们下意识让石狮子

对门口的人罚站

 

有独角兽不代表公正,那么难认的字

不代表简单。只有犯傻的人才一根筋

背负着道德的十字架

拖行中国。朱新战要上演铡美案

不考虑权力的固化蹦了他的大牙

 

绝壁挂白,那是没有感情的水

你不觉农村的留守老人越来越冷

姓孙的猴子都遁入悟空

在我们还没有变成甲虫之前

有一丝光照在法的正义面前

 

正如我不久前发表的论文所示

我们的和谐只有审美的虚化价值

总要有一个包公铁面无情

总要讲一点人情影响公正

无私和廉明在中国从来没有保证

 

2017.5.28日作于铜川心河湾。

 

 

 

夕阳箫鼓

 

夕阳箫鼓一而再再二三地扩大着

那个曲调的震颤范围

在古代社会,个体的欢愉也要

小心翼翼,逐步争取观众的允许

 

那个道德律作用的自治

时刻盯紧无助的寡妇,给她们穿小鞋

给光明巷装上监控

美其名曰天眼工程

 

代表公正比石狮子镇守的地方

更严重,侵犯公民的自由

发动居委,用红袖标监督

我那戴着上中农帽子的外祖父

 

与儿女都割断了亲情

他的后半生失去了语言功能

可恨的是,我还以为那是生活的常态

地富反坏右总是消灭不干净

 

衡量先进与落后的是农民的标准

大量的冤屈从高处坠地

无论怎么表现,还是被左派群众勒紧脖子

一个个吐出舌头的痛苦表情

 

他们的自决自绝于人民,尊严丧尽

和平年代对敌人就像秋风扫落叶

那样无情。饿死了人,不准出村

怕乞讨丢了社会主义的人

 

谁应当对那些无辜的人承担责任

应该是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垂头表丧气的

国家主席,小拇指头的比喻

其实动了很大的心机,所有人都跟着

举起手臂

 

2017.5.13作于铜川心河湾。

 

 

 

这是舌的图像

 

这是舌的图像,有选择留下来

而不是集体参与出租车的自杀

各地的政策大致都要个人挂靠

因此收缴了赖以代步的工具

 

我的邻居的三十五万元的牌照

迎风吹得太久,半边面子瘫痪

一五年在北京横七竖八的问题

打的是支持反腐的标语

 

他们反映切身的问题只是借言

就像武士道准备了一大堆信条

视死如归,把命扔在人行道上

过街天桥看到紧急情况

 

立即报告档中央,他妈的震怒

现在处理不下来。全国的震惊

已经忘记当初为什么问题而来

想了半天顶层的天花板

 

我们再不能吃大国饭

要个人负责的吃饭的家伙端不到台面

只是被一只含流行病的蚊子叮了一口

没有流出血来,一时痒得难受

 

2017.5.7作于铜川心河湾。

 

 

 

郭沫若与水仙花

 

与郭沫若相比,其他的同时代诗人

都是白活。他们没有留下那个时代

让他们战战兢兢的政治语言的原生态

他们被解放,依然是花花草草

为春天大唱赞歌

 

有些人总爱提郭沫若的奉旨诗

因为那里面保留了政治语言的原生态

他们看不到那里面也有隐含反讽的

《水仙花》。离开了土地的营养

完全是靠自己的信仰在强颜欢笑

 

他知道他不是靠开花来结果

做了一个反保守、反浪费的促进派

再也不能涉江写李岩

他的处境就像《水仙花》

只凭一勺清水,过着没有营养的生活

 

2017.4.17作于铜川心河湾。

 

附郭沫若《水仙花》:碧玉琢成的叶子,银白色的花,简简单单,清清楚楚,到处为家。我们倒是反保守、反浪费的先河,活得省、活得快、活得好、活得多。我们是水仙,倒也不错,只凭一勺水、几粒石子过活。我们是促进派,而不是促退派,年年春节,为大家合唱迎春歌。

论坛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